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捧杀 > 第132章 爱而不得,孤独终老

第132章 爱而不得,孤独终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go-->    慕笙是打算在费城安定下来的,所以直接去找了房屋中介,很快就租下了一间公寓。
  
      她也有那么一瞬间的念头回到滨海,可那个城市没有丝毫让她留恋的地方了,回去也不过是给林曜和刘思雨几人徒增麻烦。
  
      慕笙将自己的行李放在公寓里,又在附近超市买了不少日用品将这里添置好。
  
      窗外落日西垂,暮色笼罩着这座城市,街边的灯光逐一亮起,慕笙想,她大概要学着重新开始生活了。
  
      入夜后,慕笙换了一条裙子,打车去了市中心的大厦,她特意在空中花园定了位置,想要去尝尝慕博涛曾经跟她说过的那家西餐,也想站在最高处看看这个城市。
  
      她踏上空中花园后坐在了靠窗的角落边,点了一份牛排,又让服务员开了一瓶红酒。
  
      外面华灯初上,高脚杯中的红酒在灯下熠熠生辉,慕笙喝得有些微醺了。
  
      她支着下巴,回忆在脑海中一页一页的翻过,她有时候都分不清,她到底是做了一场噩梦,还是真的死过一次又重生。
  
      就像现在,她忽的想起自己应该有个孩子,又猛地想起庄园中傅言算说要为她种玫瑰花。
  
      眼泪从眼角滑下来,慕笙抬手蹭了蹭,听见一阵笑声。
  
      她偏头看过去,一家人从包厢中说说笑笑的走出来,大约准备去买单离开。
  
      一个中年男人和女人,还有一对年轻的男女,像是父母带着儿女……
  
      慕笙皱了皱眉,又细细打量一番,觉得像是父母带着儿子和儿媳。
  
      因为在这个城市见到了华国面孔,慕笙难免多看了几眼,可在那个中年男人回头的一瞬间,慕笙瞬间怔住。
  
      那人……长得好像爸爸!
  
      慕笙可以忘记自己的一切,却忘不掉父亲的面孔,父亲去世一年了,她重生后连过去的照片都不敢翻,可那人长得……真的很像慕博涛!
  
      慕笙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回到了小时候,父亲就在眼前,她受尽委屈,理当躲进他怀中撒个娇。
  
      她眼眶通红,立刻起身想去追。
  
      可她喝得实在多了些,起身的时候没站稳,被桌子绊了一下,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她将桌子也带倒了,红酒撒了她一身,食物的残渣也黏在衣服上,显得她狼狈不堪。
  
      服务员听到声音,立刻跑过来扶起她,急着问:“小姐,你没事吧?要不要紧?”
  
      慕笙慌乱的推开服务员想去追人,可服务员硬是拉着她:“小姐,你的胳膊划伤了,我送你去医院吧!一切损失由我们来赔偿!”
  
      “让开!让开!”
  
      慕笙疯狂的推开眼前的服务员,拎着裙摆冲进了电梯,赶到了楼下,急着喊:“爸爸!爸爸!”
  
      可楼下早就没了那一家人的影子,大约已经买完单走了。
  
      慕笙跑到餐厅门口,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大街上都是金发碧眼,没有一个她熟悉的面孔。
  
      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觉得孤单,她只是一瞬间特别委屈,跌坐在地上,眼泪瞬间落下。
  
      是她认错了……
  
      爸爸死了,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
  
      慕笙打车去了医院,将胳膊上的伤口处理了一下,又回到了公寓。
  
      她明明喝了不少酒,又一直在赶路,疲惫的很,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慕笙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指尖在“十一”两个字上划过,眼泪簌簌而落,她立刻关了手机,扔在了一边。
  
      太孤单了。
  
      怎么会这么孤单?
  
      她第一次逃离傅言算的时候,一个人工作和生活的时候,都没有觉得这样孤单。
  
      大约那个时候,林曜偶尔会联系她,她总觉得自己是被牵挂着的。
  
      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在强迫她与过去告别,身体的每一根神经都在提醒她,她和傅言算再无可能。
  
      慕笙闭了闭眼,傅言算现在在做什么呢?
  
