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亲兵是女娃 > 2401:大结局

2401: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好。”墨翎没再继续问,而是道了这么一声,随即又道,“你好好休息,我去将药给他,再让人护送他离开。今晚你和师父都不在府里,三叔文弱,所以他今晚逃走,罪责绝不会落在你们身上。”
  
      “嗯。”
  
      “我走了。”
  
      “嗯。”
  
      当下墨翎不再留念,松开了木槿,转身便消失在了暗夜里。
  
      墨翎回到城东的时候,先回府邸取了木槿所说的药,然后再去质子府寻的北堂尧。
  
      来的时候,这里不止有北堂尧还有墨苍冥。
  
      墨苍冥的出现,墨翎是知道的,在他去见木槿之前先见了墨苍冥,两人商定了这个计划,然后墨翎再去寻木槿,只是木槿没来。
  
      而风尧在看见墨翎的时候,愣是朝他身后看了好几眼,看得墨翎都看不下去的开口道:“阿槿没来。”
  
      这话当下让风尧眸中闪过失落,虽然只是一瞬。
  
      一瞬过后,风尧便对着墨翎道:“是不是你拦着她不让她来?”
  
      “她说你只余下一些余毒了,这是她一早就给你准备好的药。”墨翎没回答风尧的问题,而是一边说一边将一个小包裹递给了风尧,“我看过了,里面吃法用法都备注的很清楚。”
  
      当下风尧接过包裹,打开来看了看,这不是一日两日能做好的,心下顿时了然,木槿是一早就做好了和他离别,却原来一直没做好准备的那个人是他。
  
      “她有说什么吗?”风尧还是有些奢侈。
  
      “就说一早就做好了离别,说相信你。”墨翎言简意赅的表达了木槿的话。
  
      “呵……”风尧当下轻笑出声,带着点看透尘世的凉薄,“我该庆幸她信我吗?可为何却是不愿与我做这最后的离别呢?”
  
      “一早就知道的事,该是做了无数次离别了,大概是你自己一直没放在心上,总以为不是真正的离别,还可以有下一次的见面。”开口的是自墨翎来就一直没开过口的墨苍冥,这大概就是旁观者清吧。
  
      闻言,风尧先是一愣,随即失笑道:“原来是这样啊……”这笑凉薄的让人心疼。
  
      连墨苍冥和墨翎两个大男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自己媳妇被别的男人这么惦记着,墨翎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而墨苍冥则是觉得木槿果真是好优秀,不是他一个人这么觉得,这位北堂大皇子也非池中物,却是为她这般。
  
      不过是一瞬,风尧便收起了这凉薄的笑,对着墨翎道:“对她好点,要是让我知道她不幸福……”
  
      “你不会有机会。”墨翎没让风尧把话说完。
  
      “……”风尧被噎了一下,随即没再搭理墨翎,而是看向了墨苍冥,这一刻的风尧显现出了上位者的那种睥睨天下的气息,“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墨苍冥对着风尧点了一下头。
  
      “等着我把北堂骁的人头寄给你。”风尧最后还是看了墨翎一眼,丢下了这么一句抱着怀中的包裹消失在了暗夜里。
  
      一直等候着的路易立刻跟上。
  
      风尧这一离开,屋内便只剩下墨翎和墨苍冥两人。
  
      “你和他签好和平协议了吗?”墨翎开口问着墨苍冥。
  
      “签了,希望能有效。”墨苍冥之所以看着风尧就这么离开,也是为了边疆的和平,毕竟抓一个敌国的皇子远没有边疆平稳来得重要。
  
      “本来准备再拖几日让墨昱感受一下众叛亲离的,如今边关战乱消息传来,明日怕是要起来大纷争,一切提前结束也好,我也好早些待阿槿去徐州。”
  
      “你想好了?”
  
