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钢铁森林 > 第43章

第4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关于周瑾在审讯过程中疑似手段不当一事,审查给出了最终结果——不存在严重违纪现象,仅全组通报批评。
  
  接到谭史明电话时,周瑾还没睡醒。
  
  从前一直高强度、不间断地工作,还没觉得有什么,这一松懈下来,积累的疲倦仿佛从骨头缝里慢慢渗出来,动不动就酸软得要命,连精神头都懒了。
  
  周瑾这天睡到快中午,从被子里钻出来头来,精神恹恹地去接谭史明的电话。
  
  他简单说了审查结果,通知周瑾下午就来重案组报到。
  
  周瑾一听,瞬间清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真的?”
  
  江寒声正好从浴室出来,看她醒了,笑眼亮亮的,貌似听到开心的事。
  
  重案组的接待室。
  
  谭史明抬头看了一眼沙发上坐着的男人,继续问周瑾:“江教授跟你在一起吗?”
  
  周瑾:“在。”
  
  “让他接个电话。”
  
  周瑾有些疑惑,朝江寒声的方向递过去手机,小声说:“我师父找你。”
  
  江寒声眉挑了挑,接过来,他应了一声:“谭队,我是江寒声。”
  
  那头一直安静,迟迟没有应答。
  
  江寒声:“喂?”
  
  “——小狗崽子,能耐啊,敢挂我电话了你!”从听筒里传出来一声气正腔圆、浑厚有力的怒吼,冲得江寒声眼皮一跳。
  
  周瑾将这声吼听得一清二楚,表情有些惊诧,因为就连江寒声的父亲,也从没像训孙子似的训过他。
  
  江寒声抿唇,闭了闭眼睛,半晌才无奈地喊了声:“老师。”
  
  “现在知道喊老师了。”
  
  坐在重案组办公室的这人正是王彭泽。
  
  他头发已经灰白,但抹着发胶,一丝不苟地捋向脑后,因此显得格外精神。
  
  相较于谭史明的严厉,姚卫海的沉稳,王彭泽身上倒有一股鲜见的不世故。
  
  他人往那里一坐,架起二郎腿,没有什么大排场。咬在嘴里的烟是自己卷得,就咬着,不见他抽。
  
  有人要来给他点上烟,他就嘿嘿笑两声,拒绝道:“戒着了,我就闻闻味。”
  
  谁敢想这么一个老头居然是省厅犯罪研究室的主任。
  
  江寒声得知自己的老师就在重案组办公室,问:“您怎么来了?”
  
  “有正事,见面再说。”王彭泽正经道,“……带上周瑾吧,我该见一见这孩子了。”
  
  江寒声看了眼床上的周瑾,答应:“好。”
  
  等他扣下电话,周瑾赶紧问:“是你老师,王主任?”
  
  江寒声点点头,“他来海州了,正好想见见你。”
  
  周瑾一下紧张起来,问:“那,那我要准备什么吗?”
  
  他们两个人的婚事是父母撮合,周瑾倒没怕过长辈这一关,不过听江寒声和王彭泽的对话,周瑾直觉他们两个关系很亲近,比江寒声和他父亲的关系要亲近很多。
  
  听得出,江寒声很敬重王彭泽。
  
  江寒声看出她紧张,心情倒愉悦,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说:“不用,老师人很好。”
  
  周瑾不太相信他的安抚:“我听见他骂你,小狗崽子?”
  
  江寒声解释:“……姑且当作一种昵称。”
  
  他长了张一本正经的脸,说起这种话来,便格外有趣。
  
  周瑾直乐,笑得江寒声更不好意思。
  
  他说:“不要笑了,好不好?”
  
  “不笑,不笑,小狗崽子——”周瑾小声揶揄他,见江寒声一挑眉,她搂住他的肩,往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见到你老师,拜托帮我多说几句好话。”
  
  她自然没想太多,也没多停留,跳下床去刷牙洗脸。
  
  只留江寒声一个人怔着,他屈起指骨,在脸颊的湿润处摩挲片刻,慢慢笑了起来。
  
  ……
  
  周瑾下午去重案组报到。
  
  办公室的人出去了一大半,一般这种情况,肯定是有新的案子,周瑾以为跟“8·17”有关,见到谭史明,首先问了问这件事。
  
  谭史明说:“是其他案子,命案。‘8·17’还在等进展,姚局全权负责,我也不好多问,不过姚局给出了意见,还是不想你直接参与行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