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听说你喜欢我 > 第373章 结局

第373章 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宁茴拉着宁遇的手在城里转了半天,终于找到了哥哥的家,可是敲了好一阵门,家里也没有人来开门。       “怎么不在家啊!”宁茴叹了一声偿。       不告而来自然是这样的结果。宁遇拿出手机给宁想打电话撄。       宁茴不知道宁想说了些什么,只听见宁遇不断“嗯、嗯、是、是……”       “在这等吧,大哥很快就回来。”宁遇收起手机,拉着宁茴去了小区花园的石凳子上坐着,“饿不饿?渴不渴?我去给你买吃的?”       宁茴摇摇头,只希望能快点见到哥哥。       好一会儿,才看见一辆出租车在他们附近停下,宁想从车上下来。       哥哥出现在宁茴视线里的瞬间,一股难言的濡热潮意便涌上心头,她跳起来,眼里再没有其他,只有哥哥,不顾一切地冲向哥哥。       莽撞、激动,以致在奔至他面前时差点摔倒,直接撞进了他怀里。       宁想张开怀抱,稳稳将她接住了,开口便是疼惜的一句“傻丫头”!       “哥!”再见宁想,宁茴又心酸又欢喜,抱着宁想的腰不撒手,依稀觉得哥哥好像瘦了不少,她手臂这么一圈都能明显感觉到了,“哥,你瘦了。”       她抬起头来,想仔细看看宁想的脸,这才发现,他脸色一点也不好。的确是瘦了许多,脸颊都凹进去了,脸色也青白发灰的,眼底更是浓浓的倦色。       她心疼极了,一定是在这边吃不好又辛苦,伸手摸着哥哥的脸颊,“哥,还是在家里好是不是?”       宁想垂下眼睑来,避开她的注视,微微一笑,“傻孩子,当然是家里最好。”       “那……”宁茴心里满满都是劝他回去的话,欲语还休的。       宁想却一笑,身后传来娟子的一句,“都上楼去坐着聊吧,太阳怪毒的。”       宁茴这才想起还有其他人,从宁想怀中出来,便看见站在宁想后的娟子和王一涵。       原来一涵姐姐陪着哥哥回来了啊……       她心中感慨,有种说不出来的意味,一来是觉得哥哥总算有人陪伴,挺好,二来却又有些莫名其妙地羡慕一涵,哥哥曾说,她有嫂子了,不再是他唯一的宝贝。她一直不以为意,现在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意义,哥哥不会永远在她身旁,陪在哥哥身边的人才是哥哥最爱的人。       娟子邀请他们兄妹俩上楼,给他们做了顿饭吃,算是热情地招待了他们。之后宁想便催促他们早点回去,别耽误了学习。       宁茴有些念念不舍,拉着宁想的袖子,“我们明天回去不行吗?你可以给我讲题,不会耽误的。”       湿漉漉的眼睛,怯怯的神情,鲜少在开朗的宁茴脸上出现,宁想的心里仿佛有只爪子在狠命地揉,揉得他又酸又痛,他何尝不想她留下,他更想一辈子把她留在身边……       一旁的王一涵都不忍心了,忍不住道,“宁想,那就让……”       “不行!”宁想沉着脸,“现在就回去,尽量早点,别让爸爸妈妈担心!”       宁茴还是觉得委屈的,她千里迢迢来看哥哥,可是哥哥好像一点都不稀罕她,就会催着她走!       虽然心里老大不情愿,但还是被宁想牵着下了楼,送她和宁遇回去。       “宁想,等等,我也去!”王一涵追着要下楼,一脸担忧。       “不用了!你在家休息吧!今天跟着我跑了大半天了!”宁想回头宽她的心,“放心吧。”       王一涵哪里能放心?可是拗不过宁想,只好叮嘱他有事一定打电话。       宁想笑笑,挥手示意她回去。       屋里,原本强笑着敷衍宁家双胞胎的娟子已经换上了满面愁容,王一涵亦然。       因为一直没有时间和宁想错开,两个女人也都戴了假面具,全身神经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状态,不敢丝毫松懈,不敢露出悲伤的情绪,此时宁想不在,两人都瘫软般跌坐下来,相视一眼,均是悲从心起,相顾泪眼,最后抱头大哭起来。       