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唐庭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反诗?

第一百六十二章 反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忙碌了太久之后,猛地轻松下来,站在空空荡荡的作坊里,忽然有点莫名其妙的失落空虚感。
  
      看门大爷还在,带着两条黄狗留守,平时有联防队员三班巡逻,就是没了以往赶工时候的那股子热闹劲。
  
      萧庭望着那两条趴在晒肚皮的黄狗,忽然有种感觉,萧家上上下下,第一逍遥的,恐怕要属这两位……
  
      至于,第二逍遥的,不,第三逍遥的,绝对是熊二。
  
      咱是人,不能跟狗比,可以和熊二比,咱也跟着熊二学着过几天逍遥日子再说。
  
      逆天秘籍在手,和熊二两个相互扮演禽兽相互厮杀,一会你咬了我的尾巴,一会我踩了你的蹄子的,杀的人仰马翻。
  
      杀的累了就到家里修的澡堂子里泡泡澡。说来好笑,新修没多久的澡堂子,享用次数最多的,算起来居然是高阳这个外人,还是个女人,还是个有丈夫的女人。
  
      “要是我家婆娘,我能给她四条腿都打折!”熊二围着个大浴巾,一边帮萧庭搓澡一边说。习惯扮演禽兽之后,人在熊二眼里,也成了‘四腿兽’。
  
      “要是你家婆娘,她就不会干这事。话说你怎么还不娶一房婆娘?宋大头那边去提亲,人家都答应了,没多久就办喜事,你要是看上谁,我给你说去。”萧庭翻了个身,问熊二。
  
      “婆娘?烦得很,没意思。”熊二憋了憋嘴,很是不屑的样子。
  
      “你到底是不喜欢女人,还是没遇见喜欢的女人?”萧庭有点好奇,这家伙要是不喜欢女人,这事可就闹大发了,两个人整天光着腚在一个池子里洗澡。还擦背什么的……
  
      “咋不喜欢?可喜欢吃酒,就一定得开个酒楼子嘛?俺可懒得去打理。”熊二道。
  
      “我去……服了!”萧庭又一次被熊二的智慧深深折服。这人也就是投错了胎,要是生在文人家,即便成不了圣人,也是一代亚圣,说不准能和弗洛伊德比肩。
  
      ……
  
      时间太短。暂时没感到改良版五禽戏的威力,不过每天练练这东西,精神头是的确旺盛了不少,人也变得比以前更有活力,有那么点欣欣向荣的意思。
  
      这日正练着‘鸟形’,为了符合大鸟‘展翅腾飞’的意境,萧庭还特别踩着熊二的肩膀爬到墙头上面,一个金鸡独立,双手在身体两侧展开。
  
      还没等飞起来。就见牛老汉隔着两个院子急匆匆的跑过来。
  
      礼部侍郎魏华宣旨来了。
  
      赶紧七手八脚的从墙头跳下来,换上官服,在正厅接旨。
  
      京畿八县的任务尽数完工,萧家占了头功,其余八县也有个协从得力的次功。
  
      前两天就听说长孙诠卧床不起,让叶班头打探了一番,还真就是病了,后来请了大夫来诊治。说是什么气血郁积’,要顺气静养。八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活该他病,屁事没干跟着分功劳还不满足,太贪心,他不病谁病。
  
      除此之外,萧家献上奇书《天工开物》,为酬其功嘉其心。朝廷给萧庭封了一个‘朝散大夫’的文散官,从五品下。
  
      之前就说过,朝廷的官分为职事官和散官,这散官也叫“散位”,来标志其个人身份。一般来说。散官按资历和功绩升迁,而职事官则是量才使用。
  
      也就是说,职事官,注重的是能力,随才录用;而散官,靠的是功劳,或者一点点的熬年头混资历提升的,有天大的本事,功劳不够,也不可能直接来个‘开府仪同三司’或者‘骠骑大将军’之类顶级散官,得有切切实实的功绩才成,功绩越大,散官职就越高。
  
      就好比上次萧庭得了一个‘翊麾校尉’ 的武散官,是因为献了几个对付突厥的法子,在‘武功’上对朝廷有所贡献。但这几个法子毕竟尚且处在纸上谈兵的阶段,还远远没有开花更不要提结果,没为朝廷带来实实在在的成效,因此只封了从七品的‘翊麾校尉’。
  
      而这次生产播种机水车,贡献《天工开物》,却是切切实实的给朝廷帮了个大忙。
  
      尤其是主动贡献天工开物,更是透着一片拳拳的忠、诚之心。
  
      农耕为国本,朝廷对于农业的重视远超一切,甚至压过了对外的战事。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天工开物已经被证明是‘利其器’的绝好法子,因此旨意中对于萧庭的几个评价里,最高的一个正是‘固国本’。
  
      这三个字,也是一大堆充满古韵的评语当中,萧庭这个半文盲唯一能听明白的。
  
      从五品,在文散官序列中,已经算得上中层。
  
      从魏华手里接下旨和官袍等一应物件,萧庭心里有点自恋的想,一个从七品武散,一个从五品文散,虽说还不到文成武就的地步,至少也算是文武双全了吧。
  
      本来是件喜事,可抬头一看魏华那张黑脸,萧庭就高兴不起来,甚至有点忍不住的去仔细回忆,老子是不是真欠过这孙子钱忘了还?
  
      懒得跟魏华多计较什么,客客气气的迎进来,客客气气的送出门,除了场面官话,多余的一个字也不说。
  
      魏华走后,萧家院子里的下人们以牛老汉为首,一溜排跪下来,口呼恭喜爵爷。
  
      “没什么好恭喜的,又不是升官。”
  
      从五品其实不小了,可除了最初那点子自恋之外,萧庭却没什么太大的感觉。朝散大夫是从五品,县男也是从五品,还是从五品上,论起来品级上没提高,无非就是多拿了一份现在看来已经无足轻重的从五品俸禄罢了,又不能世袭。
  
      朝廷的官职不是白给的。领导提拔下属的目的无非是让下属更卖命的干活。上次的‘翊麾校尉’就差点让自己去当大头兵,冒着天大的风险跟李郎中打了一架才暂时脱身。得了这个朝散大夫,以后就能理所当然的参与政务,指不定朝廷又要给派什么艰难的差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