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唐庭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吃屎吧你!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吃屎吧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该来的总要来,琛哥不会因为陈永仁演技好就放过他,长孙诠也不会因为萧兰陵同样厚颜无耻就惺惺相惜,既然已经达成了交换人质的意向,面子上再客客气气,条件总是要提的。
  
      听长孙诠苦笑,萧庭也很应景的‘大惊失色’:“兄长这话怎么说的,莫非是小弟害了兄长?”
  
      “啊?哎,没什么,没什么,那些人你带走就是了,天大的干系,愚兄一肩承担了,就算是罢官抄家,也不能让兄弟你为难!”
  
      长孙诠两只胖手连连摆动:“只当愚兄什么都没说,咱们兄弟之间,义字当头,不论其他!兄弟你快带了那些匠人走吧,朝廷怪罪下来,愚兄承担!”
  
      义你妹。前一秒还什么都是你长安县说的算,刚答应把人给自己带走,立刻就变成了朝廷要怪罪下来。萧庭琢磨着,如果真的拔腿就走出了这个大门,能不能真的带走那些工匠不说,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冒着风险跑来救人,反而是为长孙诠做了嫁衣。
  
      到时候,他长孙诠就变成了为“兄弟”两肋插刀的好汉子。
  
      就因为佩服萧兰陵,甚至没跟萧兰陵见过面,人家长孙诠就能担着干系为萧兰陵出头,从轻发落了那些匠人。不用三天,长孙诠的名头就能响遍整个长安城,讲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会翘起大拇指叫一声好样的,就算是那十二个匠人,他们感谢的,也不会是真正担了风险的萧庭,而是只动了动嘴皮子的长孙诠。
  
      至于什么罢官抄家,唬鬼呢,治不治他们的罪,跟别的人半点关系都没有,归根结底就是褚遂良一句话罢了。
  
      说实话,萧庭倒不是一定要和长孙诠争什么名声,更没想过要压住长孙诠一头,大唐当官的那么多,要是总想着什么事都压人一头,萧庭这辈子也活不开心。但长孙诠这么干,却等于是踩着自己朝上爬,用自己这段时间积累下来的声誉,作为他的垫脚石。
  
      风险是自己冒了,成果被长孙诠摘取,这才是萧庭不接受的。
  
      萧庭心中冷笑,老子要是真把人带走了,指不定这胖贼背地里怎么笑自己被他卖了还说谢谢呢。
  
      不过这胖贼也真有几分手段,满脸堆笑满嘴仁义,看上去人畜无害憨憨厚厚的,其实一肚子坏水,和他打交道可得留着十二分的仔细,否则一个不留神就得着了他的道,
  
      想明白了这点,萧庭当然不可能走了,一屁股重新坐下:“兄长这话就是打我的脸了!兄弟我别的没有,就是对朋友义气,一颗红心日月可鉴,怎么能让兄长为我顶雷?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小弟受再大的委屈,也不能让兄长担干系。”
  
      “兄弟,你别问了!”萧庭要问个清楚,长孙诠反而不干了,站起来推着萧庭就要朝外走:“你走你的,天大的事,愚兄来抗,大不了我不当这劳什子县令,回陕州去。来人啊,送萧兰陵!”
  
      门外站着的两个差役闻言,转身进了屋子,笑呵呵的就把萧庭朝屋子外面请。长孙诠更是起身道:“贤弟且去,愚兄还有些俗事,就不陪你了。”说完,转身就要朝内堂走。
  
      两道门坎,一旦萧庭跨出门口,长孙诠回到内堂,萧庭这哑巴亏就算是吃定了。
  
      两人都是官身,不可能在屋子里拉拉扯扯的,长孙诠送客的同时,自己也转身离开,根本不给萧庭再多说的机会。
  
      眼看着长孙诠就要走进后堂,萧庭忽然大吼一声:“兄长,你要是不肯说,我一头碰死在你这长安县衙里,宁死也不能连累兄长!”
  
      长孙诠半只脚已经跨进了后堂,听萧庭这么一嗓子,后面那只已经抬起来的脚,一下子停住了,堪堪的悬在半空,没再朝前多走一步。胖乎乎的脸上挂着的笑容更是瞬间消失不见,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碰死在大堂上,这一招有点狠,若是堂堂萧兰陵,终南山小神仙,陛下的心腹,莫名其妙的碰死在长安县,血溅三尺,他长孙诠就算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萧家庄子上上千的庄户,那些在地震中受过萧庭恩德的百姓,只怕要围住长安县讨个公道,朝廷为了平息民愤也好,其他什么原因也罢,也难免会重重的处置长孙诠。
  
      就算是赵国公也无话可说,一个长安令,换一个前途无量的男爵,怎么说赵国公这方都不算亏。
  
      长孙诠心里更是破口大骂,还要不要体面了,你好歹也是个男爵吧,竟然耍起了破皮无赖泼妇寻死的手段?还……还……还一头碰死!我呸!有种你碰死,老子算你狠。
  
      萧庭当然不会真的“撞死”,这一点长孙诠和萧庭都心知肚明,即便如此,长孙诠也只能在肚子里骂骂而已,哪怕萧庭只是做做样子,找根柱子什么的撞破了点皮,那长孙诠的计划就会全盘落空,到时候形势又会发生一个逆转,把萧庭的名声推到云端天上去。至于他长孙诠,非但得不到什么好名声,恐怕还要落下个“胁迫朝廷男爵,长安善人”的恶名,恐怕就连赵国公都会嫌弃他,觉得这个远房侄子太招惹是非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