这是王一涵回来后第一回哭得这么放纵。       车站。       宁想送别宁遇和宁茴。       宁茴眼中泪珠盈盈欲滴,离别在即,终于忍不住,坠落下来。       一颗泪,轻盈晶透,却似万斤重,打在宁想心上,心被击得七零八落。       他抬起指,接住她腮边的那颗泪珠,指尖的湿润又刺又烫,终是没忍住,将宁茴拥进怀里,“豆豆……”再叫一次豆豆吧,最后一次……       “豆豆,别哭,你永远是哥哥最疼爱的豆豆,不会改变,哥哥不在身边的日子,要学着长大,要学会坚强、独立、勇敢,还要像从前那样,永远做一个快乐的豆豆。你不是喜欢画画吗?你知不知道,对哥哥来说,世界上最美丽的画就是豆豆的笑容。要记得,嗯?”       “嗯!”宁茴抱着宁想的腰,哭着用力点头,哥哥说,她还是他最疼爱的,不会改变啊!“哥哥,你也要保重自己,你都瘦了!”       “嗯。”       “哥哥,你要常常回来看我!”       “好。”       “那……那你什么时候来看我?”任性的小孩都是这样,不喜欢无望的等待,无论何事,定要有个定期。       宁想眼里闪过犹疑和悲伤,“等……等你考完,我就来看你,你考个好成绩送给哥哥当礼物,行吗?”       考完啊?宁茴一想,只有一个月多一点了,那还是很快的,她点头,“好,我还给哥哥送一份礼物,哥哥你一定会喜欢的!”       “好。”他的睫毛颤了颤,声音也有些发颤。       “爸爸妈妈还有奶奶也会想你的,哥哥,你也要记得,我们家永远都是你的家!”宁茴大人似的嘱咐他。       他笑了笑,心中温暖与酸楚纠缠,摸摸她的头,“当然,我姓宁。”       “嗯!对,你就是姓宁的!”宁茴对哥哥这个回答很是满意。       “对,我永远姓宁……”他的眼睛似乎看向了某个不知名的方向,末了,回神,把宁茴往内送,“走吧,早点进去。”说完,又从口袋里掏出钱包,只留了车费,剩下的钱都给了宁遇,“拿着路上花,好好照顾妹妹。”       “哥,我有……”宁遇推拒着。       “拿着!跟哥哥客气什么?”宁想把钱塞进他手里。       宁遇和宁茴走了,宁想一直盯着他们的背影,直到再也追踪不到,才一步一回头地出站,眉头也渐渐皱紧,痛苦袭来。       上了辆出租,马上报了家里地址,车才启动,他眼前便是一片黑暗,在司机一叠声的“喂,你怎样?怎样?”中,陷入了昏迷。       宁家。       宁茴在对着镜子练跳舞,宁遇走进来笑,“哟,还有时间跳舞啊,看来考试已经很有把握了!”       宁茴不服气地瞪了他一眼,说什么呢?这都只剩一个月了还没复习好?她高中三年,除了第一个学期懈怠了些,后来可是扎扎实实努力了很久的,虽然比不上宁遇傲视群雄,但在文科班她也是前几名!       “我要好好练习在毕业晚会上表演。”嗯,表演给哥哥看!哥哥说了,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画,那她要最美地开放一次,开放给哥哥看!       “你不去萧一一家补习吗?”今天可是补习的日子,对宁茴来说,风雨不动。       “去啊!马上去!”对了,到时候也可以叫一一哥哥也来看她跳舞!       宁茴练了一阵,重新换洗过就跟宁遇一起去萧家了。       而宁至谦房间里,阮流筝却在收拾东西。       “去哪?出差?”宁至谦难得休息,心中正有事和她说。       “没有,我想着去看看宁想。”她一边忙一边看了他一眼,“至谦,宁想这孩子,心事重,我总觉得他这番回去有点奇怪,甚至不合逻辑,他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她放下东西,转身对着他,语气悠长,“有件事我好像一直没跟你说。你知道宁想小时候为什么要跟娟子走吗?并不是他想跟亲妈一起,而是怕他自己成为拖油瓶拖累你。他幼儿园班上就有个小朋友说,她的后妈还是后爸来着,嫌弃她。宁想那时也担心我不跟你和好是因为他的关系。”       