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捧杀 > 第100章 我不骄傲,我只是嫉妒

第100章 我不骄傲,我只是嫉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傅言算大概是察觉到慕笙的语气不大对,他将人从身上扒下来,看见了慕笙含泪的双眸。
  他抬手去蹭她的脸,问:“怎么了?为什么哭?”
  慕笙吸了吸鼻子,说:“疼,肚子疼。”
  傅言算立刻将人抱起来,塞进了被窝。
  慕笙蜷缩着侧躺,紧皱眉心,傅言算一阵心疼,问:“每个月都这么疼吗?”
  慕笙看了他一眼,说:“不是,从上次下了水之后就疼了。”
  她说的是年前两人因为一条项链吵架,傅言算一怒之下把项链丢进了泳池,寒冬腊月慕笙在泳池里泡了十几分钟。
  从那之后,她每个月生理期都疼的死去活来。
  傅言算拧着眉,说:“为什么不跟我说?”
  慕笙白了他一眼:“你忙着订婚,我跟你说什么?”
  提前这个,气氛不免尴尬。
  傅言算掀了被子躺进来,慕笙吓得往后躲:“别,别来了,我真的疼。”
  傅言算无奈的说:“你当我是什么禽兽吗?阿笙,别躲,我不碰你。”
  他躺下来,手从慕笙的颈下穿过,将人抱在怀里,一只手落在她的小腹上,温热的大手轻轻的揉着。
  慕笙乖巧的躺在他怀中,细嫩的手指一下一下摸索着傅言算的胸口,问:“还是要办婚礼?”
  傅言算没答,他抓着慕笙的手,说:“阿笙,乖一点。”
  慕笙娇嗔的哼着:“我哪里不乖?”
  “现在,”傅言算带着她的手往下,说:“你别勾引我。”
  慕笙的脸一红,这话题莫名其妙就被傅言算绕回了这档子事情上。
  傅言算将她抱在怀里,低头轻柔的吻她,极耐心的迫使她抬头。
  慕笙半眯着眼睛,不适的扭了扭,说:“你说不碰我的……”
  傅言算低笑:“忍不住。”
  他的手倒是一直老老实实的给慕笙揉着小腹,可嘴却一会都没闲着。
  慕笙也不知道是不是退烧之后身子虚,又被傅言算哄得意乱情迷,没多久就睡着了。
  她睡着后,手机响了起来。
  傅言算不想吵她睡觉,拿着她的手机走出了卧室。
  看到屏幕上跳动的“林曜”两个字,傅言算的眸色猛地沉下来。
  他接起来,还没说话,就听到那边关切的声音:“笙笙,你还好吧?你一直不回我消息,我很担心你。”
  林曜没听到回答,又叫了一句:“笙笙?”
  电话里只有呼吸声,那边的声音滞了一下,问:“傅言算?”
  傅言算声音冷冽:“林曜,你是不是听不懂,什么叫别妄想。”
  他说:“慕笙是我的人,收起你的痴心妄想!”
  林曜的声音也染上冷冽:“傅言算,你照顾不好她,有人愿意照顾她!”
  傅言算的眸中闪过肃杀之气:“林曜,我允许你照顾,没让你……”
  “让我什么?”林曜冷笑:“吻她?”
  他说:“傅言算,我吻过她了,你要是不珍惜她,我可以代劳!”
  傅言算的眼中杀气腾腾:“林曜,你在找死!”
  “不要以为,我真的不敢动你,你再靠近慕笙试试看!”
  傅言算“啪”的一声挂了电话,将手机送回卧室。
  慕笙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唇瓣略微有些红肿,那是他的杰作。
  可看到这样鲜艳欲滴的唇,他就不免想起楼梯间里的那一幕。
  该死的林曜,竟真的吻了他的女人!
