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星际修真在道宋 > 第九十章 仙界、上界、天庭

第九十章 仙界、上界、天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03号柴周位面。
  
  如今的是武平10年,当今天子是柴守,人称武平帝。
  
  开封城,封丘门城楼。
  
  一轮如同圆盘的明月,高高挂在天空中,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
  
  有两个绝世侠客,正站在城楼屋顶,隔空对峙。
  
  “你觉得,是剑尊堡的堡主武敌狂强,还是赵氏盘龙棍的当代传人赵铁心胜?”
  
  “剑乃百兵之王,棍乃百兵之祖。
  
  武堡主威震西川,赵盘龙打遍东南军州无敌手。
  
  不好说,不好说!”
  
  “我看是…”
  
  离封丘门最近的樊楼大酒家,看热闹的江湖人士,在高谈阔论,一副吃瓜群众的嘴脸。
  
  城楼屋顶的两人。
  
  一个手握着一把重剑,剑身下铭文,玄铁重剑,另外一边,写着:重七十二斤。
  
  一个单手擎着一条盘龙棍,棍长丈八,棍头由精铁铸就,端是凶悍非常。
  
  两人相距不过两丈,好似用语言在交锋!
  
  高手之争,攻心为上!吃瓜群众不禁大声赞叹。
  
  “我等模仿仙界天帝赵桓和魔族统领宗望,在封丘城楼大战,能把上界的谪仙人引出来吗?
  
  赵铁心,没想到,你家竟然是天帝后裔!”
  
  “先祖赵匡胤,被太宗皇帝杯酒释兵权,之后家族显赫,富贵不绝。
  
  两百年过去了,虽几经波折,我赵家依然是柴周忠臣,天下豪族。
  
  赵氏长拳和赵氏盘龙棍,两门祖传功夫,我等也不敢懈怠修炼,导致失传。
  
  上界天帝赵桓,我家族谱上没有这个人,许是那些谪仙人胡编乱造的。”
  
  “既然是谪仙,还能乱说?”
  
  “谪仙只是见识广阔罢了,有一些还手无缚鸡之力。
  
  当初有一位谪仙人,招摇撞骗到武平帝的大内中,满口胡言。
  
  说我先祖赵匡胤夺了太宗的皇位,黄袍披身,成立宋国!
  
  史上除了春秋五霸宋襄公的宋国,哪还有什么宋国?”
  
  “谪仙不是说,上界如今是宋朝天帝在位吗?”
  
  “慎言!那些人疯言疯语,还想来我家撞骗,拥立我建立宋国。
  
  我赵家乃柴周几百年的忠贞臣子,焉能被说动?
  
  他们被我当着打更人的面,打杀了干净。
  
  依我看来,谪仙人只是一些臆想之徒罢了。他们只会夸夸其谈,毫无实力。
  
  今上武平帝。天纵其才,文韬武略。设打更人,专管武林门派不法之事。
  
  我老赵家,本就因劳什子天帝后裔的事,被打更人盯的很紧!
  
  还有所谓谪仙人,拥立我赵家开国?怕不是害我全家族灭?
  
  绵阳温氏,号称川蜀之地,温家得地一半。
  
  最后因误信了谪仙人的胡话,在川蜀群山中,漫山遍野地寻找洞天福地!
  
  结果劳民伤财。
  
  成都宇文氏趁机崛起,收编了温家的蜀锦织工。
  
  温家没有了蜀锦这颗摇钱树,迟早要完!”
  
  这次比武,是一个局!
  
  封丘楼之战是模仿赵桓和金人,当日在封丘楼,打擂台之事。
  
  这件事,不知被主世界哪个好事者,传到了柴周洞天,并且多加美化。
  
  柴周打更人,索性让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剑尊堡堡主武敌狂、武林世家赵氏赵铁心,学着谪仙人所描述的封丘楼之战,在封丘城楼上,也来了一个封丘楼生死战。
  
  并把这件事,明发天下,惹出天下议论纷纷!
  
  城楼上的两人,根本不是生死战!
  
  樊楼大酒家,天字号包间。
  
  一群人开着窗户观看外面的比武,在闲聊。
  
  “郭道人,你找我们来干嘛?”
  
  郭京看着眼前这些本世界的降临者、入梦者,他心中苦笑,我也不想害你们,我有苦衷呀!
  
  …
  
  郭京被金人抓到燕京后,宗望以为他是一个厉害人物,让他教授金人修炼真气和修炼灵力。
  
  金人不耐修炼灵气需要静坐,大都选择修炼真气。
  
  这下可把郭大炮给难住了。
  
  他出身开封禁军。
  
  开封城内,九成的男丁都是开封禁军。平常出操,自然不用瘦小的郭京去校场操练。
  
  郭京无学无术。
  
  除了窍穴的知识,是平常和三教九流吹嘘的本钱,他学了六七成。
  
  奇经八脉的知识,他九窍通了八窍,一窍不同!
  
  他修炼出灵力,还是在刚认识的好友,上清派高功柳正青的详细教导下,修炼成功的。
  
  宗望等金人,一开始对他还算尊敬,开口闭口称他为郭大师。
  
  然而,等郭大师开始教授奇经八脉的修行要诀后,一切都变了!
  
  每次上课,郭大师说的云山雾罩的,很多窍门都直接从《奇经八脉修行妙法》上面,硬搬过来。
  
  宗望等金人,以为他是个硬骨头,不肯教授金人修炼真气的诀窍。
  
  开始对他威逼利诱!
  
  但是,他油盐不进,左右而言其他。
  
  直到一天,急性子的完颜洪,蒙着面,把他抓起来,准备严刑逼供。
  
  谁知,刚准备上第一道刑具,他直接就软了。
  
  他哭喊着跪地求饶,郭大师的颜面被他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如同竹筒倒豆子,从他小时候偷鸡摸狗的蒜皮小事;
  
  到忽悠一群开封子拜他为师,供奉生活;
  
  再到打擂台时,用了迷神符篆,把他困住,实际无法伤害他分毫的事情。
  
  一五一十,全部说了出来。
  
  完颜洪那个气啊!动手把他打的鼻青脸肿。
  
  他暴露了无学无术的真面目。
  
  宗望一开始,对他期望甚高,拉不下架子,亲自对付‘郭大师’。那不是打自己脸,显示自己有眼无珠,买椟还珠吗?
  
  其他金人,百无禁忌,对他冷嘲热讽。
  
  郭京的待遇,急剧而下。
  
  燕京不比开封,燕京的有钱人,不是金人国族,就是燕地豪强。
  
  他的名声都传开了,在燕京无人敢收留,吃不饱,穿不暖。
  
  幸而,遇到梦师之祖明月道人,在燕京广收梦师徒弟。
  
  他去拜师。
  
  明月道人见他年纪大了,心性已成型,调教不了了,让他当了一名挂名弟子。
  
  郭京的灵力修炼还是有天赋的,很快就找到了窍门,成功转型为梦师。
  
  不久,明月道人叛变,带着八个亲传弟子,南归开封。
  
  他们这些记名弟子梦师,被各大势力明争暗夺。
  
  之后,他归入了燕地汉人豪族大姓,韩氏的门下。
  
  ...
  
  柴周洞天,是他归入韩氏门下,第一次出任务。
  
  这次他带着几个韩氏庶孽子弟,降临柴周洞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