      “嗯,你若是放心我不怕我占山为王的话。”
  
      “徐州城那里帝师府的人早已经扎根,一般人搞不定,且那里是兵家重地,我能信任的且有能力的也就只有你了。”
  
      “这话我希望你一直能记得,我墨翎什么都不求,就只想和妻子安逸生活。”话落间,墨翎闪身消失在了暗夜里。
  
      墨苍冥沉默了一下,随即也跟着紧随其后的消失在了暗夜里。
  
      在所有人都消失在质子府后的两个时辰之后,包围质子府的禁卫军发现有人从质子府内逃离,便匆忙进质子府搜查,却不见质子其人,只余下他的几个侍妾。
  
      当下边关的战争消息还没有传来,质子府内质子逃离的消息便先飞向了皇宫之中……
  
      ……
  
      翌日,阳光明媚,万里晴空一碧如洗,是个登基的好天气。
  
      宫中有专门祭祀的高台,一般用来登基祭天或者祈求风调雨顺之类祭天的。
  
      天刚一亮,百官就被禁卫军给吼着从宫殿中驱赶了出来,驱赶到了这有着祭天高台的广场之上。
  
      按照文武官纷纷分布在高台的两侧,按照官次一路挨个站着,离高台越近,官职便越高。
  
      周边更是配齐了乐手,方便墨昱登基之时奏乐。
  
      按照惯例,登基该选择一个吉日吉时的。
  
      但墨昱太过于焦急,直接就择了今日,亦直接自己择了吉时。
  
      这不,百官刚刚被驱赶着罗列好,墨昱便穿着尚衣局一日一夜赶制出来的龙袍,被那轿撵抬着入了这满是百官的广场边。
  
      在到广场边的时候,他从那轿撵上被小弯子给扶着从那轿撵上走了下来,再然后一步一步的朝着那高台而去,再一步一步的榻上那高台。
  
      从墨昱入广场的那一刻,一侧的乐队便奏起了恢弘的乐曲。
  
      墨昱在这恢弘的乐曲下一步步登上高台,一步步登上那权利的巅峰。
  
      他只感觉脚下踩得不是阶梯,而是那权利之梯。
  
      待墨昱走大最高梯的时候,一侧站立的傧相便开始了各种关于祭天的步骤的呐喊。
  
      墨昱随着傧相的话语开始点香跪拜,然后插入前方的祭坛,随即便转身俯视着高台下方。
  
      这一刻他只觉自己站在了云端,那高台下的官员一如满目的蝼蚁,渺小至极,顷刻间他便感觉何为君临天下。
  
      这个时候傧相再次开口,“朝拜。”
  
      在傧相这话音落下之际,应该是下面的百官对着他跪拜,然而他等了片刻下面却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朝拜。”傧相再次开口喊了一声。
  
      然依然没有半点动静。
  
      “朝……”
  
      “行了,闭嘴。”就在傧相要再次开口之际,墨昱直接一声厉喝出声。
  
      傧相当下闭了嘴,紧接着墨昱则是看向了下方的官员厉喝道:“你们反了是不是?是不是不想活了?朕只要一声令下,你们……”
  
      “他们当如何?”另一道穿着龙袍的身影从一侧的人群中走了出来。
  
      这是先墨昱一步而来傻了一帮朝臣的帝王墨诨,不过未有任何的动作,只是掩在了大臣的人群之中。
  
      顿时间大臣们便明白,帝王就是帝王,绝不是轻易被打倒的。
  
      “禁军,禁军,你们都傻愣着做什么,快点把这个人给抓起来,抓起来……”
  
      见墨诨安然自若的在广场上走动,高台上的墨昱当下疯魔了,当下大声的吼叫出口。
  
      然任由墨昱在那高台上大叫,下方的禁军却是半点儿动静都没有。
  
      “抓起来啊,抓起来啊……”墨昱不信邪的再次吼叫,然吼叫了好久依旧不见下面半点儿动静,最后不得不跌跌撞撞的从那高台上跑了下来,对着墨诨质问道,“为什么……为什么……”
  
      前日他赢了,他入住了皇宫,坐上了金銮殿的龙椅,他觉得有些不真实,就在他慢慢觉得真实之际,却是一下子被打入了尘埃,他蓦然觉得此刻才是不真实的。
  
      “你到底是朕的儿子,这么努力的折腾一番,朕总要让你如愿。”帝王这开口更加的让墨昱疯魔。
  
      “哈哈……哈哈……如愿……如愿……你若是要让我如愿你为何还要出来……”
  
      在疯魔了好一会儿之后,墨昱突然恢复了正常,对着墨诨道:“我不服,我到底哪里输了。”
  
