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唐庭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各怀鬼胎

第一百二十七章 各怀鬼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一点即便是老福也不敢确定。从萧兰陵崛起的一路看来,似乎根本遇到任何阻碍,也从未有人拦过他的路,看上去一帆风顺,因此无法判断萧兰陵是否拥有什么厉害手段,很多人甚至有一种感觉,萧兰陵无非就是运气好,得了逍遥派几个秘法罢了。
  
      但老福一辈子经历过太过风雨,他深深明白一点,一个人偶尔有些好运是可能的,但若是始终好运不断,那就绝不是运气的原因。至少,运气不是主要原因。
  
      这样的人,远远要比那些看起来手腕强悍的人物,更危险,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去招惹。更何况,萧兰陵的身后站着陛下的身影,真搞臭了萧兰陵,难道陛下脸上会有光?得罪陛下这种事,赵国公做得,河南郡公做得,唯独长孙诠做不得。
  
      事尚未成,长孙诠便觉得胜券在握,无论萧兰陵能否完成,他都必然是最大的受益者。而老福却看得更加通透,无论结果如何,萧兰陵下场怎样,自家这位大郎君,决计讨不了好去。
  
      望着长孙诠志得意满的侧脸,老福心中微微感叹,这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在陕州跟在自己身后的半大孩子了,而自己,毕竟只是一个奴。
  
      ……
  
      萧家大宅。
  
      “到底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还是不是猛龙不过江?看样子我这位胖大哥还真是跟我对上了,非要弄出个子丑寅卯才甘心,我倒要看看,谁是周瑜,谁是诸葛亮,反正老子没夫人可赔。”
  
      和长孙诠见了一面之后,萧庭彻底打消了和此人结交的打算。
  
      就在两三天之前,萧庭对于这个从未谋面的长安令,还有那么几分不便宣之于口的愧疚。不管怎么说,自己算是撬了人家的墙角,因此听说长孙诠在朝廷上攻讦自己,萧庭倒也没生出什么太大的怨怼之心。
  
      朝廷嘛,本就是你搞我我搞你的地方,这是立场问题,不是私仇。何况从最后的结果来看,赵国公一派,并非直接针对自己,派出长孙诠咬自己和裴行俭,仅仅是为河南郡公铺路。
  
      但今天这事,却让萧庭对形势有了新的判断:长孙诠的目标,就是针对自己。
  
      感谢‘田浩云’、‘模式5’打赏支持!
  
      话说写着写着居然就到了快上架的时候了,时间过得真快,两个月一晃就过去了。
  
      ——————分割线——————
  
      欲盖弥彰!水车和播种机是自己首创,长孙诠若是真的为工部的任务烦恼,大可以光明正大的来请教自己,请自己帮忙。都是朝廷同僚,兰陵庄子又在长孙诠治下,这种利人利己的事情萧庭绝不会拒绝。
  
      事出反常,必有妖孽。这么简单的事情,长孙诠却偏偏饶了这么大一个弯,最后才‘不情不愿、勉为其难’的提出来,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萧庭坐在上首,心中已然有了盘算。下面,十几个匠人依次坐在厅中,厅中气氛有些压抑,匠人们一个个如丧考批,虽说不幸中的大幸免了牢狱之灾,但毕竟官职没了,一辈子的铁饭碗没了,一家人的吃喝拉撒没了,能不难过嘛。
  
      这局面倒是和后世的公务员有些类似,上班的时候,一肚子抱怨牢骚,钱少工作忙领导不是人,每天每时每刻都有辞职的冲动;可一旦真没了这份工作,走出单位大门的那一瞬间,又难免患得患失,有些迷茫无助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
  
      宋大头陪着左校属在小声说话,劝慰了两句什么。
  
      “宋兄弟,你也别称呼什么官职了,我林木算是看开了,有河南郡公那种酷吏,就算再留在将作监,也没个好日子过!”
  
      左校属林木率先站出来,又冲着满屋子的工匠抱了个拳:“我有一言,不知各位兄弟可愿意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