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捧杀 > 第140章 她没生过孩子

第140章 她没生过孩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二天一早,顾锦就回来了。
  准确的说,是被扔回来了的。
  早上换班的保镖在门口发现了顾锦,他的上衣不见了,满身伤痕被扔在了别墅门口。
  保镖立刻把人抬回来,随队一起来的言家惯用的医生第一时间给顾锦做了检查。
  是鞭伤,刀伤,甚至还有烙铁的伤,他被邹牧的人抓去,只一个晚上,险些连命都没了。
  傅言算看着医生帮他处理伤口,染红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眼眸猩红。
  林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别看了,医生说了都是皮外伤。”
  傅言算捏了捏拳,说:“锦叔这么多年,从来没受过这种折磨。”
  林曜叹了口气,说:“这也只能证明,邹牧的势力不容小觑,否则他不敢这样挑衅你。”
  傅言算冷声说道:“做禁品生意的,能是什么善茬?”
  林曜说道:“你去看看笙笙,她早上看着顾锦被抬进来的,现在一定吓坏了。”
  傅言算才终于挪动了脚步,回了主卧。
  慕笙缩在被窝里,只露出一双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睛,瑟缩着说:“阿言,他流了好多血。”
  傅言算点头:“嗯,我知道。”
  慕笙眨巴着眼睛看他,良久,磨磨蹭蹭的从被窝里爬出来,钻进了傅言算的怀里。
  她微微坐起来,双手捧着傅言算的脸,在他唇上“吧唧”亲了一口。
  傅言算一怔:“做什么?”
  慕笙又亲了一下,说:“阿言不开心。”
  傅言算愣了:“然后呢?”
  “然后我在哄你开心。”
  她这样说着,唇再次贴过来,覆在他的薄唇上。
  她贴着他,轻声说:“阿言,不要不开心。”
  傅言算的喉结滚了滚,抬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那晚的情景仍在眼前,他对她的气息念念不忘,此刻悲痛与愤怒加剧,让他不由自主想要更多。
  慕笙的心智仍停在学生时代,大约有些招架不住傅言算的攻势。
  她抬手在他胸口轻轻的推他,哼哼着叫他:“阿言……”
  傅言算将她抵在床上,欺身而来,抬眼间对上慕笙澄澈的双眸,大而有神,湿漉漉的像个无辜的小鹿。
  他无端的想起那晚在昏暗的光下,被他忽视的,一闪而过的空洞绝望的眼神,心中一痛。
  傅言算缓慢的起身,躺在了慕笙的身边,深呼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慕笙小心翼翼的凑过去,伏在他胸口,问:“怎么了?”
  傅言算的手理着她的长发,缓慢而轻柔,他说:“没事,只是在想,要对你好一点。”
  慕笙甜丝丝的笑:“你现在对我很好啊。”
  傅言算苦笑:“傻丫头,这哪里够?”
  慕笙眨眨眼,问:“那还要怎样才算好?”
  傅言算将她抱在怀中,吻了她的额头,轻声说:“我想,得先抓你去领结婚证,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住在你喜欢的房子里,我下班回家,你跑过来抱我,撒着娇说你想吃一碗泡面。”
  他闭了闭眼,轻声说:“阿笙,过去那些年没做到的,以后我们都要做到。”
  他大约看到了往后的生活,轻笑一声,说:“如果可以的话,再生个孩子,生两个吧……”
  他这样说着,慕笙在他怀中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傅言算转头看她,问:“怎么了?”
  慕笙的眼睛微微睁大,她摇摇头:“不生孩子。”
  傅言算一愣:“为什么?”
  慕笙张了张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只固执的重复着:“不生孩子,阿言,我不能生孩子。”
  傅言算皱眉看她,慕笙不像是平常相处的那副天真的模样,她眼中带着明显的恐惧,眼泪逐渐积蓄着,好像想起了什么悲痛的过往。
  傅言算坐起来,问:“阿笙,你想到什么了?嗯?”