宁至谦怔住,片刻,手指自发间穿过,“想到一起去了,我也是在想,宁想的做法很奇怪,我还寻思着今天跟你商量这个事呢,正好休息,过去看看。”       “那就走吧,赶紧的。”阮流筝瞥了他一眼,“休息也不提前跟我说,我还准备一个人去呢!”       “我怕你忙,我打算一个人去……”宁至谦无奈地笑。       “你啊……”阮流筝也笑了。       忙啊!       他们的生活里,始终充斥着这个字。忙起来似乎时间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孩子大了,他们在一起快三十年了,夫妻俩一直不在一个医院,有时候好几天都见不到面,可是,彼此心里从来都是安定的,因为彼此都知道,不管对方身在哪里,他们都是彼此的安身所在,甚至,对方也是另一个自己。       想到这里,宁至谦又笑了笑,当初他在沙漠里对她说的那些话,给她的那些祝福,她如今可是一一实现了,数一数二的神外女教授,著书论文得到国际认可,当然,结婚、生孩子、幸福……       在医学界,她成了另一个他;在工作之外,她就是他,早和他融为一体。       “走吧。”阮流筝飞快地把他的东西又收拾了一番,看见他脸上怪异的笑容,瞪他,“傻笑什么?”       他没说话,只是拥住了她,唇在她脸颊上碰了碰。       随着彼此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夫妻之间也少了年轻时的热血而归于平淡,这种动不动腻在一起亲昵的动作少之又少,阮流筝一时还不适应了,不免再次瞪他,“老不正经!”       他笑出声来,提了行李,拥着她肩膀,“走。”       她一巴掌拍在他爪子上,“让孩子们看见多不好!”       “他们出去了!”宁至谦被她打得手背有些疼,又委屈又好笑,这反映也太大了些,虽然老了老了,但需要这么越老越端着吗?       此时尚在说笑的他们却不曾想到等待他们的是再也笑不出来的事情。       两夫妻赶到满洲里娟子家里的时候跟宁茴一样吃了闭门羹,打宁想和娟子的电话都没打通,两人正觉得奇怪,王一涵回来了。       “宁……宁叔叔……阮姨……”王一涵显然吓了一大跳。       “一涵?”宁至谦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王一涵。       “宁想呢?”阮流筝也觉得奇怪。       “他……宁想他……”王一涵被突然来到的访客震惊,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磕磕巴巴地找着理由,“他陪……陪……他妈妈散步去了……”       宁至谦和阮流筝都不傻,王一涵这样说出来的话谁也不会信的,低头,见她手里拿着一张片子,袋子上还有北京某医院的字样,顿时晴空霹雳般,被炸得有些缓不过神来。       宁至谦先反应过来,一把抢过王一涵手里的东西,因为紧张和害怕,手没拿住,袋子甚至掉到了地上。       有一瞬,他甚至不敢俯下身去捡……       还是阮流筝去捡了起来,双手也在颤抖,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好不容易才把片子从袋子里拿出来。       作为神外资深专家的他们,只一眼就看到了片子上脑部的异变。       哗啦一声,片子再度掉到地上……       “叔叔,阿姨……”王一涵看着两位长辈失控的模样,也失声痛哭起来。       宁想这个孩子不是阮流筝亲生,可是在她心里,从来视如己出,二十多年母子情,他早已和宁遇宁茴一样是她的骨、她的血、她的肉。而她也深知,宁至谦在这个孩子身上投入的不少,无论是心血还是感情,甚至可以说,宁想和他生活的前四年他又当爹又当妈,只怕比在宁遇和宁茴身上花费的精力还多,她尚且如此难过,真不知他心里是如何心如刀割的。       处事不变的医生的冷静此时早已飞至九霄云外,她抱着王一涵哭起来,“傻孩子!现在还瞒着我们!还不带我们去看他!”       “嗯……嗯……”王一涵呜咽着应道,转身领着两人去医院。       