      “朕不是只有你一个儿子。”
  
      帝王没多说,只说了这么一句。
  
      帝王一夜未眠,还没想好到底要如何抉择,便有人替他做了抉择。
  
      快要卯时的时候,叶贵妃扮作了宫女给他送膳食,然后放开了他,并告诉了他他的儿子会救他。
  
      他很想在这个时候试试二子,但显然一切都不允许。
  
      叶贵妃舍命来救他不允许,即将要到来的外患也不允许,为了万无一失,他启动了他暗藏的势力配合他的二子行事,也可在同时间掌控局面。
  
      所以便有了此刻的局面。
  
      而墨昱在听完帝王的话之后,先是愣了愣,随即看向人群中的兄弟,先是看到了六皇子,想说什么突觉不对,直接略过,然后看向了那边负手而立满身幽冷的墨苍冥,当下咬牙切齿道:“墨苍冥,是你……”
  
      “是我。”墨苍冥供认不讳。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出手,为什么前日不出手,为什么,你为什么……”
  
      墨昱不是不能接受失败,而是不能接受在享受了成功之后的失败,这比那一日做好准备的失败更让他崩溃。
  
      “前日你措手不及,我来不及做应对。”
  
      “所以呢,你是在告诉我,我不应该留着你,应该在第一时间杀了你。”
  
      “取舍权在你不在我。”
  
      墨昱这一点的确是失误,为了让所有人看到他的高贵而留下了不该留下的隐患,当然,这是其一,其二就是能不能一次性的除掉这个隐患也是一回事,毕竟那会子进行了大面积的争斗,再来一次很有可能得不偿失,所以此事也不算是抹油错了。
  
      “你……”墨昱一时间气得竟是说不出话来了。
  
      “报,八百里加急,边关再起战火,萧国皇子出了临溪城毁掉了合约,杨家军被杀所剩无几。”
  
      就在墨昱气得无话可说之际,八百里加急松了过来。
  
      而就这一句边关再起战火,顿时间让那安静的百官议论不断。
  
      甚至有人没人住户看向了木槿,那眼神真的是恨不能木槿立刻飞奔去边疆征战。
  
      “不是要做帝王,此事你看当如何处理?”帝王墨诨当下就眼前事对着墨昱进行了发问。
  
      边关战急?
  
      听到这四个字,墨昱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之际当下对着墨诨嘲讽道:“我当如何?该是你当如何?若不是白泽生死未卜不见人影,你觉得会出现这种情况吗?又或者当初你直接派墨翎去而不是杨威,你觉得会出现这种情况吗?如今这局面全部都是你忌惮墨翎功高盖主而造成的,你现在问我如何?你该问你自己如何?”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墨昱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还有什么是不能直言的,反正他也没有活下去的机会了。
  
      “你……”墨昱的话太直白,直接让墨诨青白了脸。
  
      “我什么我,我说的有错吗?你猜忌心那么重,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谁,才会导致这边疆再起战争,才会导致百姓流离失所,你这样的人就不配做帝王。”墨昱直接怒骂出声。
  
      此刻帝王面上已经不是青白了,“朕就不该仁慈,让你穿着龙袍祭天,就该直接以谋权篡位之罪治了你。”
  
      “你仁慈……哈哈……你仁慈……”墨昱当下大笑,随即突然转眸对着墨苍冥道,“墨苍冥,你以为你帮了这个人,你就会是功臣了?”话语里满是讥讽,“不,你只会是他下一个收拾的对象。”
  
      墨苍冥没有说话。
  
      墨诨也不再想要听墨昱疯魔下去,当下便开口道:“来人,压着墨昱,移驾金銮殿。”
  
      当下便有禁军上前准备压制墨昱,然禁军还没有走到墨昱身侧,走在前端盛气凌人的帝王墨诨突然就那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这一幕不要说百官,便是墨诨自己那都是始料未及的。
  
      重点是他自己还有感知力,但却是动不了了。
  
      所有人都愣在了那,墨昱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哈哈,哈哈,这是天助我也,老天都不让你好好的,怪谁?”
  
      这局面一时间让众人有些不知道该如何?
  
