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捧杀 > 第128章 爱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恨你

第128章 爱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恨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言随轻笑着说:“我把她杀了。”
  
      傅言算的瞳孔猛地一缩,震惊只是一瞬间,而后是几乎吞噬一切的怒火。
  
      他勾起一拳砸在言随的脸上,言随瞬间被打趴在地上,嘴角渗出血来。
  
      傅言算咬牙问:“慕笙在哪里!”
  
      言随趴在地上笑,说:“死了。”
  
      傅言算将他扯起来,说:“那尸体呢?尸体在哪里?!”
  
      言随咳了两声,血顺着他的嘴角往下流,他阴柔而俊美,如同落魄的小王子,凄凉的笑着。
  
      “尸体……丢到垃圾场了。”
  
      傅言算揪着他的衣领,说:“言随,我不想跟你打哑谜,我的人一直盯着你,你不可能将一个人运出庄园,我再问一遍,人在哪里?”
  
      言随似乎被傅言算打的有些头晕,他闭了闭眼,头却往傅言算的胸口靠过去。
  
      可傅言算往后撤了一步,看着言随躺在了草地上。
  
      言随抬眼看他,眼神像个被雨淋湿的小狗,他问:“大哥,不要慕笙不行吗?她不爱你。”
  
      傅言算的舌尖顶了顶腮帮,说:“肖寒。”
  
      “总裁?”
  
      “让人再去搜一遍言随的别墅,他别墅里有密室或暗道,尤其是卧室,仔细搜。”傅言算说。
  
      肖寒点头:“是。”
  
      他挥挥手,随身的一队人立刻涌向言随的别墅。
  
      傅言算则冷声说:“肖寒,把枪给我。”
  
      肖寒脸色一变:“总裁!这……这可是随少……”
  
      傅言算的眼神冷冽如刀,他漠然的看着地上趴着的言随,说:“我说过了,他再动慕笙一次,我会用枪,把枪给我!”
  
      肖寒知道,傅言算决定的事情很难改变。
  
      他犹豫着将腰上别着的手枪拿出来交给傅言算,黑洞洞的枪口直指言随的眉心。
  
      他冷声说:“我再问一遍,慕笙在哪里?”
  
      言随从草坪上爬起来,靠坐在车边,咳了两声,抬眼看着傅言算,问:“大哥,我对你也很好的,你为什么不疼我?”
  
      傅言算利落的上膛,手指已经触到了扳机,身后传来言老的喊声:“言算!住手!”
  
      言老在言青的搀扶下深一脚浅一脚的小跑过来,喊着:“言算!那是你亲弟弟!亲弟弟啊!你不能要他的命!”
  
      “砰!”枪声响彻庄园的夜空。
  
      言随的身子抖了抖,却没喊出声,他木木的转头,看着自己左边的肩膀血流如注,痛意瞬间席卷出声。
  
      少年眼中的光芒熄灭,寂静如a国的黑夜。
  
      傅言算将枪丢给肖寒,冷声说:“言随,有什么冲我来,你再碰她一下试试看。”
  
      此时,手下跑过来汇报:“大少,随少的床上有个机关。”
  
      傅言算立刻跑向别墅,背影没有一丝停留的意思。
  
      言随靠坐在车边,脸色苍白如纸,言老喊着:“言青,叫医生!快点!”
  
      言青立刻让人把言随抬走,找医生来给他取子弹。
  
      言老唉声叹气的骂:“你这个混球!你不要命了!”
  
      傅言算跑进言随的卧室,看着手下的人已经打开了床板,看到了一条黑暗的甬道。
  
      他接过手电筒,走了进去,肖寒紧随其后。
  
      他看见甬道尽头的一扇门,急着冲过去将门推开来,看到眼前的景象,呼吸都停了。
  
      大门正对着的这面墙上,慕笙被吊在铁架上,身上血迹斑斑,头无力的垂下去,不知道是昏迷还是已经死亡。
  
      肖寒跟进来的时候,只扫了一眼慕笙似乎没穿衣服,立刻便转过头去,说道:“总裁,需要我叫人来帮忙吗?”
  
