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钢铁森林 > 第80章

第80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瑾向于亮出示了戚严的照片,请他辨认。
  
  可毕竟时隔近二十年,当年的戚严还是个十多岁的少年,相貌上肯定有很大的变化;而且这张照片只是行车记录仪拍下的影像,不算绝对的清晰,于亮不敢认。
  
  周瑾问他:“那你知道戚真在哪儿吗?她的儿子呢?”
  
  “我以为你们知道。”于亮说,“他们母子失踪很多年了。”
  
  周瑾问:“你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时间记不太清楚了,大概十多年前。”于亮对时间的记忆很模糊,不过他却深刻记得一件事,“不过我最后一次见真真是在医院,她当时因为割腕自杀,才……”
  
  江寒声挺了挺背,再次确认道:“割腕自杀?”
  
  于亮满脸愁苦,说:“对,自杀。她当时脸色很不好,跟我说自己忍受不了现在的生活,想早点结束这一切,我说为了孩子怎么也要坚持活下去,可她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就是很绝望。幸亏那时候有派出所的民警上门调查户籍的事,及时救了她……
  
  后来我再去医院看望真真,护士说她已经出院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于亮慢慢地垂下头,十指穿过自己的头发狠狠揪扯了两下,喃喃道:“我一直觉得真真还活着,或许就在怀光,这么多年,我有几次仿佛在某条街上看到过她。可那些又会不会是我的错觉?其实她早就死了。她当时真的很绝望,一直想死,要自杀,自杀……”
  
  江寒声看着于亮,看到他悔恨的神情。人无法对后悔的事做出任何补偿时,总是痛苦莫及的。
  
  江寒声任他沮丧片刻,直到于亮的心情舒缓了一点,才继续问道:“在你的印象中,戚真有没有穿过红色的衣服?裙子一类的。”
  
  于亮抬起发红的眼愣了一会儿,不知道江寒声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么奇怪问题,但他想了想,肯定地点了下头。
  
  “她喜欢红色。戚真在这一带……”于亮不太想说她做妓女,改口道,“她在这里工作的时候,有个花名叫‘红蔷薇’。她说自己穿上红色的时候,感觉像花一样盛开,不会枯萎。”
  
  于亮追忆着当年的戚真,然而周瑾的思绪全在案子上打转。
  
  她皱起了眉头,与江寒声对视一眼。
  
  两人心照不宣,都想起了这一系列凶杀案的被害者,所有女性死者的死因一样——腕部割伤。
  
  流血过多导致的死亡。
  
  因为案件一开始就被定性为他杀,死者腕部的致命伤很难让人联想到“自杀”这层含义。
  
  但江寒声现在可以肯定,戚严在作案过程中,不断布置出一个个充满仪式色彩的现场,其实就是他对母亲戚真割腕自杀场景的投射。
  
  戚严通过重现当日的情景,不断使自己回到那一个时刻,以此寻求某种心理上的安慰与解脱。
  
  可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导致戚真自杀的原因,导致戚严对自杀现场不断重演的原因……
  
  如果能弄明白背后的隐情,或许他就能从心理上完完全全把控住戚严这个人。
  
  鉴于于亮的配合,他们已经取得了不小的收获,能拿到戚真这个名字已经是意外之喜。
  
  临走前,于亮将他们送到门口,问:“你们如果找到戚真,或者她的家人,能不能告诉我一声?不用告诉我具体的信息,我就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如果她想回来,我一直等她。”
  
  周瑾注视了他一会儿。
  
  刚才进屋子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于亮不像已经组建家庭的男人,他是单身独居。
  
  他看上去已经四十多岁了,还对戚真念念不忘,至今未娶。
  
  下了楼,周瑾坐上副驾驶,感叹了一句:“孽缘啊。真有人愿意为了一个可能永远不回来的人等一辈子吗?”
  
  江寒声握了握方向盘,片刻,他伸手帮周瑾扣上安全带,若无其事地问她:“你愿意吗?”
  
  周瑾没想太多,笑了笑说:“我爸教过我,如果觉得坚持不住了,那就说明是时候了。”
  
  “什么时候?”
  
  “放下,往前走。”
  
  江寒声沉默着,没有回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