宁至谦从看见片子的那一刻起就没说过话,木木的样子,可是在下楼的时候,却一脚踩空,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阮流筝赶紧扶住他,眼泪更是肆虐起来。她知道,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有什么话都憋在心里不说,可内心的澎湃比谁都来得迅猛……       宁想早有了异状,瞒着所有人,也不在北雅检查,只去找了另一家医院做检查的匡默,让匡默给他悄悄做了检查,如果不是匡默跟她关系不错,如果不是匡默不小心跟她聊天时说漏了嘴,那宁想就真的全程一个人背负所有的病痛和痛苦,好在她知道了,既然知道了就不会让宁想一个人走这条路,不管这条路是已经到了尽头还是会有很长的时间继续走,她都要在宁想身边,哪怕不为她爱他的满腔真诚,只为她和他从小到大胜似兄妹的情谊,她也不能让他孤孤单单!       所以,她回来了。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宁想,哪怕只剩最后一天,我也要回来。你陪着我长大,我陪着你走完这一生,无论这一生是一天还是很多年。       医院里,宁想静静躺在床上,痛苦折腾了他一天,此刻稍微好了些。       宁至谦和阮流筝进来时便看见他满身是汗的模样,只一眼,阮流筝就哭了,捂住嘴,眼泪哗哗直流,又不敢发出声音,怕惊扰了宁想。       娟子端着水正打算给宁想擦汗,回头看见他俩来了,也是一惊,旋即淌下泪来。       轻微的声响,还是把宁想惊醒了,疲倦地睁开眼,看见门口站着的爸爸妈妈,一度以为自己在梦中,缓缓闭上眼,才又忽然觉醒,猛地睁开,果然是爸爸妈妈。       一个人撑了很久,再苦再难再无助,他也不曾表露过太多的脆弱,至少娟子和王一涵没有看见过他的脆弱,可是,就在这一刻,看见爸爸妈妈的这一刻,他所有坚强的外壳都崩塌,身体原本就疲惫无力,声音也好像卡在了喉咙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有眼泪,如决堤一般,无声地流淌,流淌不止。       这一路来,宁至谦和阮流筝都在想见到宁想要说是什么。比如质问他孩子,你为什么瞒着我们,比如,什么时候开始的,等等,可是真正到了这一刻,面对宁想的眼泪,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阮流筝耳边只回想着上次宁想抱着她时说的话:妈妈,抱抱成不成?抱抱就不疼了……       一时心痛如绞。这傻孩子啊,原来那时候他说的疼,并不是指脸上那些淤青疼啊!       “想想……”阮流筝哭着跑过去,轻轻抱住了他,心里有个声音在说,想想别怕,妈妈抱抱,抱抱就不疼了……       娟子这些日子以来也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和痛苦,眼见他俩来了,也如见了主心骨一般,这么久的压力累积起来的各种情绪崩溃,也在瞬间宣泄,当即跪在宁至谦面前,哭泣,“宁医生,求求你,救救孩子!二十四年前是你救了他!求你再救他一回吧!”       宁至谦牙关咬得铁紧,看向一旁,脸上肌肉颤抖得厉害,绯红的眼眶里,含着满满两泡泪。       “妈妈,爸爸,对不起……”床上的宁想发出轻微的声音。       “傻孩子!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阮流筝哭道。时代的发展,曾经攻克不了的医学难关渐渐一个个被攻破,可是,也会出现新的暂时无法攻克的新难题,他们夫妇一生投入在神经外科的研究中,却对宁想的现状没有根本治愈性手段。这个一生下来就被脑内疾病折磨的可怜孩子,为什么最终还要受这样的折磨?       “妈,别哭。”       “……”要她怎么不哭?