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与子同袍 > 第十九章 商人相轻

第十九章 商人相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何均之只好躲进了自己的小仓库,感叹世道艰难。
  在何均之撤走后,郑鲤的电话响了。
  他低头看了来电显示,感慨这几天真是多事之秋,万年不来慰问的人也来凑热闹让他更头疼。他按了接听。
  “最近还在弄你的店吗?”他亲爹的声音如此专断,对他说话的口气就像昨天他们一起吃过饭似的。
  “店还行,没死。”郑鲤烦躁得用手点着桌面。
  他听到对面轻轻哼了一声,意思颇为不屑。
  “那不是什么好营生,小女孩家的东西,玩玩就行了,早晚该把精力收回来。”亲爹对郑鲤发表着自己的高论。
  “早晚要收,那早也是收,晚也是收。”郑鲤回答道。
  所谓万事万物都有发展的过程,所有事物都有结束的那一天,有的一天就是极限,有的千年而不衰。
  反正早晚要收,那就晚一些收手,收他个三五十年的。
  “你别跟我玩弄这些字眼,我不吃这套。”郑爹在那边反应了一会,慢慢明白了郑鲤的意思。
  他是老,但不傻,也讨厌这些小辈在他面前花言巧语得糊弄人。
  “你姑家的独生女要结婚了,到时候你来。”看着跟自己跟郑鲤讨论生活近况讨论不出个所以然,郑爸直接说了要说的事。
  “好,日子定下来你说,我一定去。”郑鲤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立刻回答了对方,想立刻结束这个通话。
  郑爸显然也不想再继续这个通话,在得到郑鲤的肯定回复后,也立刻挂断了。
  郑鲤一个人坐了一会,去踢了何均之的门。
  “现在不出来你明早就给我搬走!”
  工具人何均之的门一下子被打开。
  “寄人篱下,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说得就是我。”何均之双眼暗淡,脚步虚浮。
  “老郑给我电话了。”
  “说什么?找你回府上吃香的喝辣的?”何均之继续说笑,他知道郑鲤他爹那边的情况,所以知道不可能。
  “他敢看不起我创业,他个倒爷出身的还敢看不起我这个正经做生意的。”郑鲤凉凉得说。
  怎么当年去了俄罗斯倒货的千千万,就没把这个万年祸害给倒到某个去往异国他乡的火车上,也不会再找个女的惹得他妈生气。
  祸害遗千年。
  何均之悲惨得笑笑没有说话,倒爷也好,老板也好,郑鲤在郑爸眼里再怎么没出息也是赚了个小洋楼的人了,现在这两个人无形中联合起来欺负真正的无产阶级何均之。
  正在每个月为月供省吃俭用寄人篱下的何均之表示:还房贷的人是真惨。(´ο`*)))唉!
  隔天张师傅来到了郑鲤的公司。
  郑鲤想要给张师傅一个单独的地方适应着,同时自己原本的店铺的业务也要根据新的定位慢慢调整。
  “其实活儿还是跟您以前那些差不多,只不过您得看看这些新版型,适应一下,完了业务起来了给您找几个打下手的。”郑鲤开了间房子的门,查看了电源和灯,亲自把人带了进来。
  张师傅不能完全算是他的员工,从小也是叔叔叫到大的,人还是自己的亲妈介绍来的,所以郑鲤为求礼貌事必躬亲。
  “昨天晚上打你电话想问问今天要带什么东西来着,不过打了半天都占线。”张师傅坐下后对郑鲤解释道。
  昨天晚上,可能就是他跟郑爸的电话,让张师傅的电话正巧赶上了,所以打不进来。
  “我爸的电话。”
  “你爸?好像是又结婚后有了一双儿女吧。”
  “……”
  对,有时候没良心的人下场反而不错,事业有成,生活美满,儿女双全。
  就这样他就算是有心回到人家的家里沾一沾富贵气,都显得名不正言不顺得,那里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郑鲤长久没有回答,张师傅也不好再说。
  这时候房间的门被碰碰敲响,郑鲤开了门,一个看着年轻的青年站在门外,人长得高高大大,脸上不说多英俊,但是非常有精神。
  “哥,咱爸叫我来的,堂姐的单身趴,你来不来。”
  尽管年轻人的嘴上问着他要不要来,可脸上明明确确写着,你可别来瞎掺和。
  这不情不愿的样子,看来确实是被老郑连吼带骂逼过来的。
  其实郑鲤别说认识姑妈的独生女,就连他姑妈什么时候结的婚都不知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