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方正天师 > 033 跟踪

033 跟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日后。
  张初五终于无需卧病在床。
  虽然面色依旧不怎么好看,身体情况却已经在慢慢改善。
  寅时。
  天色犹暗。
  兄长、母亲还在沉睡。
  张初五已经起身,在厨房拿了一柄尖头剔骨刀,细细打磨后用布包裹揣进怀里。
  趁着晨光还未完全铺开,一脸阴沉的他迈步出门,直奔东城而去。
  东城有一户人家,姓李。
  李姓在武清县不是大姓,这户李家更是外来人,男人死后就成了独门独户。
  即使是同为李姓人,也极少与这家来往。
  家里没了男人,城中没有亲眷,那妇人没了进账,也无帮衬。
  仗着能说会道,就做起了媒人。
  ‘不做中,不做保,不做媒人三代好。’
  谚语简短意赅,却也说明在世人眼中,媒人并不是一个好行当。
  不过婚姻嫁娶,它又必不可少。
  就如张初五,整日寻觅活计,孤身一人,张母就曾托她说个良配。
  前些日子,更是把八字贴送了过来。
  所谓八字贴,又称庚帖。
  上有一个人的姓名、籍贯、生辰八字,乃至祖宗三代的根源。
  而张初五的生辰八字,除了张母之外,就连兄长弘一都不清楚。
  李媒婆所住地方较为偏僻,就连左邻右舍的门户朝向也与她不一致。
  低矮的院落,更是拦不住一位成年男子。
  “嘿!”
  一个借步起跳,张初五双手压住墙头,腰部发力,轻松越过院墙。
  “噗!”
  落地声激起些许尘土。
  “什么人?”
  屋内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喝声。
  张初五心头一跳,急忙藏身屋角处一个水缸后面,更是摸出了随身的剔骨刀。
  男人?
  李媒婆没有孩子,自从死了丈,也没有再嫁,这声音又是谁?
  “哪有什么人?”
  一个略带娇媚的声音响起。
  “不行,我得回去!”
  一人开口:“今个儿还要出城拉猪,如果赶不及,那婆娘不会放过我的。”
  “我看你是犯癔症了,不会是整宿都想着自家那只母老虎吧?”
  随即东房点起烛火,两个人影从床上爬起,悉悉索索穿上衣服。
  “你去开门,看看外面有没有人。”
  “你个孬种!”
  女声带着不屑:“不就是耍女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让她来找我。”
  “别,我可不想闹得一大家子都不得安宁。”
  男人慌忙摆手:“今天的钱先欠着,等过两日我带几斤肉再来。”
  “随你。”
  李媒婆披上衣服,推开房门,左右看了眼,嘴角一撇:“哪有什么人?”
  男子在他身后系上腰带,如同做贼般探头扫了一圈,这才走了出来。
  李媒婆送对方出了门,还不忘叮嘱:“你个没良心的,过几日别忘了再来啊!”
  “知道,知道。”
  男子紧了紧衣服,大手摆了摆,就迎着晨雾朝城外方向走去。
  “切!”
  李媒婆嘴角一撇,目送对方远去,这才关门落插,准备回去睡个回笼觉。
  刚刚转身,一个黑影就迎面扑了过来。
  她心中一惊,张嘴就要大叫。
  “别叫!”
  一把铮亮的剔骨刀横在咽喉,也让她的惊叫停在咽喉。
  “敢出声,我就直接割开你的喉咙!”
  张初五双眼赤红,手上青筋高鼓,一脸的凶神恶煞:“李媒婆,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知……知道。”
  李媒婆战战兢兢的点头:“你是张嫂子家的初五,我……我没得罪你吧?”
  “没得罪?”
  张初五钢牙紧咬,道:“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我何曾得罪过你?”
  说着,手上用力,锋利的刀刃已经压入对方肌肤之内。
  一丝鲜血缓缓渗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