      毕竟大臣就还只是大臣。
  
      若是帝王没出现,那么此刻该是以墨昱为尊的,但是帝王出现了,那么就该以帝王为尊,可是此刻帝王倒下了,那么该以谁为尊?
  
      百官左看看又看看,想了想,好像这帝王是二皇子救出来的,那么这外面的势力就是二皇子的了,所以现在是不是该以二皇子为尊?
  
      且二皇子没有谋权篡位,而是救帝王除奸魍,所以这以二皇子为尊没毛病。
  
      “请二皇子主持大局。”不知谁先开了第一句口,紧接着便是一句连一句的附和。
  
      “请二皇子主持大局。”
  
      “请二皇子主持大局。”
  
      “请二皇子主持大局。”
  
      ……
  
      一句连一句,最后变成了连声一片,要不然呢,不知道这外面的禁军现在是二皇子的人吗?
  
      所以该说这是二皇子渔翁得利吗?
  
      “墨苍冥,倒是让你渔翁得利了。”墨昱这是直接开口来了这么一句。
  
      但在经历过刚刚的绝望之后,此刻的他倒是很平静。
  
      人群里的苏博雄却是不平静了。
  
      墨昱失败了,没事,他还有底牌,但若是帝王倒下了,直接二皇子上位,那他可就要吐血了。
  
      这从墨苍冥手里抢皇位可有点难度,倒不是比不过,而是名不正言不顺,不过若是现在墨苍冥上了皇位,也是名不正言不顺,但名声到底是比墨昱好一点,毕竟他是在帮帝王。
  
      “太医,速速救治父皇。”墨苍冥没有搭理墨昱,而是先喊了一声太医,让其救治,然后才道,“禁军,将本皇子的皇兄关入东宫,等待本皇子的父皇醒来再做处置。”
  
      墨苍冥这吩咐甚是仁和,也甚是得体,毕竟他就是一个皇子,没有权利处理墨昱。
  
      “至于边关战事,虽是紧急,但这还是需要父皇来抉择,各位大人也可以好好商量商量对策,待父皇醒来好上奏提意见。各位大人昨夜应该没睡好,都各自回去歇息吧。”
  
      “报,质子府质子北堂尧于两个时辰前逃走了……”
  
      墨苍冥的话刚落,有一禁军冲了进来禀报道。
  
      “两个时辰就逃了,怎么现在才来报?”墨苍冥当下冷声道。
  
      “一早就来了……一直进不来……”禁军有些结巴道。
  
      当下,墨苍冥以及众人便明白,因为墨昱登基之事,封锁了皇宫,以至于外面的人进不来。
  
      “知道人往哪里逃了吗?”
  
      “当时看着是往北逃的。”
  
      “那就先派人往北去追,一路探查。具体事宜等陛下醒来再议。”
  
      “是。”禁军领命离去。
  
      墨苍冥这是句句不离帝王,一点儿谋权篡位的意思都没有。
  
      看得墨昱一点儿都不信,只取笑道:“墨苍冥,你装,你使劲装。”
  
      墨苍冥不搭理墨昱,而是道:“都命令行事吧。”
  
      “是。”当下满朝文武以及禁军都齐声应是。
  
      再然后便是人员疏散。
  
      该去救治帝王的去救治帝王,该离开皇宫的离开皇宫,当然,墨苍冥是不能离开的,不然谁来主持大局。
  
      六皇子也没有离开,同样是皇子,他为何要离开,留下来也算是关心父皇。
  
      一时间墨昱造反起事就像一场梦一样,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那血腥的场面以及昨晚的被困宫殿,那是一点儿都不虚假,所以虚假的该是此刻的这祥和,也不知道这祥和到底是不是真的就祥和了。
  
      特别是一路从祭坛那边出宫,他们什么都没有见到,不要说尸体,连血渍都没有,所以到底有没有动手,这二皇子又到底是怎么压制住墨昱那边的禁军的?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在百官脑中闪过,他们就带着这疑惑回家了。
  
      不要说百官,就是有些知情的木槿也觉得蒙蒙的,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别人没有人告知,但木槿有。
  
      木槿一回到家直接就钻回了自己的房里,然后准确的捕捉了在她房中的墨翎。
  
      上来便问,“我以为是一场血流成河的厮杀,这怎么什么都没有就结束了?”
  
