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捧杀 > 第116章 我娶一个尸体也要娶

第116章 我娶一个尸体也要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漆黑的别墅中,没有一盏灯开着,唯有外面的路灯透出隐约的灯光,让傅言算能勉强看清眼前女孩的轮廓。
  她怎么敢的?敢将他送上法庭!
  傅言算猛地将慕笙推到墙边,慕笙的腰撞在墙角,本能的闷哼一声。
  傅言算听见了,手上的动作却未停,他将人抵在墙角,咬着牙问:“疼吗?”
  慕笙点点头,可已经不是那副乖巧的模样了,她冷淡又平静的应他:“疼。”
  傅言算的眼眸猩红:“你也知道疼?”
  他捏着慕笙的下巴,逼迫她抬头看他,似乎想努力的看清眼前的慕笙。
  看透她的心,看透她的灵魂,看看她的脑袋里到底在琢磨些什么!
  可慕笙就这样仰头,忍着下巴上的剧痛,轻声问:“要接吻吗?”
  傅言算咬咬牙,说:“吻你?你配吗?”
  慕笙的心脏猛地瑟缩了一下,表情却仍旧淡然无比,她轻声说:“傅言算,是你不配。”
  她像是着了魔,浅笑着说:“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有什么资格吻我?”
  傅言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满是倒刺的大手捏住,心脏被揉捏变形,倒刺将嫩肉刺破,鲜血喷涌而出。
  黑暗中,两人的轮廓不大清晰,明明连对方的眼神都不大能捕捉到,可偏偏倔强的盯着对方,用最恶毒的语言去伤害着对方。
  慕笙轻笑着说:“不杀了我吗?”
  傅言算逼近了她:“你想死?”
  慕笙满不在意的耸耸肩:“都行。”
  傅言算凑近她的耳朵,声音低沉,却裹挟着冷意,轻声说:“阿笙,你是我的妻子,我怎么会杀了你?”
  可慕笙缓缓的打了个寒颤,这感觉比杀了她还要难受百倍!
  他死死的攥着慕笙的手,将人拉出了笙苑。
  他拉着慕笙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快步走着,慕笙穿着高跟鞋,走的踉踉跄跄。
  可傅言算毫不怜惜,他完全不在意慕笙的体力,只按照自己的频率大步走着。
  慕笙被这样拉扯着走了十分钟,看着眼前的路,问:“你要带我走回枫园?”
  傅言算说:“拜慕大小姐所赐,傅氏资金被冻结,股票跌停,面临破产,我暂时没办法开豪车接送你。”
  慕笙听到这话,轻笑了笑:“即便傅氏到了这个地步,你也还是可以出来吗?”
  傅言算的脚步顿了顿,问:“你就这么想让我坐牢?”
  慕笙轻笑,却没有说话。
  傅言算也全当她是这样想的,他冷声说道:“可惜了,我从不是傅家的人,也不会为傅家的罪孽买单,阿笙,让你失望了。”
  慕笙跟着他走在寂静的道路上,问:“你会怎么处置我?”
  傅言算倒是认真的回答了:“处置?还没想好,先结婚吧。”
  慕笙的脚步停下来,她将手抽出来,说:“我不会嫁给你的。”
  傅言算往回退了两步,阴鸷的眼神盯着她,大掌猛地钳住她的脖颈。
  女孩纤细的脖子在他的钳制下越收越紧,慕笙的小脸惨白,眼睛渐渐翻上去,大有窒息的模样。
  可她却一声都不吭,就这样由着傅言算掐着她,哪怕掐死她,她都不会求饶!