  他的眼中跳动着怒火,恨不得此刻将慕笙狠狠惩罚一番,看着她在他怀中染上艳色,在她身上烙下痕迹,让她彻底属于他一个人。
  他俯身盯着慕笙,眼中是难以压制的渴望与暴戾。
  良久,他终是将吻落在慕笙的额头上,轻叹一声:“输给你了。”
  她睡得那样香甜,即便他怒不可遏,也不忍吵醒她,再让她受小腹疼痛的困扰。
  傅言算走出卧室,轻轻的带上了门。
  他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三点,慕笙大概还要睡一会。
  他换了身休闲装出了门,没有叫肖寒,而是独自开着车去了南桥壹号。
  傅言算停好车,压低了帽子走进去,连门都没敲,直接踹开进去。
  林曜在房间里听到声音走出来,看到来人怔了一下,还没说话,就被一拳掀翻在地上。
  林曜蹭了蹭嘴角,血迹留下来,他半张脸都被打麻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冷笑着说道:“谁能想到冷静自持的傅氏总裁,会私闯民宅来打人呢?”
  傅言算将帽子摘了扔在一边,冷声说道:“别废话,打你是应该的。”
  他一拳挥过去,林曜擦着他的拳头堪堪躲开,回击一拳。
  傅言算的胸口挨了一下,倒退了两步,眼中的暴戾更盛:“我当你真是个文弱书生呢!”
  他一把扯住林曜的衣领,一拳头砸在林曜的脸上,林曜的眼角立刻冒了血。
  他被傅言算按在地上,嘲讽的笑着:“我文弱?那你跟我合作个什么劲?”
  傅言算怒不可遏,又挥来一拳,林曜的脸已经有点肿了,再打下去,怕是要出事。
  可拳头呼啸着挥来,林曜闭了闭眼,却没感受到疼痛。
  他睁开眼,傅言算的拳头堪堪停在他面前一寸。
  男人眼中杀气腾腾,眼神仿佛一把利刃,抵在他的眉心。
  傅言算冷声说道:“林曜,合作是合作,我跟你不是朋友,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离慕笙远一点。”
  林曜笑出了声,他躺在地上深呼吸了几口气,突然一脚踢开了傅言算。
  他压在傅言算身上,一拳砸在他的额角,傅言算的额角立刻破皮流血。
  他恶狠狠的说:“傅言算,笙笙是无辜的,你护不了她,就放了她。”
  说完,他翻身下来,躺在了地上。
  两个大男人躺在地上喘息,良久,傅言算爬起来捡起帽子戴好。
  他临走之前,说道:“她是我的,就永远都是我的,放她走?除非我死。”
  傅言算开车回了公寓,开门一进去,厨房传来烧水的声音。
  慕笙听到外头的动静,走了出来,看见傅言算这副休闲装加帽子的打扮,问:“你去哪里了?我一醒来人就不见了。”
  傅言算拎着手里的购物袋放在客厅,说:“去给你买衣服。”
  慕笙走出来翻了翻袋子,从内衣到裙子到外套,给她买了全套。
  慕笙翻了一眼尺码,啐了他一句:“别的不了解,尺码倒是很了解!”
  没听到傅言算说话,慕笙转头看他,问:“怎么了?”
  傅言算扭头回卧室,慕笙觉得不对劲,抬脚跟过去,问:“怎么了?你生气了吗?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
  她跟在后面,说:“你出去干嘛还戴帽子?”
  傅言算一直背对着她不出声,慕笙狐疑的绕到他面前,伸手将帽子摘了下来,瞬间愣住了。
  这哪里还是那个高贵清冷的傅大总裁,他头发凌乱的不得了,甚至还站着灰尘。
  左边眉毛上方的额角处的破了一处,血迹有些干涸了,带着一丝红肿。
  他看着狼狈不堪,又风尘仆仆,哪里像是去逛商场给她买衣服了,简直像是刚从工地回来。
  慕笙拧着眉问:“你干什么去了?”
  傅言算没说话,慕笙问:“你打架了?”
  她又问:“你去找林曜了?”
  傅言算的眸色一沉,转身进了卫生间去准备洗澡。
  慕笙站在门口数落他:“傅言算,你今年是三岁吗?多大的人了还去打一架?你把脸打成这个样子要怎么见人?”
  她翻着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又说:“林曜给我打电话是你接的?你们说什么了?”
  浴室门被猛地拉开,傅言算一把将人拉了进去。
  慕笙手上的手机没拿稳,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傅言算将人扯进浴室抵在墙上,他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脱了丢在了脏衣篮里,裤子还完好的穿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