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藏珠 > 第190章 请罪

第190章 请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哭了,不小心复制了两遍。大家等我明天新章替换,对不起。)
  燕凌没有多留,惊马的事还没了结,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
  打了声招呼,他就急匆匆追在太子后头走了。
  卫均一脸笑呵呵地看着,直到徐吟白了他一眼:“走了。”才反应过来,号令队伍重新出发。
  路上还一直有百姓热情地问:“军爷贵姓?这是去何处啊?要不要引路?”
  他连连摆手:“不用不用,请回请回。”
  直到进入巷子,那些百姓还跟在后头议论。
  “真是好人啊!要不是这些军爷出手,今天肯定会死人。”
  “是啊,那么多马呢!现在只伤了几个,听说也不严重,真是谢天谢地。”
  “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不但见到了太子,还被公主救了。嘿!公主那样的金枝玉叶,竟然不顾危险亲自救人,这等菩萨心肠,定是观音转世。”
  “这家的小姐也很厉害,你看到她救公主的时候,射死那匹马了吗?哇,真是好俊的功夫!”
  “是啊是啊,幸亏她救了公主,不然……”
  “你们说,那些马是怎么回事,怎么全惊了?车马行不都有专人照顾的吗?”
  “是啊,都栓着呢……”
  大家的话题又转了回来,卫均一边听,一边笑得合不拢嘴,跟旁边的黄大夫分享快乐:“听到了吗?都在夸咱们呢!”
  黄大夫道:“主要在夸太子和公主好不好?咱们就是个搭边的。”
  “你这是什么话?”卫均理所当然地说,“有太子和公主在,咱们自然是搭边的,难道还要抢他们风头不成?”
  黄大夫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在感叹京城不好混,不能像在南源那样横行霸道了。
  黄大夫的不捧场,一点也不影响卫均的心情。刚来京城就当了一回英雄,这是个好的开始,他总算没有辜负大人的期望!
  马车里,小桑看徐吟也没有很高兴的样子,便问:“小姐,你在担心什么?”
  徐吟收回神思,反问她:“小桑,依你的经验,那些马像不像吃了药?”
  “嗯……”小桑回忆了一下,“车马行的马那么多,都挤在一起,要是一匹出了事,很可能会影响到别的马。我没看过现场,不好判断原因。”
  徐吟点点头:“柴七先前警示了,所以这些马肯定是冲着咱们来的。真是奇怪了,对方不知道闹市惊马会惹出什么样的大祸吗?竟然不顾后果,也要下马威。”
  这个话题,小桑插不上嘴,就不发表意见了。
  徐吟一时也想不到,她前世在京城树敌颇多,但今生还一个也不认识。
  罢了罢了,等燕凌忙完了,再去问他吧。
  终于到了宅子,队伍停下来,卸下车马,搬行李。
  跟了一路的百姓,也由此打听到了主人家的身份。
  “听说姓徐,是个刺史,来的是他家小姐。”
  “对,南源刺史,我记得之前听过,好像是平乱有功。”
  “啊!我想起来了!就是杀了逆贼吴子敬的那个。”
  “那个徐家小姐吗?就是和姐姐并称徐氏双姝的?哎呀,先前传遍了,说杀吴子敬其实是她,所以陛下特意召她来受赏。”
  “没错没错,你还说人家吹牛,吴子敬凶名远扬,怎么可能是个小姑娘杀的,现在信了吧?瞧她救公主的样子,当真英姿飒爽。”
  “嘿嘿嘿,我是个凡人,自然想不到徐家小姐这么厉害……那身手,怕不是武曲星下凡。”
  “武曲星会是女的吗?”
  “我就打个比方,公主是菩萨,那救了公主的,不也得是个神仙?”
  “那定是菩萨面前的仙子……”
  ……
  仙子很累,到了就休息去了。而菩萨此刻心怀惴惴,忙着请罪。
  太子带着长宁公主,回宫直奔皇帝御前,二话不说先跪为敬。
  他牢牢记着燕凌的话:“殿下,您动作一定要快。趁着这事还没传到陛下面前,自己把事情说了,这样才能先发制人。不然,陛下从别人口中知道,会更生气。”
  之前依燕凌所言,不但顺利把事情解决,还收获了百姓爱戴。从来没有过的美好经历,让太子对燕凌的话深信不疑。
  不就是跪吗?反正他跪习惯了,不要紧!
  兄妹俩跪了一会儿,皇帝那边召见了。
  太子惹祸,又或者公主干了什么出格的事,对皇帝来说一点也不新鲜,但兄妹俩一起来请罪,就很新鲜了。
  看到他们进来,皇帝笑道:“你们俩出去玩了?这回又惹什么祸了啊?拆了谁家的园子?又或者捉弄谁了?”
  出乎他的意料,太子一脸沉肃,直接磕下头去,喊道:“父皇,儿臣来请罪了。都怪儿臣一时动念,险些酿成大祸,还带累了长宁……请父皇责罚。”
  皇帝面露惊奇,跟陪侍的安妃说笑:“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的吗?这两孩子竟然主动要朕责罚。”
  安妃端来茶盏,笑吟吟道:“太子这是长大了,懂事了,陛下该高兴啊!”
  皇帝被她说得哈哈一笑,态度也就更好了:“什么大祸啊?你先说,你说了朕才知道怎么责罚。”
  太子整理一下思路,开口:“前些天,儿臣听说父皇要召见徐焕的女儿,又听说那徐三小姐长得很漂亮,就想见识一下,于是……”
  皇帝心不在焉地听着,初时并没放在心上。太子先前干的混帐事多了,私下看个姑娘算什么大事?直到听他说惊马,脸色才凝重起来。
  没等他发火,太子一口气把后续说了,长宁公主也伸出手,亮出掌上的擦伤,哭着认错:“父皇,儿臣知道错了,以后再不胡乱凑热闹了。”
  皇帝眉头紧皱。真说起来,这回的事,比太子先前惹的祸严重多了。当街惊马造成百姓死伤,要让人知道是太子干的,就叫失德。身为储君,失德可是大罪。
  幸好,太子后面说了:“……没有死人,还好徐家的护卫反应及时,拦住了那些马,但是伤了几个。”
  他一口气说下去,包括金吾卫姗姗来迟,还推脱责任,百姓如何反应,自己怎么收拾残局……
  皇帝听完,招来张怀德,低声吩咐了几句话。
  张怀德领命出去,很快回来回话:“陛下,外头都在赞太子英明,还说公主是菩萨转世。”
  皇帝点了点头,惊奇地看着这对儿女。
  所以说,这回他们虽然惹了祸,但并没有造成恶劣的后果,甚至还让百姓感激涕零?怎么和他印象里不一样呢?
  皇帝想了一会儿,又沉下脸:“既然无事,那你们来请什么罪?绩儿,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一套了?”
  太子急忙磕下头去,喊道:“父皇!有事啊!儿臣只叫人撞倒徐三小姐的马车,没想到会变成惊马,差点闹出人命。儿臣是真的怕了,原来师傅们说的是对的,上位者的一句话,到百姓身上可能就是灭顶之灾。这回亲眼看到长宁遇险,只要想一想当时的情形,儿臣就害怕。儿臣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皇帝听着听着,慢慢觉出不对。
  只叫人撞倒马车……结果却变成惊马……
  他脸色一沉,叫来张怀德:“去,彻查东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