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捧杀 > 第126章 大哥的玩具

第126章 大哥的玩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傅言算在房间里坐了大半天,直到天黑的时候,肖寒过来敲门。
  
      “总裁,是在房间吃饭,还是去前面跟老爷子吃?”
  
      傅言算手里捧着书,眼都没抬:“慕笙呢?”
  
      肖寒一怔,看了看房间:“慕小姐没跟您在一起吗?”
  
      傅言算猛地抬头:“你说什么?她不在楼下吗?”
  
      肖寒摇头:“不在啊,楼下没人。”
  
      傅言算立刻将书丢在一边,跑出了卧室。
  
      他站在二楼的栏杆边上往下看,下面空无一人。
  
      慕笙人呢?她不是应该在客厅坐着吗?他下午借口想喝杯茶的时候,佣人还说慕小姐就在楼下坐着!
  
      傅言算冷声说:“去找!”
  
      慕笙睁开眼睛的时候,不觉有些无奈,又是那样四肢绵软的感觉,难受的厉害。
  
      整个身体都轻飘飘的,但是脑袋却很沉,她勉勉强强坐起来,环顾四周,却没看出这是个什么地方。
  
      一个很大的房间,床诡异的放在了正中央,没有贴靠任何一面墙。
  
      门两侧的墙上做了到顶的架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
  
      慕笙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有破旧的机器人,有泄了气的皮球,看着都像是捡回来的,却如同珍宝一般摆在上面。
  
      架子下面做了一排柜子,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东西。
  
      言随迷晕了她,将她带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房间,到底要做什么?
  
      她的思绪刚刚停在这里,门就被人推开了。
  
      言随走了进来,他又换了一身白衣白裤,看着纤尘不染。
  
      慕笙一看到他,眼神立刻就变了:“言随,你想做什么?”
  
      言随咧着嘴笑,说:“我没说明白吗?我喜欢大哥的东西。”
  
      慕笙皱眉:“你们兄弟有什么恩怨是你们的事情,我不是他的东西!”
  
      言随笑呵呵的凑过来,捏着慕笙的下巴仔细的打量着,说:“你是。”
  
      “大哥从来没有这样护着一个东西,你是第一个,我很喜欢。”
  
      言随的眼神赤裸裸的,仿佛看着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块美味的肉。
  
      慕笙几乎觉得,下一秒他就要留着口水咬上来。
  
      然后,言随真的往前凑了凑,他的头埋在慕笙的发间,用力的嗅着。
  
      慕笙想要推开他,奈何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觉得一阵反胃。
  
      言随紧接着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大哥的东西,好香啊。”
  
      慕笙觉得自己背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正想出声,可言随却松开了她。
  
      他直勾勾的盯着慕笙,慕笙几乎觉得,自己马上就要遭遇不测了。
  
      然后,言随支着下巴,说:“慕笙,给我讲讲你和大哥的事情。”
  
      慕笙一愣:“你说什么?”
  
      言随一脸兴致盎然:“我想听听你和大哥的事情,讲给我听。”
  
      慕笙愣神半天,着实没想到是这个要求,她张了张嘴说:“怎么讲?从哪里讲?”
  
      言随说:“从刚开始啊,他是怎么潜伏到你家的?”
  
      慕笙微微一怔:“你说什么?潜伏?”
  
      言随笑着说:“对啊,整个言家都知道这个计划,你不知道吗?”
  
      慕笙仍陷在震惊之中,言随又说:“要不这样,你给我讲故事,我解答你的问题。”
  
      慕笙点点头:“好。”
  
      “那大哥是怎么潜伏到你家的?”
  
      慕笙舔了舔下唇,良久,揭开了那段尘封的记忆。
  
      慕博涛是个很迷信的人,比如买别墅的位置,家里的鱼养的数量……以及,财运。
  
      他每年都会去寺庙请大师解签,隔一年再去还愿。
  
      十年前的那一天,他去解签时,大师告诉他,他想要财运亨通,万事皆顺,需要添个男丁,还拟了个生辰八字给他。
  
      慕博涛派人去附近的福利院调查,找到了和八字符合的唯一一个人——傅言算。
  
      据说在福利院,他跟着院长的姓,叫张言,进了慕家之后才改了慕姓。
  
      已经17岁的傅言算就这样,成为了慕博涛的养子,用来镇住他的财运。
  
      可也确实如大师所说,慕博涛那一年的公司状况极好,他对傅言算的疼爱与日俱增,生怕怠慢了自己的福星。
  
      慕笙说:“我知道的就是这样,爸爸也没有仔细讲过。”
  
      言随听的津津有味,笑着说:“所以,大哥用一个迷信的生辰八字就进了你家?你们家人真够蠢的!”
  
