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捧杀 > 第123章 慕笙,你背叛了我

第123章 慕笙,你背叛了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go-->    慕笙直接了当的说傅言算是个孤儿,这本是大不敬的话。
  
      可言老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的说:“小丫头,为达目的,总要有个新的身份。”
  
      慕笙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说:“我不明白……”
  
      傅言算将人拉到身后,冷声说道:“你不需要明白。”
  
      言老笑着说道:“既然回来了,那就住一段时间吧,也陪陪我这个老头子。”
  
      他还没等傅言算说话,又说:“慕小姐和你一起住在这里,也好见见家里人。”
  
      言老转身说:“言青,走吧。”
  
      言青立刻上前扶着言老,低声提醒:“老爷子,这里……”
  
      言老笑着摆摆手:“这里自有言算招呼,他是言家的少爷,理当应酬,我老了,要早点休息。”
  
      “是。”
  
      言青扶着言老从后门离开了宴会厅,留下傅言算站在厅中。
  
      肖寒捧着吃的走回来,说“慕小姐,吃点东西吧。”
  
      慕笙正要接过来,可傅言算的手还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她不自在的咳了一声,将手抽了出来。
  
      傅言算的手心一空,看着慕笙接过肖寒手中的盘子,上面摆着几个精致的甜品。
  
      他没好气的说一句:“这些够谁吃的?”
  
      慕笙没听清他说什么,只看到傅言算伸手拿走了她手中的盘子。
  
      她有点急,正饿的难受,好不容易到手的吃的一口还没吃就被抢走了:“傅言算!你发什么疯啊!”
  
      傅言算拉着她走出宴会厅,将她推给肖寒,说:“送她回房间,让厨房做夜宵送过去。”
  
      “是。”
  
      “还有,你守在门口,我回去之前,不许离开。”
  
      “是,我明白。”
  
      肖寒带着慕笙往后面的独栋别墅走去,慕笙穿着高跟鞋,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问:“肖寒,所以傅言算是有家的对吧?”
  
      她想起刚才的场景,又说:“他有外公,还有这么大的家族,那他去傅家干什么?为了报仇?”
  
      慕笙一怔,说:“那他还去慕家……都是假的是吗?”
  
      肖寒咳了一声,说:“慕小姐,这些你还是问总裁吧。”
  
      慕笙也知道,没有傅言算的命令,肖寒大概也不会跟她说什么,便不再追问。
  
      回到房间,慕笙本想将自己原本那身休闲的衣服换上,可怎么也找不到了,八成是佣人拿走了。
  
      可她穿着礼服实在难受,这偌大的房间竟连一身居家服或是睡衣都没有!
  
      慕笙无奈的坐在沙发上,好在也就十几分钟后,佣人就将夜宵送过来了。
  
      十几个佣人端着银质的餐具依次走进来,将各式各样的菜品摆在餐桌上,这张空荡荡的餐桌瞬间摆满了美味佳肴。
  
      慕笙瞪着眼睛,看向肖寒:“你们家一向都是这么吃东西的?”
  
      肖寒说:“应该是,但是我和总裁有几年没有回来了。”
  
      慕笙点点头,看着桌上的美味,也顾不得形象了,抓起刀叉就享用起来。
  
      她扫荡了大半的食物,还喝了一杯香槟解腻,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吃饱了。”
  
      肖寒招呼佣人将东西撤下去,说:“那您休息吧,我在门口守着。”
  
      说是门口,肖寒实际上压根没有离开房间,而是拖了一把椅子坐在离距门口一米左右的地方。
  
      只是这房间大的吓人,所以肖寒离她的距离也够远。
  
      慕笙吃饱喝足,便开始犯困,她爬到床上,钻进被子里昏昏欲睡。
  
      也许是身上这身礼服过于拘束,慕笙始终没有睡熟,她心里还琢磨着,傅言算和肖寒到底在防着谁?
  
