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捧杀 > 第101章 我再等你三天

第101章 我再等你三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慕笙缓缓的,坚定而有力的推开了傅言算。
  那氤氲而暧昧的气氛瞬间被打破,傅言算满腔的热情,竟再也无法进一分去吻她。
  他叹了口气,无奈道:“阿笙,我们非要这样吗?”
  慕笙还没说话,傅言算的手机就响了。
  他的手机就放在茶几上,所以慕笙一眼就瞧见了来电显示——林安书。
  慕笙伸出手,帮他按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来林安书温柔的声音:“言算,你在忙吗?爸爸说让我们去看一下婚礼场地,还有几张请柬需要我们亲自去送,你方便吗?”
  慕笙抬眼看着傅言算,眼神嘲讽又冷漠。
  傅言算觉得声音都不是自己的,他张了张嘴,说:“好。”
  林安书的声音带着几分雀跃:“那我在家里等你,你快点过来接我。”
  “好。”傅言算说。
  林安书甜甜的应他:“爱你。”
  电话挂断,傅言算的目光紧紧的锁着慕笙,心脏砰砰直跳。
  他现在不大能摸清楚慕笙的心情,他宁愿她跟他哭闹打骂,可慕笙多数时候都这样安静又冷漠。
  慕笙起身,面色平静如水:“你想让我留下,还是回枫园去住?”
  傅言算拧着眉看她,他不懂,明明一切唾手可得,慕笙为什么非要与他纠结这场婚礼。
  他有些不悦,又存了几分怒火,可到底顾着慕笙身体不舒服,便说:“就在这里休息吧。”
  “好。”
  慕笙转身走回了卧室,眼泪无声的落下。
  她觉得可笑,又觉得耻辱。
  刚才那一瞬间,她心软了。
  她给了傅言算一次机会,傅言算又一次拒绝了她。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执着那场无关紧要的婚礼,可慕笙晓得,婚礼不能办。
  办了婚礼,宴请无数宾客,林安书就是公认的傅太太。
  无论傅言算如何承诺她会娶她,只要婚礼结束,慕笙都是那个见不得光的情妇。
  然后,林家总有法子将傅言算支开,慕笙就是俎上鱼肉。
  她忍不下这样的屈辱,也绝不让林安书风风光光的做新娘子。
  傅言算大抵是觉得公寓的气氛实在难受,安排了慕笙的晚饭之后便出门了。
  慕笙一口都没吃,在床上躺到天黑,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身边的床铺一沉,有寒凉的胸膛贴在她的背上。
  慕笙惊了一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冷漠的推他:“你回来干什么?”
  傅言算拥着她,大手放在她的小腹上,问:“还疼吗?刚才你睡着还在皱眉。”
  慕笙低低的“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她知道傅言算在没话找话,这卧室里黑的连人都看不清,他哪里能看到她皱眉?
  傅言算在黑暗中低头,准确的捕捉到她的唇瓣,覆了上去。
  慕笙被呛了一下,别开了头,问:“婚礼场地如何?”
  傅言算心脏一缩,吻落在她的脖颈上,哄着她:“阿笙,别这样。”
  慕笙又问:“请柬送完了吗?”
  傅言算埋首在她发间,不出声。
  慕笙轻笑了一声,在这安静的卧室中格外明显。
  她问:“我的请柬呢?”
  傅言算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被人捏住了,疼的难受。
  他说:“阿笙,别这样,求你。”
  慕笙又笑:“没打算请我去啊,言算哥哥,你人生中的大日子,不让我看看吗?”
  傅言算发了狠,手穿过她的腰下,将人紧紧的贴紧自己。
  他说:“不许这么叫我。”
  他决定跟慕笙在一起的那天开始,就再也不是她的言算哥哥了。
  慕笙顺从的勾着他的脖子,挺了挺身子,说:“阿言。”
  “嗯。”傅言算闷闷的应她。
  “阿言。”
  “嗯。”
  “我们分手吧。”慕笙说。
  小姑娘仍是那样软软糯糯的声音,可那样柔软又甜美的声音,此刻染上空洞。
  那短短五个字化作一把短剑,裹挟着冷气,准确的扎进傅言算的心脏。
  锥心刺骨,鲜血淋漓。
  心脏的痛感传及四肢百骸,引得傅言算更用力的抱紧了她。
  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明明密不可分,可心却隔着千山万水。
  傅言算抱她抱得那样紧,吻得那样深,却觉得自己离她的心那么遥远。
  他抬起手,抚上她的,慕笙本能的羞愤一声:“傅言算,你在羞辱我吗?”
