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唐庭 > 第一百八十章 吸脓

第一百八十章 吸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病毒这个词,孙思邈是知道的,他一直担心的,也正是李敬业胳膊上的病毒感染问题,听萧庭说有能杀毒的好玩意,顿时把握又增大了几分。
  
      李绩听说有‘烈酒’。眼睛微微一眯,没多说什么。倒是武媚娘不太相信,总觉着酒这东西能有多烈,她自信海量,平日里两三斤的不在话下,于是拿了个碗舀了一碗,张嘴就倒。
  
      “噗嗤!”
  
      一口酒喷的满地都是,武媚娘完全没了未来的皇后娘娘的仪态,跟小狗似得一边吐舌头。一边冲着嘴巴扇风。
  
      “辣死了,这哪是酒?好你个萧兰陵,成心报复是吧?快快快,拿碗水过来……”
  
      萧庭一边用蘸了酒精的棉花在李敬业伤口周围细细的擦拭,一边抬头瞟了她一眼,淡淡道:“您又没问我。”
  
      这下连李绩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了‘烈酒’上,他拿了个碗舀了小半碗,递到嘴边抿了一小口。
  
      酒刚入口。李绩脸色就是一变,整个人朝后仰了一下。如遭重击。也就是他,脸色肌肉抽抽几下,强忍着没吐出来,却不敢再喝了,把剩下的半碗酒放到一边。
  
      “各位,那东西最好不要喝。喝多了容易出人命。”萧庭把手里蘸满了脓血的棉花扔到篓子里。
  
      李绩恩了一声,此时看萧庭的眼光,明显比刚才多了几分把握。
  
      “大郎,接下来的事该你来做了。”
  
      萧庭扔掉最后一团棉花,站起来对李大郎招招手。
  
      “啊?我也能帮上忙?”
  
      李大郎一愣。紧跟着就跑到萧庭跟前,听说他也能尽一份力,这小子有点激动,拍着胸口说:“你说,我怎么帮?只要能给他救过来,让我上刀山下火海都成!”
  
      李绩在一边瞧着,默默的叹了口气。武媚娘很是好奇,也不知道这点大的娃,又能帮上什么忙了,难道要他去动刀?
  
      不过,要是李大郎要是真能帮上忙,并且把李敬业给救活了,那道真是个意外之喜。毕竟李大郎只是失手误伤,最后却救了李敬业一命,两者不并不是简单的抵消,后者明显重于前者。
  
      只是,还是那句话,这点大的娃,能帮什么忙?
  
      “萧叔叔问你,你怕不怕脏?”萧庭问。
  
      “谁都不喜欢脏东西。”李大郎摇摇头,随即又道:“可要是能救人,多脏我都忍了。萧叔叔,您是让我给他端屎倒尿嘛?”
  
      他一边说,一边去去弯腰拿李敬业的便桶。
  
      萧庭拉住了他,“傻小子,这些事要你来做嘛?那你怕不怕死?”
  
      “死谁都怕,可要是死得值,也不怕。”李大郎说。
  
      萧庭一笑:“那成,你嘴吧里没伤口吧?”
  
      “啊?”李大郎一愣,然后说:“没啊,不信您瞧。”一边说,一边啊的张大嘴巴,仰着头给萧庭检查。
  
      “那就成,先用酒漱漱口,别咽下去。”萧庭舀了一碗酒递给李大郎,李大郎皱着眉头含在嘴里,咕嘟咕嘟的漱了几下,然后吐出来。
  
      萧庭蹲下来,指着李敬业的伤口,平视李大郎,道:“萧叔叔跟你讲,李敬业伤口里有脓血,要先把脓血给除尽了,我和孙老神仙才好施展。可要是硬挤的,那不成,会伤到他,也挤不干净,只能用嘴去吸。”
  
      “我明白了,知道该怎么做!”李大郎点点头,一转身爬到榻上,毫不犹豫的去吸李敬业创口里的脓血。
  
      “万万使不得!”李绩见状,大惊失色连忙就要去阻拦。
  
      萧庭却已经站起来,拦住了他,小声道:“英公不必介意,这孩子失手误伤了朋友,心里难过的很,您就让他尽一份心吧。”
  
      “修齐一片好心老夫明白,可尊卑有别,敬业和我,怎么承担的起这般礼遇!”
  
      “就是,修齐你可别胡来,小英公这边还没好,要是这孩子再有个好歹的,连我回去都交代不过去。”武媚娘也急了,都知道李敬业的病是那些‘腐肉毒血’引起的,现在看着李大郎一口口的吸,他们心里那叫一个忐忑紧张,要是真出了事,在场的几条人命怕是都不够赔的。
  
      “两位放心,我自能保他周全。”萧庭沉声道。那点子脓血就算咽到肚子里,最多也就是拉几天肚子,根本死不了人。
  
      说话的功夫,李大郎已经吸了好几大口脓血出来,再拦也来不及了。李绩不再多言,望着在一口口给李敬业吸脓血的李大郎,目光渐渐的柔和了下来。
  
      武媚娘狠狠的白了萧庭一眼,心想还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这人胆子当真是包了天去,难怪连陛下都敢打。天爷保佑,可万万别出了岔子。
  
      那边李大郎一口接一口的吸着脓血,吸一口吐一口,没多久,从他嘴里吐出来的,已经变成了暗红色的血色,不见脓液。
  
      “好了,大郎,再漱漱口去。”
  
      “我再吸两口吧?”李大郎抹嘴说。(未完待续。。)
  
      ps:  感谢‘爱情相对论’、‘枝子不鱼 ’打赏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