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妻子是一周目boss > 0188 姑娘与狸花 二合一

0188 姑娘与狸花 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长安带着云浅来到了他在暮雨峰的住处,一路上,云浅询问他方才究竟在想什么事情,但是徐长安哪里好意思将自己“好色”的心思摊给云浅看?
  
  所以他敷衍了一路。
  
  这让姑娘的心情有些起伏,说不上是不开心,只是心里痒痒的。
  
  云浅知晓徐长安是为了她心动,但是却不知道这心动是因为什么,无法参考、无法学习、无法记录……只能抬眼看着面前这个洋洋得意的坏人。
  
  “小姐,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徐长安看着银牙紧咬的云浅,面带几分无奈,问道:“我不与你说……心里会很难受?”
  
  “不是。”云浅摇摇头,手指点在心口上方:“这儿痒痒的,就好像……”
  
  “就好像?”
  
  “就好像方才你嘴唇蹭我的耳廓……”云浅用了一个很好的形容。
  
  徐长安:“……”
  
  有些尴尬的咳了一声,徐长安指着前面的院子,转移了话题。
  
  “小姐不是好奇我住的地方?前面就是了。”徐长安的语气颇有几分得意。
  
  他住在山脚下的小院子里,背山靠水,还有一个作为种植园的后院,因为有法术阻隔,所以院子中并没有很重的湿气。
  
  景色怡人、空气清新,又因为种植的果树逐渐成熟,所以靠近他的住所就能嗅到一股淡淡的香甜气息……
  
  都说独居男子的屋子不能给人看,会很乱,但是徐长安却打理的井井有条,所以他有理由得意。
  
  “嗯,我知晓你一个人住。”云浅注视着面前的院子,点头。
  
  “……”
  
  姑娘没有跟着夸赞两句院子好看,这让徐长安很快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兴致全无。
  
  “小姐,不觉得我这院墙附近的篱笆颇有一番风味吗?这可是我特意从百草园那边弄过来的……还有这门前两棵爻树,是执事殿特许移植的,可以镇风水、稳定灵力……”徐长安滔滔不绝和云浅解释自己对于庭院的布置。
  
  在这时候,他就像是一个对着女朋友炫耀对方不感兴趣的东西的男友。
  
  带着几分天真。
  
  因为徐长安知道云浅只是看起来不感兴趣,事实上,自己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一定都是听进去了的。
  
  “门前……”云浅依旧没有夸赞,她只是若有所思:“北桑城时,你便与我说过,若是觉得院子里空荡荡就种些自己喜欢的。”
  
  徐长安一愣:“小姐,你还记得呢。”
  
  “记得。”云浅点头:“若是知道你这样喜欢种东西,我早些就听你的。”
  
  徐长安让她种她所喜欢的,那不就等于没有说吗,她哪里有喜欢的植物。
  
  他要是早些告诉云浅具体的树名,云浅在北桑城的小院也不至于空荡荡的冷清。
  
  “你这样喜欢,那我也……要喜欢一些。”云浅点点头,随后想了一下自己在北苑的院子,说道:“北苑空空的,杏树应当不错?”
  
  “杏树?”徐长安眼角抽了一下:“为什么是杏树。”
  
  “果子的味道不错。”云浅解释道,徐长安有用杏果给她做点心、蜜饯,她很喜欢。
  
  “……我就知道。”徐长安有几分无奈:“我的小姐,杏树可不兴在你院子里种。”
  
  “为什么。”
  
  “不为什么。”徐长安悠长的叹息。
  
  云浅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水润的大眼睛眨了两下:“我知晓了,书上说春色正浓,情趣盎然,红杏出……”
  
  “停。”徐长安捂着脸:“别说出口。”
  
  从姑娘口中听见红杏出墙几个字,徐长安现在恨不得穿越回几年前,把那个兴致勃勃抄书练字的自己一刀给杀了。
  
  好好的仙子,被他给带成什么样子了都。
  
  “不过是几分寓意。”云浅莫名的有些高兴:“你怎么会在意这种虚假的事情。”
  
  先不说她是不是红杏,出墙……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在她的身上啊。
  
  哪怕她真的寂寞了,探出墙头那也是去偷窥徐长安的。
  
  “我也有在意的事情。”徐长安看着云浅似乎对于种杏树越来越感兴趣,心里咯噔一声,立马取出腰牌推开了自己庭院的大门,带着云浅走了进去。
  
  果然,徐长安的住处对于云姑娘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她左看看、右看看,内心开始盘算以后将这个院子当做宝物收起来的话,放在哪个地方合适。
  
  “小姐,这是我的房间,你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后院取几个果子。”徐长安说道。
  
  有给晚上李知白吃的,还有就是最后梳理一次养颜果的灵气,明日下山之前挑选最好的摘下,送给祝平娘做见面礼。
  
  这些可都要仔细准备才是。
  
  “你的房间……”云浅却没有允许徐长安离开,她摇摇头。
  
  这房间简单的过分,墙壁两侧的萤石相继闪烁,发出耀眼的白光,映出里面的光景。
  
  一个屏风,上面有着精致的镂空雕花,看起来是一朵飘逸的云彩。
  
  木质长剑悬挂在墙上,下方有一个崭新的蒲团。
  
  “我的房间怎么了。”徐长安不解。
  
  “这儿的布置……有些像是……”云浅蹙眉。
  
  “像是剑堂先生主楼屋子的布置是吧。”徐长安倒是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小姐,这儿就是我当初照着先生的房间复刻的,不过如今……”
  
  徐长安叹气。
  
  李知白的房间都因为招待云姑娘而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了。
  
  他真的一点都不客气,仗着对云浅的了解丝毫隐瞒都没有。
  
  一般的男人,自己房间是复刻其他女人房间的布置的……这话是能和妻子说的吗?
  
  “你这算是红杏出墙吗?”云浅忽然说道。
  
  “?”
  
  徐长安脑袋上飞起一个问号,他看着云浅一本正经的样子,一阵脑仁疼。
  
  咬牙。
  
  完了。
  
  云浅果然开始在意起“红杏出墙”的事情了,就如同她当初开始在意要个女儿的事情一样。
  
  徐长安哪里不知道,是因为他听见这个词时候紧张的表现激起了云浅的兴致,若是他之前表现的平静一点,现在姑娘估计早就把什么杏树给忘了。
  
  吸引云浅的不是红杏,而是他的反应。
  
  想明白这一点的徐长安此时就是后悔,十分后悔。
  
  “小姐,我可不是红杏,出哪门子的墙。”徐长安努力让自己的反应正常一些,千万不要在让云浅起了兴趣。
  
  “我随意说说的。”
  
  果然,徐长安开始好好回答她问题,不再避而不谈后,看不见徐长安“羞恼”模样的云浅正常了许多,她一手揽住徐长安的手臂,一手指着地上的蒲团:“这房间怎么没有床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