  她的声音带了哭腔:“你当我是什么?你叫来的小姐吗?”
  傅言算的声音哑着,闷闷的说:“阿笙。”
  “我只是想,这样是不是能离你的心近一些。”
  他的手上微微用了些力,柔声求她:“别不要我,阿笙,你明明很爱我的。”
  慕笙的身子绵软,嘴上却不留情:“傅言算,你不用这样勾引我,我刚来生理期,满足不了你。”
  她又说:“就算真的给你了,你结了婚,我们还是要分手。”
  傅言算苦笑:“你是这样想我的?你觉得我就想要这个?”
  慕笙顿了顿,说:“不是,傅氏总裁,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他竟跟着点头:“是啊。”
  然后他挪开了手,低头去吻,呢喃着:“可天下只有一个慕笙。”
  “十年,只有慕笙。”
  他的声音温柔又满含绝望,似乎对怀里这个倔强的小姑娘束手无策。
  他企图用这样的温柔软化她,勾着她服软,让她乖一点,乖一点在他怀里。
  可慕笙的话如同一碰凉水浇在他的头上,她说:“傅言算,你闻不到自己身上的香水味吗?”
  傅言算的动作猛地顿住,说:“我去洗澡。”
  他起身走进浴室,慕笙从床上爬起来,换上今天傅言算买回来的衣服。
  她抓着自己的手机和包包,离开了公寓。
  傅言算将浑身上下洗了个遍,擦着头发走出来,对着黑暗中的床,轻声说:“阿笙,我想抱着你睡,行吗?”
  说完,他觉得自己有点卑微,可又没法子。
  他苦笑一声,说:“阿笙,等我从林安书手里拿到东西,就娶你回家,一定给你一场盛世婚礼。”
  卧室里安静的吓人,傅言算走到墙边,伸手打开了灯。
  床上的被子还好好的盖着,只是里面的人不见了。
  她穿过的那件白衬衫丢在了地上,走的匆忙又急切。
  傅言算苦笑,他都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慕笙的关系变成了这样。
  他卑微的哄着,哄不好便只能强势的禁锢她,可她倒成了那个百般推拒的人。
  电话铃声打断了傅言算的思绪,他接起来:“说。”
  肖寒的声音传来:“总裁,林曜在外面。”
  傅言算眸色一冷,随意穿了衣服就下楼。
  他和林曜的关系,只有肖寒知道,如果没有要紧事,林曜是绝不会跑来见面。
  更何况两人今天刚打了一架,心里都憋着火气。
  想到这里,傅言算又想,慕笙才刚下楼,有没有撞到林曜?
  如果他们俩遇到了,他们在做什么?拥抱?接吻?
  他匆匆下楼,如他所料的那样,慕笙正站在电梯门口,肩头披着林曜的大衣。
  林曜看着慕笙满脸的泪痕,问:“他欺负你了?他做什么了?”
  慕笙摇摇头:“没,没欺负我。”
  林曜却不信,傅言算敢将人弄到公寓,又让慕笙哭成这副模样,不是欺负是什么?
  他双目喷火,就要冲进电梯,却被肖寒拉住了:“林少!你疯了!这是什么时候?”
  慕笙的脑子微微转了转,什么时候?深更半夜,不是更适合打架吗?
  她总觉得林曜还有别的身份,甚至觉得林曜和傅言算是有关系的,否则两人不会几次三番那样碰巧的出现。
  譬如同时出现在罪域,譬如同时出现在米国。
  慕笙心里有点算计,她想知道傅言算和林曜到底是什么关系,傅言算那个神秘的不肯透漏一个字的计划到底是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