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鬼王独宠腹黑嫡妃 > 第1394章 番外之居然跑了

第1394章 番外之居然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先喝杯茶吧,今年的新茶。”
  
      那人将茶递到了许族长面前。
  
      许族长接过来,大爷似的喝了,点了点头,“嗯,知府大人的茶果然是不错的。”
  
      李县令:“……”
  
      这个老头子居然在府衙还摆架子,真当自己是什么了。
  
      若不是他还有点用处。
  
      自己怎么可能担这么大风险,跟他一起欺骗鲁知府?
  
      然而,许族长喝完茶,吃完东西不多久,就觉得肚子不舒服。
  
      他以为自己被下了药,却发现大家还在喝茶吃东西,一点事都没有。
  
      便以为是自己多想了,问了茅厕的方向,便着急的要跑向茅厕。
  
      茅厕在后院。
  
      他还没找到地方,就听有人在喊,“去那边看看,千万不要让宁幻舞跑了,她若是跑了,大人的案子怎么审理,我们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都是你这个蠢货,居然打盹,让她抢了你的剑跑了。”
  
      “我也不知道她胆子这么大啊,之前见她柔柔弱弱的也不像是能做出这事啊。”
  
      “她那是急了,听说大人找不到证据,只能判她通奸,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们说你们瞎议论什么?”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赶紧找人吧,不知道她藏在了哪个角落里。”
  
      许族长看到几个捕快,正到处搜捕人,顿时脸色一变,吐了口唾沫骂道:“小贱人居然跑了,这可怎么着?”
  
      他正愣着的时候。
  
      忽然听到后面有声音。
  
      转头看去,便见宁幻舞披散着头发,手里提着剑冲着他砍了过来,“我杀了你,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活,老色鬼!”
  
      宁幻舞好像是被刺激疯了一样。
  
      以前柔弱的只知道躲闪。
  
      不想现在竟然有这等勇气。
  
      许族长慌忙躲开,只是年纪大了,手脚没有那么利落了。
  
      “宁幻舞,你不要乱来,你若是伤了我,你自己也活不成!”
  
      许族长气的怒喝,“还有,你若是敢乱来,你爹娘的坟地也保不住,我会将他们的尸体挖出来烧了,挫骨扬灰!”
  
      许族长以前就用这事威胁过宁幻舞。
  
      以前宁幻舞是多次退让,毕竟她一个孤女,无法抗争。
  
      但是现在的宁幻舞,却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我都已经被你逼的无路可走了,要死一起死,我杀了你,杀了你!”
  
      宁幻舞像是疯了一样,又挥起一剑砍向了许族长。
  
      她虽然瘦弱,可毕竟年轻,比许族长的脚步快些。
  
      许族长发疯了似的躲闪。
  
      却还是被宁幻舞一剑划破了胳膊。
  
      “啊!”
  
      许族长疼的大喊大叫,倒在地上,吓的都快尿裤子了。
  
      “杀了你,杀了你!”
  
      宁幻舞依然喊着,奋力的砍向他。
  
      只是脚下一滑,这一剑砍偏了,没能砍中。
  
      接着又是一剑砍了下去,这一剑伤了许族长的腿。
  
      许族长又是哀嚎一声,大叫道:“来人啊,来人啊,杀人了。”
  
      然而,他的大喊大叫,没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压根就没有人来救许族长。
  
      宁幻舞砍了好几剑,都没砍中。
  
      每次砍下去,许族长的心便咯噔一下,觉得自己要死了。
  
      每次都是这样,结果来来回回折腾好几次,都没死。
  
      这简直比死了还要折磨人。
  
      许族长年纪大,经不起折腾,一而再再而三,总算崩溃。
  
      “别,别砍了,宁姑娘别砍了。”
  
      许族长喘着粗气道:“千万别砍了,我不强迫你嫁给许瞎子便是,咱们的恩怨就此消除吧。”
  
      他这次是真的怕了。
  
      果然是横的怕不要命的。
  
      “就此消除?”
  
      宁幻舞冷冷一笑,“你说的容易,你故意陷害我通奸,毁了我的名声,你还故意诬陷我已经跟许瞎子定亲,这些都是能消除的吗,这些都是可以抹杀的吗?”
  
      说完,宁幻舞再次提起了剑。
  
      许族长吓的要跑,但膝盖上中了剑,根本没有办法跑,只能爬,一边爬一边道:“别,别杀,你通奸的事,的确是我让人做的,是族里的老六,那衣服是他的。”
  
      “至于你跟许瞎子定亲的事,我也可以让族人证明,这事是不是你的错,是许瞎子强迫,其实你跟许瞎子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幻舞啊,你就放过我吧,我老了,也活不了几年了,你就让我安稳的过完这最后几年吧。”
  
      许族长爬的太慢。
  
      宁幻舞两步便追上了。
  
      许族长只能苦苦哀求。
  
      “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让人将衣服放在我家中,还故意让许瞎子去送聘礼,还有那庚帖也是你故意找人伪造的是吧。”
  
      宁幻舞冷声质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