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唐庭 > 第二百一十章 上课

第二百一十章 上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出所料,朝廷对于长孙诠到底还是网开一面,没要他的命。
  
      按理说凭着他那几项罪状放在普通人身上三个脑袋也不够砍,可放贵族身上就是另外一种说法,一方面是要顾及赵国公长孙家的体面,另外一方面,这其实也是个传统,对于有背景的贵族,有那么点‘刑不上大夫’的意思,只要不是谋反之类的危害国家安全大罪,小命还是要给人家留下来的。换成萧庭和长孙诠对调一个位置,大约也是如此。
  
      小命保住了,可是官没了,长安县令的乌纱帽自然给他摘掉,李治在圣旨上狠狠的训斥了长孙诠一顿,话语言词罕见的激烈,饬令他即日离京,滚回陕州好好闭门思过,无圣旨不得擅出陕州地界。
  
      这就是变相的软禁了。顺手还发明发庭寄,狠狠的训斥了长孙操一顿,子不教父之过嘛,反正不是兄之过。
  
      至于和衡山郡的婚事,倒是没立刻取消,只说以观后效。
  
      于萧庭而言,这意思就得从两方面来看。
  
      消极一面方面,长孙诠和衡山的婚事还是有效的,只不过暂时不提了,如果以后长孙诠表现好的话,有可能再当这个驸马都尉。
  
      从积极的角度来解读的话,以前无论长孙诠怎么闹,朝廷从来没有否认过这桩婚事,他是铁板钉钉的驸马都尉,可经过这一次,这个铁板上出现了一道裂缝,他这个驸马都尉的位子已经开始动摇了,很有可能当不上。
  
      至于皇家那边,同样可以从消极和积极两方面来看。消极面。皇帝故意先不取消婚约,就是给萧庭留了一个香饵,吊着他努力给朝廷卖命,这样做未免不太厚道,有点让人鄙视;换一面来看,伟大的李治陛下。正在一步步为萧庭当这个驸马都尉来铺路,只不过现在碍于赵国公和老臣长孙操的面子,不好操之过急一步到位,只能慢慢来。
  
      所以说,什么事都得琢磨琢磨在下定论,省的搞出误会,和别人有误会问题不大,和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有了误会那就不好了。
  
      与此同时,衡山郡公主府上的那队千牛卫不声不响的撤了。李婵儿同学终于恢复了自由身,萧庭还专门跑去慰问了一番。
  
      据说李治大哥哥很是贴心的叮嘱了李婵儿一番,即便没有千牛卫站岗,也别乱跑,老老实实的在家读书写字学习女红,将来好做一个称职的媳妇。大唐那么多公主,不能个个都添乱,总得出那么一两个能给皇家长点脸的吧。你那些个姐姐们我就不指望了,作为最小的公主。这个为大唐公主争脸面的光荣任务就交给你了。
  
      李治大哥哥的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处置了长孙诠,这段时间是敏感时期,让李婵儿老实点别到处乱晃,显得她多高兴似得,省的招惹物议。
  
      李婵儿笑的前俯后仰,说我这个哥讲一句话能拐十七八个弯。要不是从小跟他在一块长大,还真听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是得老实点,看来我以后来你府上,得半夜三更偷偷翻墙来,不然给人家瞧见。说堂堂的衡山郡公主前脚刚被处置了驸马,后脚就跟萧兰陵滚一块了,多水性杨花似的。”
  
      “谁跟你滚一块了?”
  
      李婵儿眉头一挑,伸出一根手指挑着萧庭的下巴,笑嘻嘻的说:“让本宫瞧瞧,啧啧,这胆子愈发的大了,公主府的墙头也敢翻?也不怕给我家护卫当贼人宰了?”
  
      这世道是怎么了,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被个小娘们挑着下巴取笑,这还了得,一翻身给她扑住,不等李婵儿反击,再使出高阳秘密传授的挠痒痒**,给她挠了了七晕八素。
  
      两个人滚在一块,闹着闹着气氛就不太对头了,手脚不太规矩,顺着腰就朝上滑,有的地方就充血朝上翘,李婵儿也感觉到了,脸蛋红扑扑的,身子开始发热,不用挠痒痒就已经软了。
  
      “这不成……”李婵儿喘着气,咬着牙朝后缩了缩。
  
      “哪里就不成了,我来瞧瞧……”萧庭喘着粗气就朝她身上拱。
  
      “你别动……”
  
      李婵儿一手护住胸口,一手死死的扯紧了快要给褪下来的裙子,两条腿跟麻花似的,眼睛水汪汪的望着萧庭,蚊子哼一样说:“等过了门,你要怎么着都成……你现在这样……把我当什么人了!”
  
      声音虽然小,不过语气却是很坚定。萧庭是了解李婵儿的,能把话说到这份上,什么‘你要怎么着都成’,已经是她的极限,既然话已经说出来了,再用强恐怕要坏事。
  
      上次那一脚还记忆犹新,虽说最近武艺见涨,可八成还不是李婵儿的对手。
  
      “是了,就这么坐着挺好的。”李婵儿整了整衣裳,低着头说:“再过个一年半载的,就算皇帝哥哥就是不应,我天涯海角的也跟你去了,只要你能舍得这份家业……哎你怎么又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