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召唤玩家后我成了兽王 > 128

12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片寂静里,兽神觉得他的jiojio被捏的有点痛。
  
  只是一点点啦。
  
  但是软软的肉垫本来就是很敏感的,哪怕就是多加一点点的力量,都会带来自己的肉垫垫被捏到痛的担忧。
  
  兽神咽了咽口水,从室内隐约透出的星月微光里看向何筱筱在黑暗中模糊不清的轮廓,他能感觉到,小祭司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
  
  何筱筱回过神来之后,转向兽神的第一句话就是:“黑了。大王子大概是出不来了,现在你的力量有多回来一点吗?”
  
  很遗憾的,没有。
  
  兽神摇了摇头:“这事并不是这样运作的。”
  
  他原本并不想把她卷入到他的神力事件里来,这对她并不公平。
  
  他给过她很多次机会,但每一次询问她是否要祷告祈求,她的回答都是不。
  
  有那么多的危机,那么多的机会,她都选择了拒绝。
  
  她对神无所求,神又岂会反过来需索她的付出?于兽神而言,这是他自己的战斗。
  
  但如今事情走到了这一步,他就算私心并不想把她卷入这一切纷争,似乎也不可能了。
  
  如今大王子已死,这可不是原先的精灵哨探那种一抓一大把的货色,也不是霸天那种虽然有王子的名号,但天性暴躁根本不得人心的家伙。大王子原本是内定的下一任兽王,就算在精灵王的算计中也是一颗相当重要的棋子。
  
  他这一死,纵然能够遮掩一时,也不可能一世悄无声息。
  
  所以到了现在,他不得不一五一十的说了实话。
  
  “在战场上,那时候兽人已经要输了。眼看着血流成河,害怕下一秒钟屠刀就落到自己的脖子上,祈愿的人实在太多了,在绝望和恐惧中,祈祷声响彻云霄。”兽神依旧清楚的记得那一天的情形。
  
  他原本只是如平常一般安眠,但脑子里嗡嗡作响的祈祷声汇聚成一片,吵得他想像以前一样忽略无视过去都不可能。
  
  声音太响太吵,吵的只想回去继续睡觉的兽神选择了在他当时看来最快速的解决方案:附身。
  
  “在那个时候,整个战场上最适合的对象就是那头大狮子了……”不得不承认,前任兽王虽然年纪大了,但比大王子更勇猛,更威武,更有战斗力,所以兽神在祈祷的人中,一眼就挑中了这头老狮子。
  
  他当时想的很简单:既然嗡嗡作响的祈祷者们想要的只是快速结束战斗,那他赶紧附身帮他们打赢不就行了?
  
  那头作为领袖的老狮子的力量是够的,虽然身上有几道伤口,论实力比不上他自己的身体又能飞又能跑又能打,但只要有他的战斗技巧和眼力,再加上附身能动用的神力,兽神并不觉得还会继续输下去。
  
  何筱筱听到这里已经感觉到匪夷所思了:“你的意思是,你是可以不回应的,你附身代打只是为了想赶紧回去睡觉?”更愚蠢的是,就看了一下敌我双方的战力情况,连当时到底是什么状况都没弄清楚?
  
  兽神不好意思的低头舔了舔自己的爪爪,把脑袋可怜巴巴的搁在了自己的前爪上,眨巴着眼睛不敢说话:他要是承认了,不用说了,在她这里就铁定直接被贴上“智障”两个字了。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这两个字就是她骂蠢货的意思。
  
  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当时只能说是舒服的日子过久了就开始不动脑子的智障,但她真把这个评价说出口的话,他就只能当场打滚卖萌闭嘴不说了。
  
  好在事情没到这个程度。
  
  何筱筱照顾了一下兽神所剩无几的自尊心和面子,在心里感慨了一句“兽人都不会动脑子,连神也不例外”,到底是没把自己的腹诽给说出口。
  
  兽神给自己找补了一下,给自己挽尊:“附身的时候我的神力是能够动用的,祷告的越虔诚,我能动用的力量就越完整,而以当时战场上的状况,我并没有想太多。”哦懂了,就是觉得自己一力降十会,看不起人家血肉之躯呗,一心只想着速战速决,结果就……翻船了?
  
  何筱筱和他对了一眼,再一次提醒了自己一下“兽人都是铁憨憨而且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强忍住了自己吐槽的想法挥挥手问道:“然后呢?”
  