  慕笙想,这样死了也好。
  她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借着傅言算的手扳倒了傅婉和傅嘉乐,又害死了傅嘉宇和林安书。
  她将能收集到的资料都交给上面了,可傅言算背后有多少势力,她前世不知道,这辈子更没料到,他这么快就出来了。
  她真的很努力了,死了也好,一了百了。
  慕笙渐渐放弃了呼吸,可脖颈上的手突然松开,慕笙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硌的生疼。
  她因为缺氧大口的呼吸着,又猛烈的咳嗽着,像是要将灵魂都咳出来。
  傅言算蹲下神,慕笙这菜终于正视他的脸。
  他憔悴极了,眼窝有些凹陷,眼下乌青一片,下巴上的胡子积聚起来,沧桑又疲惫,全然没了前几天那副清冷高贵的模样。
  他身上还穿着慕笙送给他的那件衬衫,只是衬衫已经不像他出门应酬时那样笔挺,皱巴巴的,狼狈不堪。
  衬衫的袖子挽上去,露出线条分明的小臂,看着健壮有力。
  傅言算蹲下神,看着慕笙咳得惊天动地,如果是从前,他一定会心疼的将她抱起来,大喊着让肖寒去叫医生来。
  可现在,傅言算只是看着,直到慕笙平静下来。
  他才摸索着她的下巴,死死地扣住,慕笙吃痛的皱眉,傅言算全当没看见似的,微微靠近她,轻嗅她身上的味道。
  慕笙打了个寒颤,想往后退缩,傅言算却死死地扣着她,轻声说:“阿笙,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想不想嫁给我,重要吗?”
  他说:“我说结婚,那就要结婚,哪怕你死了,我娶一个尸体也要娶,明白吗?”
  慕笙扯着嘴角笑:“是吗?那我去死好了,你喜欢娶尸体,祝你和我的尸体,白头到老,早生贵子。”
  傅言算的眸色一寒,如同地狱的恶鬼,钳住她的脖子:“你在咒我的孩子?”
  慕笙忍不住笑出声:“你的孩子?傅言算,你没有孩子!我就是死,都不会给你生孩子的!”
  “住口!”傅言算怒喝。
  慕笙被吓得愣了一下,却也闭上了嘴。
  傅言算又毫不怜惜的将人拉起来,往枫园的方向走着。
  他说:“阿笙,你觉得结婚是什么?”
  慕笙也认真的回答他:“和你结婚吗?互相折磨,互相仇恨,到我老,到我死。”
  傅言算竟没生气,他说:“对啊,互相折磨。”
  慕笙一怔,懂了:“这就是你的计划吗?折磨我,报复我?”
  傅言算轻笑:“阿笙,你很快就会知道,什么叫折磨。”
  傅言算拉着慕笙走了整整一晚上,终于走回了枫园。
  他拉着慕笙走进去,枫园里安静的吓人。
  傅言算拖着慕笙上楼走进卧室,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个手铐,将她拷在了床头。
  慕笙一惊:“傅言算!你干什么!”
  傅言算冷笑:“阿笙,从今往后,你就待在枫园里,哪里都不许去了,乖乖的等我回来。”
  慕笙拽着手铐挣扎:“傅言算!你这个疯子!那我还要上厕所怎么办?”
  傅言算的嘴角染着嗜血的微笑:“那就上啊,关我屁事!”
  他“砰”的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任凭慕笙如何叫喊,都再无一声应对。
  那手铐比寻常的略长几公分,所以慕笙躺在床上,勉强还能安稳的睡一觉。
  左右她现在跑不了,也只能睡觉。
  一觉到了天亮,慕笙是被尿意憋醒的!
  她不安的蹭着床单,喊道:“傅言算!傅言算!”
  可别墅就像是个坟墓一般,根本没人搭理她。
  慕笙从床上下来,到床头柜翻找着,想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开手铐。
  只可惜,床头柜被清空了,什么都没有。
  她就这样憋着,一直憋到了九点多,小腹剧痛。
  可她实在忍不住了,尿液顺着大腿流了下来,滴在了地板上。
  她因为生理的满足而颤抖,可却因为心理的羞耻而哭泣。
  眼泪不停的往下掉,这一刻,她知道了什么叫报复,什么叫折磨。
  她像个残废,像个傻子,像个智障,像极了上辈子那个疯魔的无法自理的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小便失禁。
  慕笙扯过床单疯狂的擦拭着大腿,将大腿内侧那一大片都擦破了才停下。
  她回到床上,抱着膝盖坐在床头,无声的掉眼泪。
  卧室门突然被人推开,慕笙咬牙切齿:“傅言算,你……”
  可进来的不是傅言算,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大概跟她差不多大,画着精致的妆容,却穿着佣人的衣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