犹记得初入北雅,因为朱雨晨哭得不能自已,是宁至谦给她上了一课,后来,她渐渐学会了在难过和同情面前用医生的职业冷静武装自己,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出更正确的判断和治疗,但如今躺在病床上的是她的肉啊,她怎么能再假装冷静?       “妈。”宁想一只手抱住妈妈,“不疼了,妈妈抱着就一点儿也不疼了,您别哭,还有,茴宝知道吗?”       阮流筝摇头。       “那别告诉她和宁遇,他们要考试了……要不,也别告诉奶奶……奶奶这么大年纪了……等我好了,我就回家……他们就什么也不知道……”       一番话,只让所有人更加难过……       而宁茴在忙着学习和跳舞,一心想着好好考试,好好跳舞,给哥哥送两份大礼。而宁至谦和阮流筝,坚持要将宁想接回北京,毕竟这边有更好的医疗条件。       娟子自然是支持的,宁想眼看爸爸妈妈已经知道,也没有再坚持了。       回到北京,住进北雅,便是再瞒不住的事情,于是越来越越多的人知道,只是双胞胎兄妹一直蒙在鼓里,不约而同地大家都瞒着他们。宁茴只当哥哥还在满洲里,隔三差五地给哥哥打电话,宁想不管多难受都会强撑着若无其事跟她聊天,鼓励她。在宁茴面前展现的,始终是一方晴天。       时间一天天过去,一个月的时间很短,对宁想以及他身边所有的人来说,日子更像泼水一般,所有人眼看着宁想一天天恶化下去,时间如流水这个比喻深深抓疼着他们的心。       临近高考的时候,宁想愈加不行了,却心心念念惦记着这件事,不知他是怎样数日子的,没有人跟他说,他却数得清清楚楚,考试前一天,他还喃喃问着,“明天考试吗?”       彼时,宁至谦夫妇、娟子和王一涵都在,听着也只是流着泪点头。       宁想手里握着手机,没给宁茴打电话,怕自己虚弱的声音暴露自己的秘密,于是发信息给宁茴,鼓励她,陪她说话。       宁茴一无所知,信心满满,回复的词句里,光看着都能感觉到她的快乐和阳光,宁想看着,唇角淡淡笑意。       考试那天,宁想看起来比平时稍稍好些,也有了些精神,躺着不停看时间,从清晨终于等到日落,他迫不及待地给宁茴信息。       他现在输入慢,比不得宁茴的速度,后来,宁茴这小家伙连自己打字速度都嫌弃了,一段一段的语音频频跳进宁想的手机。       “哥,我今天考得不错!选择题全会!你信不信?就一个是蒙的,还对了!”       “哥,明天见就考完了,你会回来了吗?”       “哥,我好久没看见你了,可想你了!”       “哥,你一定要早点回来,毕业晚会的时候我跳舞给你看!你快点回来呀!”       “……”       宁想听着所有的声音,满足地闭上眼,用尽力气,对着手机温柔而又坚定地回复了一条语音:好。       而后,手机从他手里松落下来……       豆豆,对不起,哥哥已经很努力地在坚持了,可是,还是没能坚持到看你跳舞的那天……       一时,病房里痛哭声不断,哭声中,门被撞开,嘶哑的呼喊穿透哭声,“宁想!”       来的人,是萧一一,还有萧伊庭和叶清禾。       因为萧伊庭在杭州也有公司,这两个月一直在杭州,而他们又是整个萧氏家族跟宁家最近的,宁家算是对外瞒着这个消息,没有谁刻意去宣说,亲朋好友知道的,也都是辗转无意听说,是以,他们竟然最后才知。       而萧一一自上次和宁想打一架之后便把自己封闭起来,刻意回避着宁家,更加不得而知,如今却是连最后一刻也没赶上。       一向冷静的他比上次和宁想打架时更混乱,痛哭流涕,“宁想,你个混蛋,你给我起来!”说好的一辈子的兄弟呢?       “宁想,对不起……”我们的兄弟之情从来没有变过,我只是以为,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和好,我真的以为,一辈子的兄弟是很长很长的时间……       遗像。       宁茴没有想到,那个大声答应她要看她跳舞的哥哥,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时会是一张照片,而且还是黑白照。       照片里的他,年轻,英俊,一双眼睛黑幽幽的,含着满满的温柔笑看着她。       这是哥哥的眼睛,没错,是她最熟悉的眼神。