      慕笙冷着脸,问:“你什么意思?你说解答我的问题的,刚才你说的那个什么整个言家都知道的计划,是什么?”
  
      言随摆摆手,说:“这个很简单啊,大哥的母亲因为傅家那个男人死了,大哥自然要报仇,但是言家不会插手国内的事情,所以全靠大哥自己,也算是对他继承家业的一种考验吧。”
  
      “恰好傅家和慕家是竞争对手,大哥先跟傅家老爷子亮了自己私生子的身份,为了证明自己有实力回到傅家,就选了慕家做跳板。”
  
      “扳倒慕家,一举两得啊,既如愿进入傅家报仇,又获得了言家的认可,就这样。”
  
      慕笙之前大约也在脑中拼凑过整个故事,可当这个故事从另一人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她才真正体会到那样的痛楚。
  
      利用父亲的爱,利用她的爱,利用整个慕家,最后只不过是个跳板而已。
  
      就如言随这样轻飘飘的说出,是个一举两得的事情。
  
      慕笙的心脏如针扎般痛着,那可笑的迷信,原来也是傅言算的计划,给了他父亲一个莫名其妙的八字,就这样顺理成章的进了慕家。
  
      言随拍拍她:“行了,别伤感了,人都死了,给我讲讲别的。”
  
      慕笙瞪着他:“有什么好讲的?不就是傅言算利用整个慕家的事情?”
  
      言随笑着说:“怎么会没得讲?我想听的是你和大哥在一起的故事,他利用慕家关我屁事,我大哥是言家的继承人,他能把所有人玩弄于掌心,这很正常。”
  
      他兴致勃勃的问:“说啊,你们怎么在一起的?”
  
      慕笙摇摇头:“没有,我们没有在一起。”
  
      言随皱着眉,说:“不是吧?我怎么听说你们俩感情深着呢?”
  
      慕笙嘲讽一笑:“你在搞笑吗?他害了我爸爸,我跟他能有什么感情?那样满腹心计的人在我家,你觉得他是来跟我谈恋爱的吗?”
  
      言随又换了个问题:“那你和我大哥拉过手吗?”
  
      慕笙一怔:“嗯。”
  
      “什么时候?”
  
      慕笙皱眉,这问题要怎么回答?她和傅言算不止一次牵过手,哪里还记得是什么时候?
  
      言随坐在床边看她:“说话啊,你们第一次牵手是什么时候?”
  
      慕笙垂了垂眼帘,说:“不记得了。”
  
      言随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猛地将她扯起来:“不记得了?你跟我大哥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记得了?”
  
      慕笙吃痛的喊了一声,双手挣扎去掰开他的手,想将自己的头发扯回来:“言随,你放开我!”
  
      言随紧紧的抓着她,厉声说道:“不记得了,那就想!”
  
      慕笙被扯得整个头后仰,头皮撕裂般的剧痛,耳边还有言随丧心病狂的喊声:“想出来了没有?想啊!”
  
      慕笙咬咬牙,说:“十四岁!十四岁!”
  
      “十四岁什么时候?”言随问。
  
      慕笙吃痛的抓着自己的发根,说:“十四岁,学校运动会!”
  
      她微微喘息着,回忆着当年的往事:“我参加长跑比赛,后半段跑不动了,是他牵着我的手跑完的。”
  
      言随抬手拍了拍慕笙的脸带,拍的啪啪响。
  
      他轻笑着说道:“牵手跑步啊,真是甜蜜啊!”
  
      然后,他猛地松开了慕笙的头发。
  
      慕笙顺着惯性后仰,因为身体发软,头重重的栽下去,撞在了床头。
  
      她觉得额头钻心的疼,抬手一摸,竟出了血。
  
      言随又将她扯过来,看着她额头的伤口,咂咂嘴说:“没事,死不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