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与子同袍 > 第七章 没有回复

第七章 没有回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着一个新项目的上线,何均之今天开始忙不过来,渐渐力不从心。
  当他在电脑前坐过了午饭的点,看到备忘录里的一个电话号码,他才想起昨晚他亲妈让他跟这个电话上的姑娘联系一下,把人家修手机的钱给了。
  可他现在实在脱不开身,要知道程序员修bug的时候天王老子来了都不会理,除非来的人能帮他把这bug修了。
  可这不是他亲妈么,可比天王老子厉害多了,天王老子可以不理,她的吩咐可不能不执行。
  他一看通讯录里的郑鲤,想到周一对方的员工都上班,他今天会比较清闲,干脆把电话号发给了郑鲤。
  郑鲤看了一眼何均之发过来的短信也没多想就拨了出去,拨出去才想到发手机维修费就说明对方的手机可能刚坏不久,现在不一定接的到电话。
  出乎他的意料,对方竟然瞬间就接通了。
  莫名其妙的,他自己念叨了一句。
  但是电话能打通,不是已关机状态,说明对方应该在正常使用手机。
  “你好,请问你是谁?”
  “你好,你昨天帮忙不是手机坏了吗,你通过一下这个号码的好友,我给你发维修费。”
  郑鲤听出对面是个女的,声音有种阴沉沉的不善,敏锐地察觉到对面的情绪并不好,于是不想拖泥带水,赶快把人家的手机维修费补偿了算了。
  但是对方非但不领情,甚至对他出言嘲讽。
  “要不是昨天我是在女厕所里帮的忙,我就真信你了。”
  什么女厕所,郑鲤一脸蒙蔽。
  他只知道何均之要他给这个电话号码的主人打个修手机的钱,除了这个电话号码之外他连人家姓什么叫什么、是男是女一概不知。
  他刚张嘴准备解释,就听到手机那边那个姑娘滔滔不绝的指责。
  “……”
  “你这骗子用的理由真的挺新颖,我差点着了道呢。”
  “你可能对此有什么误会,我真的不是骗子。”
  他赶紧掐了对方的话头,想继续解释一下,可是话一出口自己都觉得自己强调不是骗子这句话说得太傻。
  在他停顿了一下的空当恰好被对方认为是做贼心虚,那边倒是伶牙俐齿地继续开始对他这个骗子进行指责。
  “对,你不是骗子,那些被一个电话搞得的破产跳楼的老人也不关你什么事,你们这些社会毒瘤良心早让狗吃了。”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了,你加一下我这个手机号,然后我把昨天的费用给你转过去。”
  郑鲤真的不想再管这事了。
  “然后怎么着,给我发个二维码,让我加你领钱,然后我一扫那个码,我的银行存款就全部不翼而飞了!你就是这么骗别人的吧?”
  “社会这么大,别再骗人了,女人没有想象中那么好骗!继续这么损小心将来做手术遇上地震。”
  电话一下子被挂断。
  郑鲤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他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他长这么大,在校是三好,入社是良民,从来还没有被人这么彻底得损过。
  可是一想这妹子的话语之间都透着一股子的怨愤,像是他狠狠得罪了对方,对方才搞出这么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语言对他进行羞辱。
  什么女厕所,做手术,不要欺骗女人的,信息量太大,稍微联系一下似乎解析出来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郑鲤并不认识那个女人,但是号码是何均之给的,何均之肯定是认识电话那边的妹子的。
  郑鲤不自觉地想到一些头条里的老旧段子。什么不良父亲混迹社会身陷锒铛,只留娇妻幼子给兄弟照顾,什么我兄弟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竟然是被他抛弃的前女友等等。
  总之都是些绿色健康、兄友弟恭、脍炙人口的故事。
  所以刚刚那个电话里语气不善的女人别是何均之的秘密的底下相好吧,关系处的说不清道不出的然后把无辜的他推出去当傻子吧。
  可不是嘛,只要一牵扯到他的沙雕堂兄何均之,任何事情就会变得不可控制,随意神转折。
  越想越是那么回事,什么给妹子打个修手机的钱,只怕根本不是要修手机,而是要修点别的什么东西。
  一想何均之最近的行踪就觉得形迹可疑,就觉得这事他真能干得出来。
  他连忙给何均之打过去,没想到对方连接也没接。
  这都已经不接电话害怕他问起来了,那下一步就要关掉手机,改掉手机号,把怀着包子的妹子撇给他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表弟。
  郑鲤再一次拨了何均之的电话。
  这下直接提示手机关机。
  他心想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了。
  郑鲤直接把电话打给了何均之的亲妈。
  “姨妈,出事了。”
  身为长辈最怕的就是从至亲嘴里说出的这三个字。
  “出什么事了?你妈怎么了?军志怎么了?还是你怎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