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唐庭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干脏活的

第一百八十七章 干脏活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萧家新一轮的工程又如火如荼的拉开帷幕,第一批十名将作坊的匠官在萧守道的带领下来到了萧家‘学手艺’。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学手艺就更得有学手艺的规矩,不管是几品官,既然是来学本事的,师徒的名分就不能乱了。这也是萧庭的要求,也许将作监来的这些人,以前和萧家的工匠们是同事,或者是上下级,但现在工匠既然是萧家的人,将作监的人想来学本事,就必须拜师,不然凭什么把萧家的手艺传给他们。
  
      开工之前,先是拜师仪式。萧守道领头,拜萧庭为师,一套拜师的礼节一丝不苟,做足了榜样,也算是定下了两人之间一个官方的名义。这年头师父的分量比父亲轻不到哪里去,几乎就是一家人,不敬师父也算是‘不孝’大罪。师徒之间不敢说一荣俱荣,但‘一损’是绝对能牵扯到另一方的,因此在明眼人看来,二萧算是正式结下了盟约。
  
      萧守道带了头,其他的将作监官匠哪里还有什么二话,也跟着行大礼拜师。不过他们却没有萧守道这样的资格,直接拜萧庭那是万万不成的,得拜萧家的其他匠人为师,品级高点的,拜入宋大头门下,低点的,就拜入林木等其他人门下。
  
      一大群孩子围着看热闹,叽叽喳喳自指指点点,将作监的人都是穿着官服来的,一大群当官的,给一群穿着短打短褂的匠人磕头,那场面可是千年难见。
  
      萧家工匠们更是兴奋莫名。
  
      宋大头还好,跟着萧庭见过的场面多了,连国公面前都有他说话的份。倒也没把将作监那些个七八品的官放在眼里,老神老在的受了礼。
  
      林木他们却激动的手都在抽抽,一个个脸上红光乱窜,额头上青筋崩起来老高,几个年轻点的好悬没当场晕过去。
  
      也难怪他们,当时被削官为民。投靠了萧家,多多少少有那么点‘不得已之下的无奈之举’的意思,虽说钱赚多了,可当老百姓,毕竟不如当官来的有面子,光宗耀祖。
  
      可如今呢,眼前这些穿着官袍的家伙,那可是正儿八经的朝廷命官,以前有些还是他们的上司。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他们的弟子。一洗当时的郁结,彻底的扬眉吐气,简直恍如隔世。
  
      今天这场面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天下,到时候天下的工匠中,谁手艺最好不好说,但最有名望的,恐怕就要数萧家匠人了。
  
      匠作府这边倒也不是全然无话。有个七品的官匠不太乐意,磨蹭到了最后也不肯拜师。唧唧歪歪的说什么我可是朝廷的官儿,有品有级的,拜萧兰陵也还罢了,怎么能给这些白身工匠当徒弟?这不是自甘堕落嘛?
  
      萧庭在一边坐着,笑而不语。萧守道脸一沉,一言不发的走过去。
  
      “你不肯拜师?”萧守道面无表情问。
  
      七品官匠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了两声。不阴不阳的说:“萧少监,您是贵人又是上官,兄弟们以后还指望着您,在下可不敢违逆您的意思。不过嘛,您初来乍到的。有些事恐怕不是太清楚……”
  
      不等他话说完,萧守道嘿然一笑:“有什么不清楚的,无非是你家里有些背景,工部张员外的外甥是吧?”
  
      “嘿嘿,我舅舅那个芝麻大的官,哪敢在您面前摆谱。不过嘛,工部那边,我舅舅还算人头熟络,能说得上话,日后少监您有什么差遣,下官自然……”
  
      “没日后了。”
  
      萧守道打断了他的话,抬手干脆利落的摘了他的官帽,“你记好了,从今日起,你就不是将作监的人了。好了,不拜师就不拜,走吧。”
  
      那官匠一愣,咬着牙沉声道:“少监,我官虽然小,可也是朝廷委派的正七品,朝廷名器,不是您说夺就夺的。”
  
      萧守道哈哈一笑:“不知轻重,不晓事理的东西,你回去告诉你舅舅张百成,就说我萧三郎罢了你的官,他若是不服气,直接来宋国公府找我。”
  
      话已经说说的够直白,直接引到宋国公府上,跟萧兰陵和匠作府都无关,就是宋国公三郎和你这个将作监七品官之间的矛盾。
  
      接下来没有上演什么撕逼的戏码,也没什么哭天喊地,曾经七品官匠更不敢说什么你给我等着今天你弄不死我将来总有一天我弄死你之类的豪言壮语。宋国公的三公子耍起了小脾气小性子,不要讲他一个七品官和工部员外郎,就是工部尚书河南郡公亲自来了也没用,兰陵萧氏的名声不是凭空得来的,襄城公主的皇长姐身份更不是普通的贵族可以比拟。
  
      七品官匠讪讪的走了,萧守道随便把他的官帽丢给了另外一个八品官匠:“喏,从今日起,你升官了。”
  
      ……
  
      “今天这事,你是早算计好的吧?”萧庭坐在一边,笑呵呵的说。
  
      萧守道嘿嘿一笑:“可不是嘛,从我赴任开始,这人就没少给我找麻烦,阳奉阴违,背地里和工部那边暗通款曲。我今天就算准了他要啰嗦,正好借着这个由头,给他罢了官。嘿嘿,制造播种机,这可是关系到朝廷头一号的大政,岂是他一个七品小官能指手画脚的。”
  
      萧守道借题发挥不假,可这个‘题’实在太大太重要,在制造播种机水车面前,一切都得朝后排,甚至连西征战事都只能排在第二位。这时候任何阻碍播种机水车制造的人,都会成为大唐前进的绊脚石,被整个朝廷机器无情的碾碎。哪怕河南郡公,也不会为了一个员外郎的外甥。在这件事上出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