      大约也会和那位顾小姐一起散步,也会想着要为她种一片玫瑰。
  
      此刻,傅言算身在亚特兰城的酒店里,面色憔悴,双眸布满红血丝。
  
      他扯着领带,问:“怎么样了?”
  
      肖寒说道:“总裁,查了这几天所有航班的乘客名单,慕小姐买了去费城的机票。”
  
      傅言算拎起外套,大步往外走,说:“去费城。”
  
      肖寒顿了一下,说:“总裁,刚刚言家来过电话,说……”
  
      “说什么?”
  
      “言老昨天晚上突发心脏病,现在还在医院。”
  
      傅言算一怔:“你说什么?”
  
      他顿了顿,说:“是骗我的吧?我们走的时候外公还好好的。”
  
      肖寒低声说:“总裁,不大像是假的,是言青打的电话,这种事不好开玩笑的。”
  
      傅言算捏了捏拳,迟疑了一下,说:“你去费城继续找,我回家一趟,很快就赶过来。”
  
      “是。”
  
      两人分道扬镳,傅言算搭乘最近的航班回到a国,赶往言家庄园。
  
      到家的时候,言老果然不在家。
  
      言随撞见他回来,愣了一下:“大哥,你找到人了?”
  
      傅言算摇头,问:“外公呢?”
  
      言随说:“医院,一起去吗?我开车。”
  
      傅言算也顾不得这许多,跟着言随一起前往医院,沉声问:“我走的时候还好好地,怎么回事?”
  
      言随轻笑一声:“人老了呗,本来心脏就有问题,这几天我们在家没少闹事,他不大舒服吧。”
  
      “昨天晚上我妈可能跟他说了点什么,听着是吵了一架,半夜突然就发病了,要不是言青发现的及时,啧……”
  
      傅言算冷着脸,问:“好好地吵什么?”
  
      言随嗤笑一声:“能吵什么?这么些年了不就是外公逼她结婚生子的事情?现在锦叔回来了,我妈能安分?”
  
      傅言算瞥了他一眼:“那是你亲妈,好好说话。”
  
      言随呵呵一笑:“亲妈?哪亲?”
  
      两人到了医院,言老还在重症监护室躺着,顾锦和顾瑶都守在外面,却不见言玉贞。
  
      傅言算快步走过去,问:“外公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顾锦叹了口气,说:“就是说能做的都做了,能不能醒就看他自己了,年纪大了,没办法。”
  
      他看向傅言算,说:“言算,你外公病重,这家里需要有人主事,你……找人的事先缓缓吧。”
  
      傅言算捏了捏拳,却没说话。
  
      言老尚未将掌家的权力交给傅言算,可现在他突然病重,所有的事一下子都落在了傅言算的身上,他瞬间忙的不可开交。
  
      可又担心言老的病情,于是傅言算便在医院寸步不离的守着。
  
      顾瑶倒是十分有眼色,每天定时定点的来给傅言算送饭,将他换下的衣服带走,再给他带新的衣服换洗。
  
      傅言算忙的焦头烂额,说了她几次,可顾瑶只说,她是担心言老的病情。
  
      她不跟傅言算聊感情,也不说联姻,甚至都不怎么说话,只默默地来,坐一会再默默地走,傅言算竟找不到由头说她。
  
      此时,言家庄园,顾锦找到了言玉贞。
  
      言玉贞将一张账单交给了顾锦,说:“呐,慕笙的消费记录,查到她住在哪里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
  
      顾锦接过来看了看,问:“都是用那张银行卡消费的?”
  
      言玉贞点点头,又忍不住冷笑:“顾锦,加密她的银行卡,只有你能找到消费痕迹,只要你想找到人,就随时可以找到,肖寒被你抛出去的假象在费城溜得团团转,你将人算计成这样不脸红吗?”
  
      顾锦冷声说道:“我是为了言算好,那样的女人,怎么能娶进门?”
  
      他又沉声说:“言算是我教出来的,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肖寒在兜圈子,很快就会反应过来的,我要去一趟费城。”
  
      言玉贞点头:“去吧,机票都给你订好了,这边我拖着,言算不会离开老爷子一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