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唐庭 > 第七十章 故人

第七十章 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吃饭的时候和裴行俭聊了几句,才知道将作监已经今非昔比。好好的一个将作监,太宗年间专门制造军械的大衙门,在阎立本恬淡不争的性格和放羊式的管理下,如今已经沦落工部下属的一个闲散部门。
  
      诺大的一个衙门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除了阎立本本人还算有些名气之外,其他都是些在朝廷里说不上话的闲散官员,要不就是犯了错贬到这里来的,到了将作监几乎就注定仕途走到了尽头。
  
      朝廷有什么差事,也不会派给将作监,将作监里的官员属吏每日要做的只有两件事:点卯、聊天,将作监几乎要成大唐官员的养老圣地。
  
      按理说清闲是好事,萧庭上辈子做梦都想过上整天上班喝喝茶上上网睡睡觉月底拿钱的好生活,可将作监的官匠们并不这么认为。
  
      像阎立本这样的高层官员还好,毕竟级别在哪里摆着,收入不算低。真正苦的是将作监里最基层的匠人们,他们挂着个‘官匠’的名头,看起来风光,由于没有朝廷派下的活,就拿不到赏钱花红,只能靠那点死俸禄过日子。碍于身份和规矩,他们又不好去民间接私活,就算有官员贵族们家里有活,也更习惯从工部请人而不是到将作监找人,一方面是跟红踩黑的惯性,一方面也是因为将作监实在是太久没有拿出什么像样的成绩,让人对将作监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而阎立本似乎恰恰乐于清闲,将作监无事可做,他正好有空四处游山玩水写生采风,有时候十天半个月都不见人影也是常事。这家伙是太宗老臣,与世无争,光是凌烟阁里那二十几张画像的缘故,就没什么人会跟他找茬,所以将作监的境况也就每日愈下了。
  
      要知道在太宗年间,将作监虽然是工部下属,但实际工作中是可以和工部分庭抗礼的,甚至要隐隐约约压过工部一头,你工部做不出来的,我将作监能做,你工部能做出来的,我将作监也能做并且做的更好。工部尚书在匠作大将面前更像是个跟班应差的,往往是将作监研究出来一个新产品,然后交给工部去大批量制作,将作监负责指导监督。
  
      “这么说,他们来我家干活,还是我照顾他们喽?”萧庭笑道。
  
      “可不是嘛,听说要帮男爵府做事,将作监报名的匠人数量众多,这些人都是我在当中选的手艺过得硬的老手。”
  
      一顿早饭匆匆吃完,裴行俭先走一步回长安县办公去了,萧庭带着宋大头和一群匠作府的匠人,来到庄子上的一片空地。
  
      这个位置是萧庭事先选好用来盖作坊的,一面是河,便于取水和排污,另一面是一片树林子,还有一面正好冲着男爵府侧门,站在府门远远的就能看见这边。
  
      “大头,把图纸拿出来,给各位说说清楚。”萧庭对宋大头道。
  
      宋大头背着几张大羊皮纸,当着众人的面在地上摊开,上面用碳条详细的画出了萧庭需要的作坊的样式。
  
      匠人们看见那张样式图,脸皮都是微微一抽,一脸的古怪神情。
  
      “怎么?我画的不对?”萧庭问。
  
      左校属连忙解释了一通,萧庭才明白原来不是自己画的不好,相反,恰恰是因为这几张图画的太详尽了,画的好。
  
      古代的画,一般讲究‘神似’而非‘形似’,导致后世看古代的画,无论是人物画还是动物,都会感觉完全不成比例。
  
      比如唐太宗的昭陵八骏图,明明都是世所罕见的骏马,却偏偏把马腿画的竹竿子一样细,而马身子却肥硕的吓人,跑起来腿还不压断了?这恰恰是当时画家为了表现马腿长膘肥的一种夸张手法;再比如后来的门神画像,明明是一个大将军,却肚大腰圆像个胖子,这种肥硕的身材上了战场就是纯粹的肉靶。但偏偏一眼看上去,画上那个穿着盔甲长着大胡子的胖子,就给人一种很威武的感觉。
  
      连工匠的样式图也受到了这种风气的影响,比如一张水车的样式图,往往只能看出个水车的大概样子,真正的水车只占了整个画面的四分之一,然后为了好看,在边上再画几个辛勤劳作的人,还有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让人一看就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