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柒夜女侠 > 第六十六章 此生一志终无悔

第六十六章 此生一志终无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瓜大娘曾说,十八年前的那些陈年往事还得由毛大师亲口说出较好。
  此时石洞里静悄悄的,那石榻上的人紧闭着眼睑不知想到了什么,其面孔十分狰狞,浑身都抽搐了起来。
  待他平心静气时,倏然睁开赤红的眼睛,长长地悲鸣一声,目光中透出一丝悲凉。
  毛大师终于开口道:“十八年前,我三十六岁,有妻邬玲,在这青泉山脚下安居乐业。却不想,仅凭一道圣旨,让一切物是人非。”
  在这深洞里待久了,不知外面的天光如何,只听到那道火墙又开始噼啪作响起来。
  毛大师说,他一出生就是个弃儿。亲生父母把他丢弃在燥热无比的青泉山脚下,本就没想让他活下去。幸得一家人相救,不仅让他吃饱穿暖,还教会了他铸器之术,他才能有日后的那些际遇。
  那家人姓邬。
  青泉山百户人家铸剑,其中以邬氏一脉的铸剑术最得名望;剑市上百家争鸣千剑夺光,其中打着邬家名号的摊位上尽出宝剑。
  毛大师就被收留在这样一户铸剑之家里,自小耳濡目染铸剑奇术,品鉴过上千把剑器,深受熏陶,还养成了其温厚沉稳的好品性。
  邬家家主十分喜爱和器重之,不仅对他倾囊相授铸剑术,亦做了毛大师日后的老丈。邬老独女邬玲,在毛大师进邬家门的第十六年,成为了他这生唯一的妻。
  二人喜结连理那一日,高堂上的邬老宣布了新任家主和邬氏铸剑术的第一传承人。
  此后的二十年,毛大师带领邬家众人铸造了千百把宝器流传于四方,这不仅成就了邬氏一脉的辉煌,亦让青泉山名声大震,连同着山下其余的百户人家全都兴旺了起来,一时间商贾豪绅、大侠剑客等人纷纷前来剑市求剑。
  可所谓,树大,招风。
  这一阵风竟招来了京城里的一道圣旨。
  圣旨上写得清清楚楚,新王要在青泉山雇用一批技艺高超的匠师为他铸造兵器。
  说是雇用,实际上就是强取豪夺。
  新王要人急切,第三日就把青泉山下百户人家的底摸了个清透。那些被迫入选的匠师们,技艺最高超的当属毛大师。
  然而那毛大师也正是最不愿意去皇宫的那一个。
  人们皆为毛大师性子温和,待人接物一向谦和有礼。却不想,对于心中之执念,他还有一份毁天灭地的强硬。
  毛大师低沉道:“我不愿进京,不愿屈服权贵,亦不愿为王室铸剑,这件事我第一个便说与阿玲听。圣旨当前,旁人颇有怨言却不敢违逆,唯我无惧,只求一人与我同心。”
  “可不想,阿玲她,与我所想的南辕北辙。”
  不难想到,毛大师虽然是邬家家主,但出生时便已被迫舍弃一层原生家族的枷锁,骨子里更崇尚自由些许,面对所爱之事与心中大义,他必然更无所畏惧地追寻。
  可是邬玲不同。
  她生于青泉山,是邬家的独女,自小便在父亲殷切的目光中长大。她的愿望,是看着邬氏一脉的铸剑师发扬光大,传承一代又一代。
  毛大师道,他与邬玲一同长大,一同研习铸剑之术,二人虽在同一屋檐下,却长成了截然相反的性子。
  邬玲性急,争取事事都要拔得头筹,而他却坚信事缓则圆,且在铸剑的火候上邬玲总稍欠他一分。
  青泉山下的铸剑师榜上毛大师排了第一,邬玲只落得了第二。
  成亲后,她才对此事稍有缓和。他们也因着大大小小事起了无数的争执。但也因是夫妻,最终各自礼让一步,相濡以沫了二十年。
  而这一回却是事关家族兴衰、事关生死的天大事。
  那日两人心平气和地坐下来,都极为冷静。
  邬玲先道:“你当真不愿去京城?”
  “你知我心中志向,我不愿屈服权贵,更不愿为王室铸剑。此生我为寻一位剑主,要打一把真正的好剑。”
  “你这是抗旨,你可知后果如何?”
  “不就是一死。”
  “你死,连带着我邬家上下全部株连。你可愿意?”
  毛大师静默。
  邬玲又道:“你可有想过,我怎么办?邬家怎么办?爹爹一生的心血邬氏一脉的铸剑术谁来传承?”
  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后,他轻叹出一口气,满面愁容道:“阿玲,这些我不是没想过。”
  那头的女子抿着唇,目光灼灼。
  “可你以为,我们进京城是为谁谋事?是为皇帝,是为天底下最有野心的人铸剑。只怕一进那华光楼就如同飞入鸟笼,抛却自由,一生禁锢。若是那大业所成,换来的却是一杯毒酒一根白绫,让你带着那些铸术秘密长埋地底。”
  “阿玲,你可有想过这些?进了京城,皇帝岂会让那秘术再公布于世?到那时,邬氏一脉的铸剑术才是真的无人传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