      墨翎先伸手将人给揽在怀里,然后才开口道:“本就是我们的人,杀什么杀。”
  
      “嗯?”
  
      “忘了你的苍狼之狮了啦!”墨翎伸手点了一下木槿的鼻子。
  
      “没忘,不是被帝王给分到各处了么。”
  
      “你自己带的人你自己不知道吗?”
  
      “他们将人给策反了?”
  
      “一部分是,还有一部分是我和墨苍冥曾经安插的人,剩下的就是昨夜边疆战争消息传来后,我们连夜直接给取代了,当然,也留下了一些今天做炮灰,炮灰过后剩下的我们自己人直接投降效命就好。”
  
      “……”这一手偷梁换柱,木槿绝对要点一个赞,太厉害了这是。不过不流血真的好,自己人残杀自己人,那夜已经看够了。且能做到如此投入的心血也定是不能少。
  
      “为了抓住主动性,今早让叶贵妃装作宫女去救了帝王,帝王配合二皇子一起拉下了墨昱,所以此刻二皇子对帝王来说是孝顺之子,二皇子更是各种尊称帝王,叶贵妃也会长时间服侍帝王左右。”
  
      “长时间的意思?”
  
      “就是帝王会一直这样。”
  
      “……”
  
      “这是因果报应,记得刑部里的那个封闭式牢房吗?”
  
      “月家的。”
  
      “嗯,我去找了他,他告诉我帝王体内有毒是通过与女子欢好传递过去的,很无声无息,而这个女子就是皇后,这毒属于慢性毒药,常年累积便可使帝王无声无息中毒,然后昏迷,却还是有知觉,能对外界有意识。”
  
      “还有这种毒?那皇后身体里有毒,皇帝不知道吗?皇后身体就看不出异样吗?”
  
      “看不出。因为这是通过另一个男子传递给皇后,然后皇后再传递给帝王,乃常年累积所至,这一次我们用了药引,所以帝王提前发作了,不然还要有个十年半载的,反正最后帝王一定会落得这个下场,这是他当年忘恩负义得到的结果。”
  
      “你等一下,另一个男子的意思就是皇后背着帝王有人?”
  
      “是的,皇后没出嫁前认识的一个男人,本来海誓山盟的,但是皇后背叛了那个男人,帝师更是出手要杀那个男人,后来被月家那个老头救了,还各种培养,算是一个先入为主的投资吧,毕竟当初他也是一时兴起救人,谁知后来就起了作用。”
  
      “这果真是因果报应。”木槿唏嘘了一下,“那这就便宜了我们?”说完之后,木槿随即便开口,“不是,该是便宜了墨苍冥,毕竟那是他的天下。”
  
      “嗯。”这墨翎赞成。
  
      “那接下来墨苍冥当算如何?若是直接登基可不太好,就有了与墨昱异曲同工之意了,且帝师府是不会罢休的。”
  
      “这些都是墨苍冥的事了,他要是搞不定帝师府还做什么帝王,我去给他安定徐州也算是对他不错了。至于登基,他可是孝顺孩子,每天守着帝王,百官自会着急,因为边关还会再送急报,那个时候可就是百官求着墨苍冥了。”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确定帝王不会醒吗?”醒了可就一切白搞了。
  
      “确定。不过帝王手里还有暗势力,所以这还得耗着,当然,这也是墨苍冥的事。至于我,待边关急报再次赶来,墨苍冥趁机监国之后,我便离开去徐州,那个时候帝师府肯定会不善罢甘休的有动作,现在大概还会处于观望期。”
  
      “我到时候和你一起。三叔那会儿也差不多了毒素毒解了。对了,墨睿不是十月初二大婚吗?我们要不要参加?”
  
      “我是不能明着参加的,且我们的关系看着也不好,我们暗中送礼便好,不用等。边疆的再次急报最多迟一个三五天,必到。”
  
      “好的,听你的。”
  
      “姐姐……我能找你说会话吗……”木槿这边刚刚和墨翎交谈完,耳侧便响起了穆流年的声音。
  
      木槿当下看了墨翎一眼,下一刻墨翎直接嗖的一下就消失在了屋内。
  
      木槿也不管他躲哪儿了,直接起身便去开门。
  
      这个时候穆流年刚刚好到了院子中央,木槿连忙招手道:“进来坐,外面有太阳。”
  
      穆流年直接几步上前就扑进了木槿的怀里,整个人很是忧伤。
  
      “姐姐,他走了,我都没来得及跟他告别,我还欠他十两银子,就不能让我将这十两银子给还了吗?”
  