      这偌大的庄园,傅言算从回来之后就如临大敌,甚至让肖寒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慕笙有些恍惚,这简直像是新一轮的轮回,又回到了那种傅言算对她缄口不言,她一无所知的局面。
  
      傅言算推门进来的时候,慕笙立刻就醒了。
  
      她睁开眼睛坐起来,傅言算正跟肖寒说着什么,然后肖寒离开了房间。
  
      傅言算走到餐桌边,就着慕笙的水杯喝了半杯水,才将眼神挪到她身上:“不洗澡?”
  
      慕笙尴尬的说:“没有换洗的衣服。”
  
      傅言算一如既往的嘲讽:“那就别穿,你不是可以裹着浴巾走一天吗?”
  
      慕笙没好气的骂他:“有病!”
  
      傅言算将人拖到帷帐里的浴缸处:“去洗澡,臭死了。”
  
      慕笙甩开他:“傅言算,我在你面前洗澡?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傅言算轻蔑的笑:“慕笙,在枫园的时候,你又不是没有过出浴不穿衣服的勾引我,现在矜持什么?”
  
      慕笙被他嘲讽的脸色涨红,在枫园确实有那么一次,可那次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傅言算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件衬衫丢给她:“先换着,总不能穿着礼服睡觉。”
  
      慕笙早就不想穿这套礼服了,便接过了衬衫。
  
      傅言算起身走向浴室,说:“我没想看你洗澡,你不用这么贞洁烈女。”
  
      这房间虽然在中间摆了一个浴缸,可仍是有浴室的。
  
      听到浴室里的水声,慕笙才坐进浴缸里。
  
      她匆匆洗了一下便出来了,生怕傅言算洗好走出来的时候,她还在浴缸里。
  
      可傅言算像是掐着点出来似的,他走出来的时候,慕笙正将衬衣穿好。
  
      那光洁的背一闪而过,便被白衬衫遮住了。
  
      衬衫十分宽大,穿在慕笙的身上,严严实实的盖住了臀部,唯有两条修长白皙的腿暴露在空气中。
  
      听到身后的声音,慕笙急忙系好扣子,转身看他。
  
      傅言算与她一对视,呼吸不由更沉重起来。
  
      那刚被热气蒸腾过的小脸十分粉嫩,鬓边的碎发有些微微湿润,衬的那双湿漉漉的眸子更加纯良诱人。
  
      傅言算的喉结滚了滚,说:“睡觉,看什么?”
  
      他大步走到床边,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慕笙一愣:“傅言算,你要睡这里?”
  
      傅言算瞥了她一眼:“那不然?”
  
      慕笙张了张嘴:“可是这……”
  
      傅言算觉得有些好笑:“慕笙,没人告诉你吗?这是我的房间,我睡在这里,有什么问题?”
  
      慕笙瞪着眼睛,没想到自己一直是被安排在傅言算的房间里面。
  
      可如今这里只有一张床,傅言算已经躺上去了,自然没了她的位置。
  
      慕笙抬眼对上傅言算带着嘲讽的眸子,便明白了这男人的意思。
  
      她走到床边,抽走了一个柔软的枕头放在地毯上,然后躺了下来。
  
      傅言算一怔:“慕笙,你……”
  
      慕笙背对着他,冷声说:“傅言算,你大可不必每次都这样拐弯抹角,我早晚会习惯睡在你房间的地板上。”
  
      傅言算愣了许久,才晓得她原来是这样理解的。
  
      因为刚开始的愤怒和口不择言,慕笙便觉得已经摸透了他的心意。
  
      折腾了一天,慕笙睡得极快,恍惚间却觉得好像被人拥进怀中,躺在了柔软舒适的大床上。
  
      可她早上一睁眼,仍是在地毯上睡着,床上的男人早已没了踪影。
  
      慕笙自嘲的笑了笑,梦终究是梦。
  
      她起来去洗漱了一下,站在窗前活动了两下肩膀,这地毯还真是够软,睡了一晚上也没觉得腰酸背痛。
  
      楼下的佣人正打理着花园和远处的草坪,昨晚傅言算乘坐的私人飞机还在远处停着,毫不掩饰的炫耀着言家的财力。
  
      房门被人推开,慕笙回头看到了傅言算。
  
      他穿着铁灰色的上衣,多了几分休闲,却愈发显得高贵清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