  在兽神附身之后,一开始的时候的确很顺利,他很快的冲到了精灵王身边,只差一点点,就可以结束这场战斗。
  
  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短短片刻之后他就感觉到这具身体在快速的衰败,就好像他的进入在这具躯体上扎了一个巨大的洞,而那洞在往外无尽的流淌着力量,他每一下动作,都让这股水流的越来越快。
  
  在他附身之后,那些疯狂的呓语、喃喃的求祷却没有片刻停止,甚至也许是因为离他更近的关系,像是一根根针一样扎在他的灵魂深处。
  
  被附身的身体虽然不是他的,但这种精神污染式的攻击,却同样作用在了他的神躯上。
  
  然后他就听到了兽人的尖叫。
  
  周围的呓语尖锐疯狂又高亢,一时半会他甚至分不清哪些是模糊的背景哪些是真实的尖叫,直到周围围着他的兽人忽然像是割麦子一样的倒下,而他低头一看,看见自己附身的这具身体满手鲜血。
  
  兽人们在尖叫着躲开他,他们看着他的样子再无虔诚的崇拜,而是充满了恐惧和憎恶,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有人喊:“你们招来了邪神!附身的不是我们的神!他杀了我们自己人!”
  
  血肉烧灼一般的痛苦,抵不过那一瞬间敬拜的反噬。
  
  但他分明看见,周围那些死去的兽人身体里的血液沁满了地面,血线像是蛛网,最终汇聚成一线,被精灵族的母树尽数吸收。
  
  那血腥之物的红色隐隐连接着精灵王的双手,红色的另外一端绑在他附身的这头老狮子的手腕上,而他的神力随着周围的咒骂和憎恶被死死的压制在这幅躯壳里,动弹不能。
  
  意识渐渐开始模糊起来。
  
  眼前的视野在涣散,力量退缩回了躯体深处,被压制的彻彻底底。
  
  在意识到自己中了圈套的最后一刻,他忽然看到精灵王腰间有一物闪着隐约的光,上面似乎还残留着他曾经的气息。
  
  他用最后的力量将那个东西在打斗中挥落在地上。
  
  在看到兽人群里有一只一直在想方设法保命的狮子衔走了那块落在地上的东西的时候,随着渐渐模糊的思维,他陷入了沉睡。
  
  “等到再醒来的时候……”兽神无辜的眨着眼睛表示,“我就已经在你们这里啦。”
  
  “……”这种时候还卖萌?不是,人家是窃取了你的神力,不是什么大白菜和萝卜诶。
  
  然而兽神却只是慢吞吞的叹了口气:“反正都是睡觉,现在还有吃有喝,”大概是看到何筱筱的表情不太对,他忍不住眨眨眼睛笑起来,“不只是有吃有喝,而是特别好的吃喝,比我过去那么长的时间都好的多,真是因祸得福,祸福天定……”说着说着还沾沾自喜的得意起来。
  
  忍无可忍,何筱筱听到这句话终于“邦”一个栗子敲在了猫猫脑袋上:这叫什么话?他吃的喝的那点儿,不都是从她这里抠出来的吗?
  
  要不是看在他吃了还排一些金坷垃给植物增速效果不错,就凭着这货每天净知道只吃不干活偶尔卖萌,管他是不是神啊,她早就把他踹出去了。
  
  何筱筱也是很佩服自己,能从他的阐述里抓到重点,她顺着自己的思路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附身之后被压制在那个身体里的?”既然是附身,被附身者就算死了,又为什么会连他一起也凄凄惨惨的呢?
  
  “对,我仔细思考过,这种情况就只有一个可能,”兽神唉声叹息道,“那就是被附身的容器其实没有死啊。”
  
  何筱筱顿时毛骨悚然:被附身的容器没死?兽王没死?
  
  兽神继续猫猫叹气:“精灵母树的确有过这样的传闻,但激发这种力量,需要极多的献祭,光是当时死掉的兽人根本不够。而通过这种献祭最终活下来的人,也只是一具活死人。所以这个传闻,始终只是传闻罢了。”
  
  何筱筱很快得出了结论:“也就是说,只要烧掉容器,或者毁掉精灵母树,你被压制的力量就会回归,然后问题就解决了?”
  
  兽神无辜的和她对视一下,“喵”了一声甩甩尾巴,开开心心的点头表示:“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海豹鼓掌!小祭司太聪明啦!
  
  “邦!”何筱筱再一次一个栗子敲在他脑袋上。
  
  烧掉容器,也就是烧掉前任兽王---还是看上去也许还活着的前任兽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