      穆流年冒冒然的一句他走了,直接让木槿一愣,随即便反应了过来,然后伸手将穆流年给搂紧,这个孩子终于是伤了,但谁年少时没一两个爱慕对象,伤了便伤了,能修复就好。
  
      “走了就走了吧,我家流年值得更好的。”
  
      “是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他连告别都不留给我时间。”
  
      “情况危急,他是萧国皇子,现在边疆开战了,若是他留在这里,第一个被讨伐的就是他。”木槿这倒不是为风尧说好话,而是说得事实。
  
      “我知道,但我就是难过,太突然,一下子有些不能接受。”
  
      听着穆流年只是难过却没有哭腔的声音,木槿知道她早就放下了许多,这该是最后的执念了。
  
      “嗯,所以你现在该多陪陪爷爷多陪陪三叔三婶,不然你突然离开,他们也会像你这样舍不得的。”木槿趁机找话题,转移了穆流年的心思。
  
      穆流年没想到木槿会突然转了话题,先是一愣,随即想想自己此刻的心情,莫名的觉得木槿说得很对。
  
      “被姐姐这么一说,我突然不想出去游历山川了。”
  
      “你可以不去,一切都在于你自我选择。”
  
      “我……”穆流年迟疑了一下,“我想去的,就是舍不得爹娘和爷爷。”
  
      “所以要多陪陪,不急着出去,觉得什么时候合适了,就什么时候离开,不要强求,知道吗?”
  
      “好。”
  
      “现在还难过吗?”
  
      “现在想陪爹娘。”
  
      “想就去。”木槿出言鼓励。
  
      穆流年当下离开木槿的怀抱,朝着木槿看了看,在见到木槿那鼓励的眼神后,当下道:“好,我这就去。”
  
      再然后穆流年就那么飞奔出去,这一刻穆流年是放下了,当那欠着十两银子的那个人,却是成了心底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记。
  
      “流年放下了真好。”在穆流年的身影消失在木槿的院子里之际,木槿开口赞叹了一声。
  
      “嗯,很好。”耳侧传来了一声应和,身子更是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当下木槿直接卸下周身的力道紧紧地靠了上去,这一刻,只觉得岁月静好。
  
      ……
  
      三日,整个太医院的人都围在了帝王的身边整整三日,愣是没有找出一点儿救治帝王的方法。
  
      这也就意味着三日没有上朝,更意味着边疆的急报硬生生的耽误了三日。
  
      若是平时,他们还能等等,但这急报放在这,那可是一点儿都不能等的。
  
      特别是鄢陵城里又刮起了一股关于战争的流言,一下子让鄢陵城里人心惶惶。
  
      上一次是流言,这一次可是真的有急报,两厢一结合,就是想要镇压下去都不可能。
  
      当下百官们便忍不住齐齐联名上书,要求二皇子殿下监国,暂代朝政。
  
      不过墨苍冥推距了,说等帝王醒来,再多多努力,帝王一定会醒来。
  
      就这样,又过了两日。
  
      而这一日,边疆再一次送来急报,从北城门一路叫喊着八百里急报直到皇宫大门。
  
      这一路高喊的,不要说百官,便是鄢陵城里的百姓们都知道了,顿时间本就人心惶惶的气氛一下子更紧迫了。
  
      大臣们那是完全不要组织,纷纷从自家穿着一身官袍出来了,最后在皇宫门口不期而遇。
  
      然后看到的便是各自的坚定眸光。
  
      紧接着满朝文武就那么直接冲到了帝王的寝宫外,集体跪在那里。
  
      “臣恳请二皇子殿下监国。”
  
      “臣恳请二皇子殿下监国。”
  