      傅言算闭了一下猩红的眼眶,说:“让外面清场,去叫医生,女医生。”
  
      “是。”
  
      傅言算快步走到慕笙面前,抬起的手都抖了抖,他伸手去解铁链,触到慕笙冰冷的皮肤,压抑着痛楚叫她:“阿笙……”
  
      慕笙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傅言算的眼眸血红,她还活着……至少她还活着!
  
      他将人从铁架上解开,慕笙立刻软软的倒下去,傅言算将人抱起来,却不敢用力,生怕弄疼了她。
  
      这远比上一次老金将慕笙绑走时的伤痕多得多,也更深的多。
  
      慕笙的小脸毫无血色的苍白,胳膊上、腿上、腰身上、甚至手心都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旁边的床上染着血,一边的桌椅和地板也都是血,他只要看一眼,都觉得心仿佛被挖掉一块那样痛。
  
      他轻轻的将人抱起来往外走,说:“阿笙,没事了,没事了……”
  
      他不知道是在安慰慕笙,还是在安慰自己,只这样呢喃着。
  
      可怀中的人微微抖了一下,有气无力的声音传来:“傅言算……”
  
      傅言算立刻回应她:“我在。”
  
      慕笙已经虚弱到如此地步,却硬是扯着嘴角笑了:“其实……你不恨我,是吧?”
  
      这男人这样惊慌失措的表情,这样慌乱不堪的语气,分明和她被老金绑走时的反应一模一样。
  
      她庆幸自己此刻还醒着,看到了傅言算这样脆弱而无助的一面,也确认了一件事,他不恨她。
  
      傅言算的眼睛闭上,又睁开,良久,终于臣服于怀中的女孩。
  
      他轻声说:“爱都来不及,怎么舍得恨你。”
  
      慕笙想笑,可身上的伤实在痛的厉害。
  
      她说:“那太好了。”
  
      “言随说对了一件事……”
  
      傅言算一怔:“什么事?”
  
      慕笙似乎昏过去了,她沉默许久,呼吸声渐渐轻缓,又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和你之间……那十一年的逢场作戏……”
  
      “毁了我的家,害死了我爸爸,把我绑在身边,到如今看到的这一幕……你还满意自己的杰作吗?”
  
      傅言算的呼吸一滞,只觉得仿佛有一记重锤敲击在后脑,他的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他努力的,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可吸进去的如同一根根钢针,扎的他心肺溃烂。
  
      她高高在上如太阳般耀眼的人生,陨落在他的手中。
  
      到如今,被践踏到如此地步,是因为他。
  
      他对傅家的复仇很成功,对慕笙的伤害也没有一点含糊。
  
      他叫言算,机关算尽的这周密的十年计划中,唯一算漏的一点,是他爱上了自己复仇的跳板。
  
      他的脚步沉重的如同灌了铅,一步步的往外走,慕笙窝在他怀中,轻声说:“傅言算,我很喜欢一个词。”
  
      “是什么?”
  
      “捧杀。”她说。
  
      她轻轻的扯起嘴角笑了:“将一个人捧到最高处,让他自以为是我的真爱,我的神明,我唯一的救赎,然后……”
  
      她咳了两声,似乎心肺都跟着刺痛,说:“我再将你摔下来,你很痛吧?”
  
      傅言算木木的点头:“嗯,很痛。”
  
      慕笙轻轻的笑,傅言算抱着她眼看就要走出甬道,光亮近在眼前,他突然问:“阿笙,有没有一刻是真的?”
  
      慕笙怔愣了一下,闭上了眼睛,不去看男人紧绷的下颌,沙哑的声音传出:“没有。”
  
      “轰!”
  
      傅言算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坍塌了,他的五脏六腑仿佛被搅碎,痛的痉挛。
  
      慕笙闭着眼睛,眼泪无声的落下。
  
      那样美好而纯粹的人啊,十三岁那年站在楼梯上一眼万年的少年,我爱过你,可也永远不会再爱你了。
  
      往后余生,只有连绵恨意,才能为那个疼爱她的父亲,那个死去的孩子,稍稍赎罪罢了。
  
      傅言算抱着她走向光亮处,一步一步走出了别墅。
  
      他将慕笙送回房间,女医生已经在里面等着了,立刻为慕笙止血包扎,做了全身检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