哥哥的黑瞳,深得没有底一般,总是这般看着她,她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       所以,这么温柔凝视她的哥哥,怎么会消失不见了呢?       一定不会!哥哥是在跟她玩小时候捉迷藏的游戏吧?躲在照片里了吗?哼,无论你躲在哪里我都要把你找出来!       她眼神恍惚地走到灵堂前,看着照片笑,哥哥,看我怎么把你揪出来。       她双手捧起了照片,紧紧地抱在胸口,还是笑,看,哥,我把你抓住了吧?你再也跑不了了!笑着,两行眼泪却悄然滑下……       阮流筝见她这样被吓着了,还从没见谁在灵堂上把遗像抱怀里不放的呢,想上前提醒她,被宁至谦拦住了。       宁至谦轻微摇头,“让她找个她的方式发泄下,家里不能再多病人了。”       得知消息的温宜当场就晕倒了,现在还躺在医院呢。       阮流筝眼睛肿肿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自那一刻起,宁茴就抱着遗像不放,从殡仪馆抱到了家里,然后就躲在自己房间里再也不出来,无论谁来劝解也没用,追悼会她没有参加,葬礼也没有去,只是抱着照片,守在家里。       宁遇曾来叫她,她尖锐地回嘴,哥哥好好的,你们把他放到小黑匣子里干嘛?       宁遇心如刀绞,也不再去追悼会和葬礼,怕她出事,在家里守着她。他相信大哥会赞同他这么做,因为他答应大哥的,要好好照顾妹妹。       可是,宁茴总把自己锁房间里不吃不喝也不行啊!       在所有人拿宁茴束手无策的时候,宁遇想起了一个人——萧一一。       他知道,妹妹喜欢萧一一,也许,能取代哥哥劝服妹妹的人只有他了!       于是宁遇打电话向萧一一求助,萧一一自然是立即就赶到了萧家,然而无论他怎么敲宁茴的房门,无论他怎么说自己是一一哥哥,请她开门,宁茴都没有给予回应。       萧一一也无可奈何了。       温柔攻势不管用,宁遇忧心如焚,最终直接砸掉了门锁,破门而入,对着宁茴咆哮,“你这是在干什么?你以为你不吃不喝不开心哥哥就真的会回来吗?你又想玩这套把戏吗?你忘你怎么答应我的?不管大哥做怎样的决定你都不让大哥难过不让他担心,可你现在呢?为什么还这么任性?”       宁茴终于抬头看宁遇了,只是两眼始终无神。       宁遇一把抓住她胳膊,“还有,你答应过大哥,要做一个坚强独立勇敢的人,要永远快快乐乐的,大哥最喜欢的是你的笑容,你要天天笑,你还要跳舞给大哥看,你忘了吗?都忘了吗?”       宁茴茫然看着他,良久,嘴唇嚅动,“我没有忘……”       宁遇松了口气,肯说话就好了,能应声就好了……       宁茴开始乖乖吃饭,开始疯了般跳舞。       毕业晚会那天,宁茴再舞台上的表现是她这么多年跳得最棒的一次。一个欢快的舞蹈,她表情丰富而美好,笑容如春暖花开。       家人都来看她跳舞,甚至包括萧一一和王一涵。       全场为她掌声雷动,她站在舞台正中,谢幕,也敛了笑容,恢复了她的冰冷和木然。       没有等任何人,她离开舞台,离开礼堂,准备独自回家,却发现家人都在等她。       她顿了顿脚步准备上车,猛然发现哥哥的照片不见了。       她这次表演,是把哥哥的照片带在身上的,跳完换掉衣服后,照片居然不在舞蹈服里了,她立即回后台去找。       后台的人也都走完了,一片凌乱。她钻进换衣间里,在一堆演出服里翻找,好一会儿才找到,却听得外面传来熟悉的说话声。       “你也来找茴宝?”这是王一涵。       “是啊,丫头今天跳得好,但我总觉得她最近绷得太紧了,我们当哥哥姐姐的也该开导开导她,多陪陪她。”这是萧一一。       王一涵叹息,“看来她已经走了,小丫头近来谁都不亲近。”       “是啊。”萧一一声音里也是深深的担忧。       “对了。”王一涵发出悉悉索索开包的声音,“这个给你,宁想要我转交的。”       “什么?”萧一一接过来一看,是一幅画,他和宁茴手牵手走在他家附近的小道上,宁茴还在吃着东西。