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山河剑心 > 第14章 第 14 章

第14章 第 1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上回看见沈峤打退几个小乞丐,还是在破庙的时候,当时知道沈峤没失忆生病之前,很可能是个武功高手,但之后在出云寺,见了晏无师和雪庭禅师等人出手之后,眼界仿佛也提高了一层,便不再觉得沈峤如何厉害。
  
  直至此刻,他似乎窥见了对方身上隐藏的许多秘密,又似乎还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穆提婆自觉丢人,对沈峤又恼又恨,一时又想杀了此人,一时又觉得光是杀了还不解恨,得捉了活口回去操弄个十遍八遍,末了再丢给自己的下属玩到死,这才算是解了心头之恨。
  
  他左右回望,见众人都面露迟疑不敢上前,不由骂了一声:“你们这么多人上去,难道还打不过一个瞎子不成,压也能给压死了!”
  
  众人还是不敢动,主要是被打怕了,身上或多或少都带了伤,谁也没想到对方竟能将一根竹杖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
  
  沈峤面色淡淡,只站在那里,什么话也不说,似乎在等他们离去或继续上前挑衅。
  
  穆提婆冷笑一声:“你方才没用内力,单凭招数精妙,是支撑不了多久的,这个客栈已经让我叫人给围起来了,你若识趣,便乖乖跪下来求饶,我或许还能给你条活路,若不然……”
  
  沈峤:“若不然又怎样?”
  
  穆提婆面露狠色:“若不然……”
  
  这话还未说完,他便见沈峤一掌朝旁边拍了过去。
  
  之前以为沈峤没有内力的人都大吃一惊,掌风一去,柜子正面就倒了下来。
  
  众人始料不及,不得不闪身躲避,穆提婆也不例外,因为柜子在他身后不远,他没法往后退,只能往旁边闪身,结果沈峤又趁他躲闪之际朝他背后拍去。
  
  穆提婆回身反击,却不料正好落入沈峤的圈套,后者袖子一卷,直接抓住他的手腕,拉着他退到窗边,另一只手则扼住他的脖子。
  
  众人一看,更不敢妄动了。
  
  穆提婆没想到他手腕瘦可见骨,却竟有那么大的力道,掐得自己完全呼吸不了,另一只手则牢牢钳制住他的命门,令他连真气都不敢用。
  
  “你这样做,只会,咳咳,自寻死路!”穆提婆万万没想到自己玩了一辈子鹰,到头反被鹰啄了眼,气个半死又不敢轻举妄动。
  
  可谁又能想到沈峤这副模样还能将所有人弄得团团转呢?
  
  “是不是自寻死路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假如今日你不放我走,只怕你要先死在这里。”沈峤语调平缓,音量也不高,偶尔低低咳嗽一声,不带半点火气。“能得贵人一条命,换我一条微不足道的小命,这笔买卖划算得很。”
  
  自己之前到底是怎么看走眼,觉得他无害又柔弱的!
  
  穆提婆无法,只得让那些虎视眈眈的随从退下:“你们去外头说一声,让他们都撤走!”
  
  沈峤叹道:“郡王早这么爽快不就好了?走罢,还请送我到城外,再给我一辆马车。”
  
  穆提婆冷笑:“你一个瞎子,要了马车又有何用,难不成还要我再给你派个车夫?”
  
  沈峤沉吟道:“穆郡王说得也有道理,那就劳烦您再陪我一段,想必那车夫也不敢不从命。”
  
  穆提婆气结。
  
  如是一路出了城,穆提婆被胁迫着上了马车,有他在手,车夫也不敢不听命。
  
  马车往西,整整走了两日一夜,直至靠近北周边境,又确认穆提婆的随从暂时还追不上来,沈峤这才让车夫先驾着马车回去,而后又挟持穆提婆进了边境的延寿县的某个客栈,先将其打晕,再把他子孙根给废了,免得他日后再去祸害别人,又把人丢在某个厢房里,这才独自离开。
  
  沈峤出了客栈,朝城门的方向疾步走去,只是刚走了几步,他便不得不停下来,寻个无人偏僻的巷子角落,靠在墙上,再也撑不住这种强弩之末的状态,弯腰吐出一大口血。
  
  边上传来一声哂笑。
  
  沈峤不必抬头也知道是谁,他伸袖抹去唇角血迹,索性靠墙坐了下来。
  
  一名青袍人不知何时出现,面容俊美,气势强横,狭长眼角略有细细纹路,只是这细纹却反倒为他平添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
  
  晏无师负手而立,见他脸色青白,一副油尽灯枯之象,啧啧出声:“你明明是为了不连累陈恭,方才与他分道扬镳,结果一腔善意,转头就遭了背叛,姓陈的自己不愿当穆提婆的禁脔,就把你给抛了出来,当好人的滋味如何?”
  
  沈峤胸口恶心得要命,捂着嘴恨不得再吐出几大口血来方才痛快。
  
  “你说得不对。那夜在出云寺,我是念残卷的人,我与陈恭二人,也只有我识字,陈恭即便记性过人,记下了一些词句,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如果六合帮那些人事后要找,肯定也是冲着我来,所以我与他分开,是为了让他不受我连累,假如他因我而遭殃,我会良心不安。”
  
  说了一大段话,他有些气力不济,不得不停顿下来喘口气,再继续说下去:
  
  “我没有未卜先知之能,并不知道他会遇见穆提婆,更不知道他会为了自己脱身而将祸水引到我这边来。但当时,我不可能因为他将来兴许会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事,就心安理得抓他来当垫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