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 156.我愿称你为库尔提拉斯第一莽夫

156.我愿称你为库尔提拉斯第一莽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总攻已经发起,正义之士们已经接近了风暴熔炉的中下部,作为冲的最快的一群人,芬娜甚至都能听到下层传来的那股怪异的混杂着钢铁交鸣声的怒吼。
  
  “维库砍王”形态下的大老爹戴琳在下面也杀疯了。
  
  他已经砍死了驻守于此的“无眠密党”们,这会正在和恩佐斯派遣到风暴熔炉里的守关大将,虚空先驱单挑呢。
  
  而在风暴熔炉通往下层的隐秘小道中,低调到一直在“摸鱼划水”的戴琳的好战友吉恩突然“变身”,干脆利落的削掉两个克熙尔刺客的脑袋,这一幕惊变让他身旁的几个人齐刷刷的让开一步。
  
  尤其是正在维持施法的金剑夫人。
  
  她本人被这一幕离奇的变化弄的无所适从,看着吉恩那已经彻底化作狼人的狰狞面目,夫人嗖的一下闪现传送到女儿身旁。
  
  而用飞斧砍倒了最后一头无面袭击者的芬娜·金剑,也提着“乌索克的智慧”和相位壁垒,回身面对吉恩做出了一个盾牌格挡的动作。
  
  “喂,你是被那些虚空造物给咬了吗?”
  
  芬娜惊呼道:
  
  “它们还有这种能力吗?能把一个正常人变成狼人?不会吧?”
  
  吉恩本人倒是没有太多表示。
  
  他甚至没有理会身前四人的警惕狐疑,而是抬起头,如狼般突出的嘴巴前端的鼻孔轻动,那双灰色眼中缠绕的血丝以及他身上有些压制不住的野性气息,还有那嘴角一点一点呲出来的犬齿,着实让人心惊胆战。
  
  一秒之后,吉恩突然抬起左爪,将配件剑锋挥砍向身侧无人之处。
  
  “砰”的一声脆响,断裂的剑刃打着旋飞出去,正插在吉恩已被狼爪撕裂的脚部皮靴旁的血肉地面上。
  
  在他挥剑之地,提着月刃现身的布莱克做了个暂停的动作。
  
  臭海盗语气夸张的说:
  
  “唔,我尊贵又野性的吉恩陛下,在月夜之下化身狼人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自己现在充满了力量?”
  
  他肩膀上悬浮的魔法眼球上下转动,就像是审视打量,又开口问到:
  
  “我倒是很好奇,你是被哪头幸运的狼人咬的?还是说,你是在主动追求这种力量?是在亲眼见识到群狼的威严后,便以牺牲自我的行为来试图同化驾驭那些疯狂的狼人,让他们重新成为你的子民?
  
  你是真的打算成为群狼之王,看来你已经理解了我的‘苦心’,真是让人感觉到欣慰。但我还是要问一句,你确定是来帮忙的,不是来添乱的?
  
  我建议你稳着点,现在就退出去。
  
  狼人的理智问题本就让人头疼,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在恩佐斯的地盘里发疯。你们其他人也看着他点,虽然狼人诅咒不会传染给精灵...
  
  呃,我忘记了。”
  
  布莱克拍了拍脑门,如恍然大悟一般看向身旁的四个面色古怪的人。
  
  他意味深长的说:
  
  “狼人诅咒是可以传染给暗夜精灵的,最初的狼人就是卡多雷呢。至于奎尔多雷精灵被疯子狼人咬一口能不能免疫...
  
  我就不知道了。
  
  所以,祝你们好运,和狼人为伍的朋友们。”
  
  “你能不能说点好的!”
  