这是谁画的?宁想还是宁茴?可只有宁茴学画画啊!“这个……”他不懂何意。       王一涵苦笑,“小丫头的心事,你没看懂?宁想这是托付的意思了。”       “托付?”萧一一皱眉。       “我实话对你说了吧,宁想喜欢的人从来不是我,他自始至终,爱的人只有茴宝一个。可是,茴宝这小丫头心里有你,宁想的意思,是让我转告你,如果你能陪茴宝走下去,就请你一直这样牵着她的手,好好呵护她,如果你不能,也拜托你不要伤害她。”       换衣间里,宁茴手里的照片掉落在地,耳边只回荡着一句话:他自始至终,爱的人只有茴宝一个……他自始至终,爱的人只有茴宝一个……       眼泪,带着体温,滚烫如沸,奔流而下……       耳边再度响起的是宁想的声音:你永远是哥哥最疼爱的豆豆,哥哥不在身边的日子,要学着长大,要学会坚强、独立、勇敢,还要像从前那样,做个快乐的姑娘,要记得,嗯?       她捂住脸,泪水无声地从指缝中溢出来。       宁茴高考成绩相当不错,但是她却放弃了国内的学校,毅然选择了出国。       阮流筝并不赞成,刚刚失去儿子,女儿又要远行,她放不下,最重要的是,女儿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一个人去国外,怎么独立生活?她怕女儿这是因为哥哥去世而一时意气用事,她更希望女儿在国内读完本科,然后出国读研。       可是宁茴这倔强的性子,决定了的事业难以改变,最后宁至谦服了软,同意她出国,同时也帮她说服了阮流筝,答应妻子会安排妥当。       于是宁茴走了,简简单单的一只行李箱,只装了她当季的衣服,其它的,阮流筝和温宜为她准备的一大包都没带走,而她在整个高中阶段画的那些画,全留在那个画夹里,后来,某次温宜和保姆整理屋子,将那只画夹连同她不要了的旧书习作全部处理掉了。       送走宁茴后,阮流筝觉得整个房子都空了不少,每天一回来都会想起这俩孩子在家时的情形,心里的悲痛长久都不得缓释。她甚至不敢把这种感觉跟宁至谦说,怕勾起宁至谦的痛,让两个人都痛不勘言。       某天下班回来已是深夜,宁至谦不在房间,她诧异地四处寻,结果打开书房门的时候,发现他坐在那里,桌上放着一幅画,纸张非常陈旧了,但画笔和色彩还算清晰。画上画着太阳、草地、小花儿,尽是孩子眼里最美丽的颜色,画里的男人穿着白大褂,胸前的胸牌上写着主任医师宁至谦,宁至谦三个字一个字比一个字写得大,最后一个谦字被挤得没地方摆,写到胸牌外面去了。男人牵着个小男孩,男孩也穿着件小白大褂,胸牌上写着宁想。男孩另一只手则牵着个女子,也穿着白衣服,胸牌上写着阮流筝……       耳边响起孩子格格的笑声和脆生生的呼喊:妈妈!妈妈!您是我妈妈吗?       她走上前,将画捧起来贴在胸口,眼前的男人满眼通红,而她,眼泪亦一涌而上。       “妈妈,想想爱您!”       “妈妈,想想会想您的!”       “妈妈,抱抱成不成?抱抱就不疼了!”       “妈妈,想想一定会回来的!”       她从没有问宁想为什么叫想想,也没有必要问,对她而言,宁想只是她的想想,她的宝贝疙瘩蛋,永远都是。(完)       ---题外话---亲亲,这本书全部完结了哦。吉祥在网文圈子里摸爬滚打八年了,大概是年纪大了,体力精力越来越跟不上网文的更新速度,所以让亲们在追文的过程中吃苦了,真的很抱歉,也谢谢你们一直陪着我走到最后,可是现在,不得不跟你们说再见了,这篇之后吉祥会停下来,也许以后会再见,也许……不管怎样,一切随缘吧,很感谢缘分让我和你相遇,爱你们。本书出版实体书预计会在12月左右上市,网络连载到此结束,至于宁茴的后续会在实体书里有独家番外补充,关心的亲可以关注吉祥微博或者微信公众号(吉祥夜书吧),届时会在微博微信q群有上市通知,以后吉祥的动向和时不时的小番外剧场也会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发布,谢谢大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