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捧杀 > 第110章 我差一点点就要喜欢你了

第110章 我差一点点就要喜欢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傅言算心里存了这样结婚的想法,便如星星之火,逐渐成了燎原之势。
  第二天一早,慕笙睁开眼睛的时候,傅言算已经醒了,就躺在她身边看着她。
  慕笙吓了一跳,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嘟囔着:“无赖,醒了还不起床。”
  平日里她叫他混蛋无赖,他都会好好治治她。
  可今日,背后的男人拥着她,轻声唤她:“阿笙。”
  “嗯?”慕笙刚睡醒,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
  “我们结婚吧。”傅言算说。
  慕笙觉得自己的后脑仿佛被人猛地敲击了一下,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傅言算没察觉到怀中女孩的异常,他轻轻的吻她露在空气中的肩膀,哄着她:“我们结婚吧,嗯?”
  慕笙的身子僵硬许久,才问:“是因为林曜吗?”
  傅言算一怔,说:“不是,我想娶你,跟林曜没关系。”
  慕笙掀了被子下床,佯装生气,没好气的应他一句:“哪有在床上求婚的,谁要嫁给你!”
  傅言算看着小姑娘溜进卫生间的背影,不自觉的发笑,嚷着:“那我正式求婚,你嫁给我吗?”
  慕笙站在卫生间里没应声,她抬手去挤牙膏,挤了几次都没挤出来,手不停的发抖。
  她干脆将牙膏扔在一边,打开水龙头去捧了一把凉水拍在脸上,才勉强镇定下来。
  外面的男人还在问:“阿笙,今天要跟客户去打高尔夫,你一起去吧?”
  慕笙大概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如此肯定自己的心意,她不能嫁给他。
  不愿意,也不想,更不能。
  他们之间隔着血海深仇,她绝不与这样的男人终老一生,更遑论生儿育女。
  她洗完脸,刷完牙,坐在马桶上发呆。
  她想,她可以下地狱,可以孤独终老,但是她不会嫁给傅言算,否则父亲即便是死了也不得安宁。
  傅言算推门进来,说:“阿笙,你在卫生间很久了。”
  慕笙一回神,羞红了脸骂他:“傅言算!我上厕所你也不敲门,出去!”
  傅言算又笑,这才关好了门出去。
  慕笙在卫生间收拾干净走出来,傅言算还在卧室赖着。
  慕笙白了他一眼:“你大清早起来不洗脸吗?”
  傅言算答:“在客房卫生间洗过了,回来等你。”
  慕笙又去了衣帽间,站在里面一边换衣服一边嚷:“等我干什么?就这么大的屋子,我还能丢了不成?”
  傅言算靠在衣帽间门口应她:“你是觉得枫园太小了吗?”
  他又说:“确实小了点,以后有了孩子再加些佣人有点挤了,我换个大房子给你,阿笙,你喜欢哪个地段的?”
  这男人一心沉浸在他们即将结婚的梦里,慕笙却不愿回应他。
  她换好了衣服走出来,说:“你刚逃婚就想跟我结婚,做你的梦,我才不背锅。”
  她走出卧室,傅言算快步跟上来牵着她的手,说:“林安书死了。”
  慕笙脚下一闪,险些从楼梯上栽下去:“什么?”
  傅言算又重复了一句:“林安书死了。”
  “怎么死的?”
  “畏罪自杀,她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毒药吞下去,查房的时候已经没气了。”
  傅言算的语气平淡,就像是叙述今天的天气还不错一样简单,似乎全然不记得,林安书曾经是他的未婚妻。
  慕笙抬眼看他,问:“你做的?”