      ……
  
      一声连一声,那叫一个连绵起伏。
  
      而帝王寝宫内,帝王正闭着眼睛躺在床榻上,很焦急,却是半点也动不了。
  
      墨苍冥则是日日夜夜守在屋子里,此刻可见其眸色血红,显然熬了许久。
  
      而这屋子里不仅有墨苍冥,还有满屋子的太医,这几日他们都在研究帝王的病情,轮流看护,但其结果显而易见,不要说帝王没有醒来的迹象,他们那是完全找不到半点头绪。
  
      鄢陵城里的流言他们也不是没听到,越是这样越是着急。
  
      此刻在外面响起一片百官的请求声的时候,里面的太医也纷纷跟着跪了下来。
  
      “臣恳请二皇子殿下监国。”
  
      “臣恳请二皇子殿下监国。”
  
      一声连一声,和外面的声音此起彼伏。
  
      在一声又一声之后,二皇子起身打开了殿门,然后对着殿外的官员道:“各位大人请回,陛下定能清醒,还请各位大人……”
  
      “殿下,边关又送急报了,你要为边关的百姓想一想。”
  
      “殿下,陛下现在处于昏迷状态,朝政无人管理,还请殿下先监国,殿下可以等陛下醒过来再将朝政管给陛下,殿下,边关的百姓等不起啊。”
  
      “殿下,你监国吧,边疆的百姓需要你。”
  
      “殿下……”
  
      “殿下……”
  
      百官纷纷开口上奏,围绕边关百姓的安危,对墨苍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然墨苍冥面上却还是有犹疑之色。
  
      百官跪求在帝王殿外的动静极大,因此后宫的叶贵妃和皇后都纷纷前来。
  
      更是将这此起彼伏的请求声给听进了耳朵里。
  
      “冥儿,你就先监国,处理朝政,待你父皇醒来,再归还朝政便是,你去过边疆,知道战争的残酷,多等一日就会多有人伤亡,为了百姓,你就接下这重任吧。”
  
      叶贵妃上来就是一阵苦口婆心。
  
      慢几步而来的皇后却是不能赞同的,当下就开口反驳,“凭什么让二皇子监国?本宫不同意。”
  
      “要不然呢,你等着敌国打进鄢陵城?或者你自己上朝处理政事?再不然让你那个被陛下治罪的儿子来?”
  
      叶贵妃也不恼,当下直接来了个三连问,问得皇后立刻就僵硬了脸色。
  
      “不是还有六皇子,为何一定要二皇子?”皇后没话反驳,直接来了这么一句。
  
      “本妃也没说不可以,都是陛下的皇子,当然可以,不过你得问大臣们答不答应,这不是大臣们一心恳请冥儿监国,本妃这才劝上两句,既然皇后有意见,那皇后你来处理好了。”
  
      叶贵妃一副我一点儿都不想多管闲事的样子。
  
      “请二皇子殿下监国。”
  
      “请二皇子殿下监国。”
  
      而叶贵妃的话刚一落,跪了一地的大臣再次开启了让墨苍冥监国的恳请。
  
      这算是现场实力打皇后的脸了,皇后那面色僵硬得要多难看就多难看。
  
      叶贵妃朝着皇后摊了摊手,一副你看不是我要墨苍冥的样子。
  
      眼见着火候也差不多了,墨苍冥便不矫情了。
  
      “众位大人盛情,本皇子若是再推却就有些不识好歹了。为了边关的百姓,本皇子便先监国处理朝政,待父皇醒来,便归还皇位。”
  
      “臣多谢二皇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臣多谢二皇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臣多谢二皇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墨苍冥一松口,便紧随其后的响起了跪拜声。
  
      这个时候,一直守着的于数当下很有眼识的开口传唱道:“移驾金銮殿,议政。”
  
      当下,便见百官齐齐起身朝着金銮殿而去,墨苍冥也紧随其后。
  
      待到金銮殿以后,墨苍冥并没有登上龙椅,而是让人在龙椅下方放了一张椅子,然后坐下接受跪拜,一同与百官议政。
  
      这个早朝上得很顺利。
  
      迟郝自己请求带领卫家军去边关援助,杨家军的另一个将领也请求带领剩下的杨家军去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穆家军自也是请求去援助的。
  
      三家军自己请求出站,百官也不好再盯着木槿这个女人了,他们也开不了这个口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