  芬娜很不舒服的活动着肩膀,尖叫着呵斥了一声。
  
  他以为布莱克只是在开一个让人厌恶的玩笑,但却没发现在布莱克的“提醒”下,金剑夫人和精灵剑圣寻晨者的表情同时变的警惕起来。
  
  这三言两语也被从后方赶来的月爪大德鲁伊听到,他眨了眨眼睛,回头对身旁摇着头的守望者娜萨说:
  
  “他说那话是在故意孤立那个叫吉恩的狼人国王,对吧?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吉恩是他的敌人,他不希望吉恩和其他人走的太近,从而形成敌对他的联盟,挑拨离间是可以理解的举动。
  
  布莱克非常擅长用语言在他人心中挑动这种不信任的因子。”
  
  娜萨低声解释到:
  
  “但眼下这情况,我却觉得他更有可能只是随口一说挑拨一下矛盾,究其原因或许只是觉得好玩,又或者是在挑衅吉恩让他愤怒,失去理智。
  
  总之,大德鲁伊,千万不要相信布莱克的任何一句话,也不要因为他和荒野半神维持着良好的关系就觉得他是我们的朋友。
  
  他不是任何人的朋友!
  
  谨记这一点。
  
  虽然我跟随在他身旁是迫于无奈而且时间不长,但我已经看穿了他的本质。
  
  这个海盗的狡猾和恶毒超出你的想象,他依靠自己精准的预言四处煽风点火,散布混乱和仇恨,始祖萨特萨维斯和他一比,都纯洁的如孩子一样。”
  
  守望者的这一番解释,让月爪大德鲁伊微微点头。
  
  但两人并未介入眼前布莱克和吉恩的交谈。
  
  在布莱克说完之后,就看到吉恩嗖的一声跳过去,如狼人捕猎的野性,双爪乱舞在空中带出残影,每一爪子都是奔着布莱克的要害挥砍,招招致命。
  
  但海盗在原地闪来闪去,每次都能轻巧的躲开吉恩的袭击,让暴怒的狼人看上去就像是在和自己的影子作战一样。
  
  吉恩在化身狼人后,脾气果然火爆的不像样。
  
  大骑士乌瑟尔急忙上前拉住愤怒的吉恩,也不怕疯子狼人回头给他一下。
  
  狼人诅咒目前还没有“特效药”,不管变身前多么儒雅随和,在化身狼人之后,可都是随时会失心疯的疯狗。
  
  不过大骑士的冒险安抚也是有道理的。
  
  眼下这总攻很顺利,眼看着就要打到邪恶之地的最后关隘了,即将取胜的时刻,可不能让自己人先内讧起来。
  
  所以,吉哥,算了算了,暂时都是自己人,先忍忍。
  
  而吉恩则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语气低沉的对眼前抱着双臂的臭海盗呵斥道:
  
  “你这万恶的海盗...若不是看在现在的情况确实紧急,我就算死在这里,也要杀了你!因为你的胡作非为已让我的人民饱受苦难。
  
  在祸乱了吉尔尼斯之后,你又跑来库尔提拉斯搞风搞雨。
  
  这都是你的错!”
  
  “喂,我虽然带着眼罩,但我觉得你才是真正眼瞎了,任何一个视力正常的人都该理解我是以‘拯救者’的姿态出现于此。
  
  你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于我身上,让我觉得你这个国王当的相当不称职。
  
  还是说,你觉得我一手将库尔提拉斯的黑暗之幕挑破,是在给你们找麻烦?你是牺牲了脑子换来了力量吗?吉恩。
  
  你真的觉得如果我不做这一切,风暴教会和恩佐斯就会老老实实的隐藏起来,和库尔提拉斯人民相敬如宾?
  
  出了事情不想着怎么解决,反而去怪挑破麻烦的‘敲钟人’,你这个想法还真是有意思呢,难怪吉尔尼斯乱成那样。”
  
  布莱克掏了掏耳朵,语气随意的说:
  
  “另外,你确定你拼了命就能杀我?看来有的人还真觉得自己能把诅咒化作力量,不过你隐瞒的倒是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