  傅言算顿了顿,摇头:“不是我。”
  似乎怕慕笙不相信,他又说:“我安排的人还没下手,她就死了。”
  慕笙扯着嘴角笑了一下:“那就是那位罪域的少主做的。”
  她仍旧对林曜的身份耿耿于怀,更适应不了曾经那个温暖的男人,如今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又或者说,林曜本就是个恶魔,只是林安书一家禁锢了他的爪子,如今放出来了,自然要报复。
  傅言算没说话,牵着慕笙的手,说:“走吧,去吃早饭。”
  慕笙便跟着下楼,刘阿姨早就在餐厅准备了一桌子菜,瞧见两人下楼,眉开眼笑的问好:“傅先生早,慕小姐早。”
  傅言算微笑着点头:“早。”
  自从傅言算搬到这里住,看着这“小两口”如胶似漆的模样,刘阿姨就开心很多。
  她忙着给两人布好菜才推下去,傅言算和慕笙慢条斯理的吃着。
  慕笙问:“傅嘉宇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前几天可差点买凶杀人了。”
  傅言算清冷的笑:“能杀了我也算他的本事。”
  慕笙一生气,抓起桌上的包子丢到他面前:“傅言算,你说的是什么屁话?难不成还真让他杀了你,证明一下他有本事?”
  傅言算看着女孩愠怒的脸,眉眼却染上笑意。
  这些天慕笙一直闷闷不乐的,傅言算请了心理医生来,慕笙也不愿意见。
  如今看到慕笙脸上终于有些情绪了,嬉笑怒骂,都让他觉得高兴。
  他笑着说:“阿笙,多笑笑,笑起来好看。”
  慕笙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笑你妹!”
  她吃完了早饭,又独自上楼去了。
  傅言算在门口喊她:“高尔夫,去不去?”
  慕笙应了一句:“不去!”
  傅言算又推门进来哄:“真不去啊?我一个人去很无聊的,你陪陪我。”
  慕笙坐在沙发上看书,闻言抬眸看了他一眼:“你去陪客户,我又听不懂,我才不去。”
  傅言算走到她身边,还没开口,慕笙便打了个呵欠,说:“我真的不想去,你别闹我,让我睡一会。”
  傅言算无奈,只俯身吻了吻她,说:“好,那你在家里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了。”
  瞧着傅言算出门了,慕笙便回到床上去补觉。
  傅言算和傅嘉宇撕破脸了,傅嘉宇这下场也就不用慕笙操心了,自有傅言算收拾他。
  慕笙只不过适时的推波助澜一番,免得傅嘉宇过的太舒服。
  慕笙这一觉睡到了中午,被手机铃声吵醒。
  她摸着手机看到刘思雨的电话,才接起来,含糊不清的问:“思雨,有事吗?”
  “慕笙啊,你现在有空吗?你过来看看林曜吧!”刘思雨的声音有点着急。
  慕笙拧着眉,说:“不去。”
  刘思雨压根不知道两人之间的弯弯绕绕,只说:“慕笙,就算你不喜欢他,也不能看着他死啊!”
  慕笙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问:“什么死?你说什么呢?”
  刘思雨急的直跺脚:“你过来看看吧,我和子辰都在这边呢!”
  说完就挂了电话,慕笙只得起身出门。
  刘栋将她送到了南桥壹号,慕笙回头嘱咐了一句:“傅言算要是问起来,就说我在这里。”
  她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男人之间的吃醋出现什么差错。
  慕笙抬脚走进去,一推门,只觉得酒气熏得吓人。
  这么大的别墅,简直像是打碎了一整箱酒洒在空气中。
  慕笙抬脚上楼,听到主卧里的动静,敲了敲门走进去。
  林曜坐在地板上,周围东倒西歪扔着一堆酒瓶,啤酒红酒洋酒应有尽有。
  周子辰正忙着将人控制住,不许他再喝。
  刘思雨看见慕笙,简直像是看见了救星:“慕笙,你终于来了!”
  慕笙皱眉问:“怎么回事?”
  刘思雨说道:“这不是子辰联系不到林曜吗?都两天没找到人了,我们就来家里看看,没想到林曜把自己关在房间喝酒,这么喝下去,还不要了命?”
  慕笙又看向林曜,他已经醉的站不起来了,只本能的去扒拉酒瓶。
  原本温柔干净的男人此刻眼下乌青明显,下巴上是短小的胡渣,身上的衬衣也沾了酒,皱成了一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