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山河剑心 > 第30章 第 30 章

第30章 第 3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峤道:“我早就听说易辟尘晚年收了一名弟子,天纵之姿,根骨清奇,十五岁上便已将纯阳观中所有典籍尽数阅览,熟记于心,但当时易辟尘并未让这名弟子展露人前,而是命他独自前往西域昆仑一带游历,如今看来,易辟尘的确是深谋远虑,十年磨一剑,这把剑一旦出鞘,必然大放光彩!”
  
  晏无师奇道:“你惯来喜欢做好人,但此番过后,玄都山这天下第一道门的名头,兴许就要易主了,你家师弟吃了大亏,师门丢脸,你却不伤心难过,反倒对李青鱼赞誉有加?”
  
  沈峤道:“郁蔼自负偏激,让他长长教训也好,世上岂有永远的天下第一?人生有起有落,宗门也不例外。”
  
  晏无师笑道:“你倒是想得开。”
  
  沈峤:“晏宗主方才不是说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么,不知好消息又是什么?”
  
  晏无师:“好消息我已经说了啊,李青鱼抢了玄都山的风头,你那位郁师弟丢了个大大的脸,对你而言不是好消息么?”
  
  沈峤有点无奈:“那坏消息呢?”
  
  晏无师:“坏消息就是,你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郁蔼与突厥人说不定还真有一腿。”
  
  沈峤蹙眉:“怎么讲?”
  
  晏无师故意停顿了好一会儿,直到沈峤忍不住上身倾前,露出催促的表情,方才缓缓道:“就在玉台论道之后尔伏可汗的使者上了玄都山,请玄都山派人前往东、突厥讲道。”
  
  沈峤眉头拧得越发深了。
  
  晏无师:“你知道尔伏可汗是何人?”
  
  沈峤默然点头。
  
  他这段时间也不是白过的,除了参悟朱阳策之外,也会留意天下大事。
  
  突厥如今强盛,连北周北齐也不得不虚与委蛇,但突厥却与汉制大为迥异,佗钵可汗虽然是突厥最高统治者,但他另外还任命了自己的侄儿和弟弟分别管理东西突厥。
  
  而东、突厥这位尔伏可汗,就是佗钵可汗的侄儿摄图。
  
  据说此人雄心勃勃,才略不逊佗钵可汗,非池中之物。
  
  玄都山远在千里之外,又久不问世事,乍一入世,就与突厥牵上线,很难不令人浮想联翩,沈峤马上就想到郁蔼与昆邪合作,设计自己落崖的事情了。
  
  但与突厥走得近,又能为玄都山带来什么好处?
  
  沈峤道:“他这是与虎谋皮。”
  
  晏无师轻笑:“那也未必,突厥强盛,现在只要不想开战,谁不得容让三分,你看周帝不也娶了一位突厥皇后?”
  
  沈峤摇头:“周主自宇文护手中夺、权,又主政多年,什么刀剑风霜没有见过,我听说他为了不受突厥控制,有意疏远冷落阿史那氏,可见心里是个明白人;郁蔼虽然聪明,可玄都山封闭多年,他又自恃能耐,想要与突厥人合作,只怕到头来要反受其害。”
  
  晏无师将方才放在桌上的帖子拈起来往他怀中一塞:“你如今在玄都山眼中如同弃徒,还想那许多作甚?这里有个寿宴,我没空去,你却一定有兴趣。”
  
  此时烛光黯淡,沈峤也没有睁眼去端详,只接过请帖摩挲一阵,他的手指极细腻光滑,单凭上面留下的浅淡凸起的墨痕,便已摸出“苏威”二字。
  
  他歪头疑惑:“此人我并不相识。”
  
  晏无师:“苏威苏无畏,袭封美阳县公,他娶了宇文护的女儿,本该受到牵连,但他素有才能,周帝爱才,想重用他,他却以病相辞,在家读书。他母亲后日五十整寿,连皇帝都送了贺礼过去。”
  
  “不过,”他话锋一转,“苏无畏还有个胞弟叫苏樵,却是江湖人,而且你猜他师出何处?”
  
  他见沈峤听得认真,又要去捉人家的手来把玩。
  
  奈何沈峤早有防备,索性将手直接背到后面去,过了会儿,似乎发现这个动作有些孩子气,便转而将手揣在身前袖子里。
  
  晏无师啧啧一声:“我供你吃供你住,又给你提供这么多的消息,你却小气得连手也不肯给我摸一摸!”
  
  沈峤不为所动:“晏宗主若是愿意,府中自有无数美人主动上前侍奉。”
  
  晏无师:“阿峤,你可真是太无趣了!”
  
  话虽如此,他却还是告诉了沈峤:“苏樵师从纯阳观,正是那个以半招输给郁蔼的李青鱼的师兄。”
  
  沈峤想了想:“李青鱼名声在外,我也有所耳闻,但这个苏樵似乎没怎么听说过。”
  
  晏无师:“他出身世族大家,上头还有一个如父如兄的苏威在,行事自然不如李青鱼高调,不过苏樵与李青鱼既然是师兄弟,后日苏威苏樵之母寿宴,李青鱼说不定也会去,你难道不想见一见这个单挑玄都山,差点打败你师弟的后起之秀吗?”
  
  沈峤摸着请帖上的字迹,轻轻颔首:“我知晓了,多谢晏宗主。”
  
  晏无师笑道:“我与苏家素无来往,只因地位超然,他们不得不发了张帖子过来,本也没想过我会去赴宴,你若拿我的帖子前去,便代我也送一份贺礼,也算尽了礼数了。”
  
  他这样的人会注意到礼数问题,实在有点奇怪,但沈峤也没有多想:“好。”
  
  ……
  
  苏威出身京兆苏氏,这一支也是名门望族,其父苏绰乃西魏名臣,妻子宇文氏为宇文护之女,细论起来,宇文氏还是当今周帝的侄女,周帝虽然诛杀宇文护,却没有株连他的家人,对这个侄女也照顾有加。
  
  其时名门世家大多与皇室联姻,关系千丝万缕斩之不断,苏家也不例外,苏母生辰,前来贺寿的宾客络绎不绝,门前车水马龙,几近堵塞,苏家不得不派出一人专门疏导门前交通,以免阻碍了旁人行经。
  
  沈峤也是坐马车来的,太子少师府的马车一到,便惊动了还在里面待客的苏威。
  
  晏无师虽然没有在朝中担任实职,但周帝信重浣月宗,当年能成功诛杀宇文护,成功夺、权,据说其中也没少浣月宗的助力,苏威是个典型的文人士大夫,他虽然无意为官,却也无意树敌,送帖子去给晏无师,本也是尽礼节而已,没想到少师府还真有人来,闻言赶紧亲自迎接出来。
  
  马车里的人一下来,苏威就愣了一下。
  
  他跟晏无师打交道的次数再不多,也知道眼前此人绝不是晏无师。
  
  “敢问阁下是……?”
  
  “在下沈峤,晏宗主被陛下召见入宫,无暇分、身,沈某特代其前来贺寿,望苏公见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