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钢铁森林 > 第63章

第63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双黑色长靴,随着口哨声,一步一步走了进来。
  
  江寒声目不能视物,但他知道回来的人是戚严。
  
  紧接着,有一个男生在呜呜地叫。他被堵住了嘴,发不出清晰的声音,只能拼命地呼救。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女孩子,也在恐惧地哭泣。
  
  突如其来的纷乱打破了仓库的宁静,他不再吹口哨,只剩下脚步声在江寒声耳边回荡,声音格外清晰,仿佛将那两人的呼救、哭泣都踩在脚下。
  
  “嘘——”戚严手指竖在唇上,说,“不要再吵了,这样很不安全。”
  
  那对情侣跪在地上,双手被反绑住,互相支撑着对方,在黑洞洞的枪口下瑟瑟发抖。
  
  他们撕心裂肺,戚严从容不迫,这种强烈的反差令人毛骨悚然。
  
  戚严抓到了新的人质?
  
  做出猜测后,江寒声迟钝地仰起头,喉结在苍白的皮肤下滚了一滚,咽得干痛。
  
  这是他被绑架的第三天,却是第一次觉得有些绝望。
  
  因为他没有能力再救任何人。
  
  咚、咚、咚——是头猛磕在坚硬地面上发出得声响。
  
  那个男生在向戚严磕头,尽力咬清楚字眼,一遍一遍求他饶命。
  
  看他这个可怜样,在旁的冯和狂笑不止,对戚严说:“戚少,这小子为他女朋友求情呢。”
  
  戚严正坐在垒起来的货箱上,把玩着手枪,没有搭理他。
  
  冯和说:“我们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转悠了快一个月,真快把我憋坏了。戚少,你看……”
  
  他用手枪指了指那女的。
  
  其他两个同伙看到冯和的暗示,暧昧地笑起来。其中一个人骂:“你他妈的是不是死了也忘不了干那事?”
  
  冯和腔调油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戚严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冯和将枪往后腰一别,抓住那女生的头发,把她往垒起来的货箱后面拖。
  
  女生尖叫起来,声嘶力竭地反抗、挣扎。
  
  江寒声耳朵嗡嗡作响,脑海里天旋地转,抿抿干裂的唇,说:“戚严。”
  
  他声音很低,却很有穿透力,硬是将满仓库刺耳的尖叫压了下去。
  
  戚严面无表情,抬起手,示意冯和停下。
  
  他身子往前一倾,感兴趣地注视着江寒声,说:“原来你会说话?”
  
  江寒声说:“别伤害、无辜的人。”
  
  他嗓子哑得厉害。
  
  一块砧板上的鱼肉有什么资格谈条件?冯和觉得江寒声的要求过于荒谬可笑,哈哈笑道:“我搞她,你能怎么样?”
  
  冯和没管他,下手继续拖拽那个女孩子。
  
  “砰!”
  
  突然的一枪,打在冯和脚下的地面。
  
  包括那女生在内,所有人顿时收住了声音。
  
  冯和脸色一变,等反应过来时,吓得心有余悸,背后冷汗转眼就下来了。
  
  “我……戚……”
  
  戚严用发烫的枪口抵上额头,掠了掠,光线透过枪身,在他眼窝处投下一小块冰冷的阴影。
  
  他沉声说:“我没让你动。”
  
  冯和陡然松了手,愣在原地不敢动。再大的性欲,也被这一枪吓萎了。
  
  戚严问:“你想救她,是吗?”
  
  “……”
  
  “也对,你们做警察的,总以为自己能救得了所有人。可实际上,你们谁也救不了。”他走过去,枪口抵上江寒声的后脑勺。
  
  没有任何反应。
  
  三天了,江寒声被毒品折磨得生不如死,也没有表现出来任何的崩溃与恐惧。
  
  这让戚严很不开心。
  
  他斜了斜枪,将手里这把枪的枪身细细看过,笑道:“江先生,给你一个机会,怎么样?我们来玩一场游戏。”
  
  戚严指使冯和过来,给江寒声松绑,又解掉蒙在他眼睛上的黑布。
  
  江寒声轻眯着眼,适应仓库里的光线。
  
  不远处,摆着一张用货箱拼接出的长方形桌子。冯和将原本放在上面的食盒拎走,将桌面迅速清理出来。
  
  有个匪徒推搡江寒声,喝道:“叫你过去!还会不会走路?!”
  
  江寒声有洁癖,嫌恶这里脏,更嫌恶眼前这些人。
  
  “别碰我。”
  
  江寒声眼中分明没有戾气,也没有凶狠,仅一点浅淡的锋利,可那个人却莫名其妙感到无形的压迫。
  
  他顿了顿,下意识看向戚严,等他发号施令。
  
  戚严摆手示意,让他们撤开。
  
  尽管已经精疲力尽,江寒声神色依旧坚定,他拖着发沉的双腿,走到戚严的对面。
  
  戚严拿出一把警用手枪,当着江寒声的面,一点一点拆卸开,零件就像碎片一样散落。
  
  拆卸完毕,他将另一把完整的手枪直接推向江寒声。
  
  江寒声反应还算敏锐,稳稳地按住。
  
  坚硬冰冷的手感有些陌生。
  
  江寒声的手腕在忍不住颤抖,不是因为害怕,是因为毒品侵蚀着他的身体机能。
  
  似乎正是这个原因,戚严一点也不害怕枪械落在江寒声手里。
  
  他游刃有余地说着:“我听电视上介绍,江先生还是公大毕业的高材生。熟悉枪吗?”
  
  江寒声问:“你想做什么?”
  
  “我们玩一场,就拿——”
  
  他像是一个即将开始游戏的孩子,兴奋得搓了搓手指,左右寻找着,指着一块长方形的锈迹斑斑的铁板,让人立起来。
  
  他继续说:“就拿这个当目标,把枪支零件组装上,然后朝它开上一枪,啪!……如果你能比我快,就算你赢。”
  
  他目光黑亮,承诺道:“你赢了,我就不动那个女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