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穿书后我和男配互换了身体 > 第7章 012 智商有壁

第7章 012 智商有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明月想也不想,一头扎进湖里。
  
  正值春季,湖水不冰。
  
  青风观的香客听到落水呼叫声,蜂拥而至,七手八脚的将湖水中的两人捞上来。
  
  衣衫尽湿的李明月抱起溺水昏迷的江枫苑忙不迭的往一叶梧桐跑,走到偏房施救。
  
  “江枫苑。”李明月挤按他的心口,“你别把我的身子作死了,我可不想继承你的男配命。”
  
  皇家搅屎棍这个臭名她敬谢不敏。
  
  小说中江枫苑被人推入水中,被救起的他打残了尚书之子,两人开始龙争虎斗,从而牵扯出一道震惊朝野的贪墨案,男主破奇功被皇上重视,开始平步青云。
  
  破案后,江枫苑自然也讨不了好。
  
  双腿残废的他世子金册被收,地位一落千丈。
  
  从高高在上的端王世子,一夜之间变成人人喊打的纨绔庶民。
  
  正是知道江枫苑不会水,李明月才毫不犹豫的跳水救人。
  
  她一下水便看到水底藏着密密麻麻的怨灵和水鬼。
  
  这些怨灵是从宋玉月魄中跑出来的恶灵,它们忌惮李明月便缩极阴极寒之地躲藏。
  
  青风观乃极负盛名的道观,山中不乏驱邪驱鬼的禁制。
  
  宋玉被雷劈,张仪担忧天罚之后月魄里的怨灵反噬其主,加强了一叶梧桐的防御,门前这一汪湖是唯一能让这些怨灵栖身避难
  之所。
  
  江枫苑不跳,这些怨灵再过三五日便会被周围的法阵和禁制消融。
  
  江枫苑一跳,这些无主之魂闻到生人的气息蜂拥而至。
  
  对生的渴望本能的让怨灵抢夺他的驱壳。
  
  李明月跳下去救人的时候,便看见怨灵把江枫苑往水底拽,她眼疾手快的抓住即将沉底的江枫苑,抱着他浮出水面。
  
  上了岸,李明月看到江枫苑手里静静抓着一块果糖,脸顿时黑了。
  
  馋糖馋到跳湖,古往今来恐怕只有江枫苑一人。
  
  经一番抢救,江枫苑呛在喉咙的水终于吐了出来。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凝视担忧的李明月,脑袋一歪,沉沉睡去。
  
  “明月,明月。”闻讯而来的李太师闯进门,“江枫苑!明月若是出了事,我和你没完!”
  
  迂腐固执的李太师先入为主,把江枫苑跳湖联想为,孙女不堪受辱,跳湖已示清白。
  
  李明月累得精疲力竭,听到李太师的声音脑袋顿时两个大。
  
  她侧头瞄了眼没有好脸色的端王,无力道:“太师,他没事。”
  
  毕竟是血肉至亲,李太师终是担忧江枫苑的安危,他命人把江枫苑送回居士寮房,冷冷地剜了李明月一眼,忙跟上。
  
  李太师一走,端王才施施然开口,“李姑娘若是有三长两短......”
  
  李明月没好气道:“我和他冥婚父王满意否?”
  
  冥婚是不可能冥婚的。
  
  给江枫苑安排快速投胎通道她倒是很擅长。
  
  江枫苑的身体里不知道有什么奥秘。
  
  李明月刚下水,密密麻麻的冤魂,好似寒冰遇上光芒万丈的太阳,瞬间烟消云散。
  
  这具身体,天生辟邪。
  
  端王冷哼一声,他这次没有甩银鞭抽打李明月,反倒是理智的询问江枫苑因何落水。
  
  李明月冷静的将前因后果道来。
  
  端王自是不相信她的一面之词,又找来几个香客询问,然后让李明月回醒来的居士寮房面壁思过。
  
  折腾了一天,李明月身心俱疲,她挂心身体的安危,托张仪打听江枫苑的情况。
  
  她是一个人上山,身边没带侍女。
  
  江枫苑顶着她的身体,换衣服多有不便。
  
  晚上,张仪带来消息,“观中修行的女居士在照顾她,我来时她已经转醒,应该是没事了。”
  
  李明月道了一声谢,然后躺在榻上休息。
  
  岱岳山距京城五十里,山势险峻崎岖难行,端王连夜下山是不可能的。
  
  李太师更无可能,他走一段路都会停下来喘一喘,更不会晚间下山。
  
  想到明日一早自己就要踏进王府那个龙潭虎穴。
  
  李明月隐隐有些期待。
  
  王府再差劲,也比太师府好。
  
  有江枫苑的烂名声在,她不用忍受三天两头的骚扰和炫耀。
  
  晚间,端王带来的侍卫给李明月送来饭食。
  
  跟着进来的还有白天消失的齐湛。
  
  “哥,吃么。”
  
  李明月不清楚江枫苑和齐湛的相处模式,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大难临头了你还有闲心吃饭。”齐湛看见没心没肺的李明月就心烦,“王叔在青风观没打你骂你是给你面子,明日回到王府有你受的。”
  
  李明月手指一顿,“照你的意思,李明月挨的那一鞭是开胃菜?”
  
  暴力不可取!
  
  齐湛狐疑道:“被劈傻了?”
  
  什么开胃菜,这只是前奏。
  
  王府家教严苛,这顿鞭子是单独给她惩罚。
  
  端王实行连坐制。
  
  秉承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理念,家中一人犯错,全员受罚,不论男女老幼。
  
  李明月从齐湛质疑的目光中读出担忧,“没......”
  
  齐湛从善如流的坐下,“李太师,冠军侯,还以一个后起之秀杨升......江枫苑你这个蠢货都快把朝中难缠的人集齐了,想想回到王府怎么办吧。”
  
  还能怎么办?
  
  静观其变呗。
  
  李明月记得小说中,齐湛是唯一一个真心对江枫苑好的亲人,也是男主成为首辅的人最大阻力。
  
  男主推到齐湛扶持新帝上位后,江枫苑诅咒高逸全家暴毙。
  
  当晚,江枫苑惨死家中。
  
  带着主角光环的高逸也没讨到好处。
  
  江枫苑死的当晚,女主刚好在生产,差点因为雪崩而亡。
  
  李明月看着齐湛,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字:可信。
  
  “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李明月讪讪一笑,“李太师暂且不提,杨升是自讨苦吃。”
  
  李明月本想躲过天劫后处理杨升。
  
  江枫苑抢先一步送杨升出局,那一剑大快人心。
  
  像杨升这种歪心邪意,凭一张嘴搬弄是非的小人,就该用雷霆手段,以暴制暴。
  
  闻言,齐湛俊朗的脸阴沉下来,他冷声道:“住嘴!杨升再差也有功名在身,他身边有一个才智双全的高逸,文人的嘴,杀人的刀,你破罐子破摔就算了,可你想过之后的后果吗?”
  
  得罪杨升,就是得罪崛起的寒门势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