  慕笙却拒绝了他的触碰,她往床头缩了缩,呢喃着:“不生孩子……我没有孩子,我没有……”
  傅言算有点急,慕笙的状态明显不对了,他伸手哦去拉她:“阿笙,好了,没事了,不生孩子,我们不要孩子!”
  可慕笙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她抱着头,拉扯着自己的头发,惊恐的尖叫着:“啊!孩子!没有孩子!啊!”
  她的尖叫声引来了林曜,林曜推门进来,问:“怎么了?笙笙怎么了?”
  傅言算控制着慕笙的手,免得她伤到自己,说:“去叫医生!”
  林曜匆匆忙忙将医生带上来,慕笙的情况太过突然,又带着自残的倾向,医生只能先给她推了一针镇定剂。
  药效发作后,慕笙昏睡在傅言算的怀中,小脸是纸一般的苍白,和刚才那个惊恐尖叫的精神病患者判若两人。
  傅言算将她放在床上安顿好,才和林曜走出去。
  林曜皱眉问道:“你跟她说孩子的事情了?”
  傅言算一怔,看向林曜:“你知道些什么?”
  他对慕笙这一次的发作毫无头绪,根本不知道慕笙到底为什么因为“孩子”这码事而失控。
  林曜看了他一眼,说:“之前在滨海的时候,有一次她在天上人间被老金算计了,给你打电话你在陪林安书,我去接的人,记得吗?”
  傅言算不悦的皱眉:“不用把我不在场说的这么详细。”
  林曜看着傅言算不爽的样子,竟觉得有几分开心。
  他笑着说:“就那次,我把笙笙带到南桥壹号,她意识不清醒,一直在说胡话,叫你的名字啊什么的。”
  “还说了什么?”
  林曜顿了顿,说:“她说,傅言算,把孩子还给我。”
  傅言算的眉心猛地一跳:“什么意思?什么孩子?”
  林曜耸耸肩:“我哪知道?我后来问她,你们俩之间是不是有过一个孩子,我以为你没跟我说实话,可她一口咬定说没有,她没生过孩子。”
  傅言算皱眉说道:“她当然没生过孩子,之前在滨海市,我从来都没有跟她……”
  他顿了顿,说:“她是个小姑娘,从来没有过男人,怎么可能有孩子?”
  林曜点点头:“是啊,所以我信了,她就是意识不清醒在说胡话,但是现在又是因为孩子失控,你觉得是说胡话吗?”
  傅言算和林曜都陷入了沉思,这简直是无中生有的一件事,慕笙有过孩子?怎么可能呢?
  可如果没有过,她为什么三番两次因为孩子的事情失控?
  林曜咳了一声,说:“她不是流落到天上人间过吗?你确定,她在你之前,没有跟别的男人……”
  傅言算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废话!”
  就算之前有过分开的时候,可费城那一晚已经说明了一切,他是慕笙的第一个。
  林曜揉了揉头发,说:“那就更想不通了。”
  他拍了拍傅言算的肩膀,说:“行了,肖寒还等着你布置任务呢,邹牧那边眼巴巴的等着你合作,总不能真的帮他运禁品去东南域吧?”
  傅言算长叹了一口气,又回房间查看了一下慕笙,确定她仍在熟睡,才走向书房。
  肖寒将资料递上,说道:“总裁,这是邹牧那边发来的,他要将货物从费城走山路车运到码头,再用游轮运到公海,改航线去东南域。”
  林曜凑过去看了一遍,说:“这些渠道他自己也走得通,拉我们干什么?”
  肖寒说道:“据说因为他去年的动作太频繁,邹氏的制药公司又崛起的太突然,已经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重视,他大概不大敢用自己手下的势力去做。”
  傅言算冷笑:“不止这个原因,他想拉言家下水,这一行进去了就别想轻易洗干净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