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山河剑心 > 第97章 第 97 章

第97章 第 9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泰山往青城山的路程不近,几乎斜跨了大半个周朝,若想在半个月后赶到,脚程就一定不能慢,所幸众人里即便像周夜雪这样的小姑娘,也是曾出门在外连夜赶路的,紧赶慢赶,总算在十天后过了长安,抵达汉中,还剩五天时间,大可放缓行程,走慢一些。
  
  一路骑马疾行,连马儿也快要承受不住这样高负荷的奔波,总算可以停下来喘口气,大家都很高兴,尤其是范元白和周夜雪两名年轻人,脸上都露出雀跃之色,李青鱼没比他们大两岁,却沉稳了不止一个层次,面上冷峻肃穆,从出发到现在都是如此。
  
  试剑大会的消息已经传遍天下,一路上都能看见不少提剑带刀的江湖人士,入了汉中之后,这样的人就更多了,形形色、色,各种兵器。
  
  江湖人多的地方,江湖事就多。侠以武犯禁,许多人有了武功,能够傲视普通人,难免就会生出自傲之心,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行事也多有放肆,就沈峤他们路上碰见的恩怨冲突,就有三拨了。
  
  这回来得早,入城之后天刚亮,客栈正好空出不少房间,一楼大堂也稀稀落落。
  
  赵持盈等人先订了房间,再各自落座。
  
  晏无师身份特殊,这一行人大都对他敬而远之,赵持盈对这位非敌非友的浣月宗宗主心有忌惮,既不想得罪,也不想太过亲近,碧霞宗弟子更被他虐怕了,哪里还敢惹他,赵持盈带着两名弟子,与李青鱼正好四人一案,剩下晏无师一人独坐一案,左右前面俱都没人,旁人看着有些奇怪。
  
  沈峤走过去在他对面落座。
  
  晏无师绽露笑容:“阿峤不忍见我形单影只,所以特地过来同坐一案吗?”
  
  沈峤:“客人只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座席不够,难免赶客,我只是不想给店家添麻烦。”
  
  晏无师见他言不由衷,也不以为意,抬手给他倒了一杯刚温好的酒:“店家有你这样的客人,真是三世修来的福气。”
  
  沈峤初初一听,只觉这句话意味深长,再一晃神,却仿佛错觉。
  
  晏无师:“这顿饭吃完,我要先走一步,不与你同路了。”
  
  沈峤有点意外:“我以为你一路同行,为的就是去纯阳观会一会易辟尘。”
  
  以易辟尘的武功,哪怕称不上天下第一,名列前三却是没什么问题的,晏无师见猎心喜,不亲自前去要求交手过招,反倒是奇怪的事情。
  
  晏无师摇首:“易辟尘什么时候会都行,能够看别人倒霉的事却不是天天有。”
  
  他幸灾乐祸的语气太过强烈,以致于沈峤立马就想到一个人名:“窦燕山?”
  
  晏无师:“撒出去的鱼饵已经够久了,如今也到了收网的时候,这样的热闹,本座怎么能不亲自前去瞧一瞧?”
  
  沈峤:“你先前曾告诉过我,云拂衣跟窦燕山面和心不和,早晚都会有所行动,云拂衣在帮内的势力还不够强大,所以她不得不借助黄家及其背后的突厥势力来暗中进行。”
  
  晏无师:“不错。”
  
  沈峤:“你能够及时得知他们的一举一动,想必是也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罢?”
  
  晏无师笑吟吟道:“我家阿峤就是聪明,窦燕山是个城府疑心都很重的人,轻易不会让不信任的人近身听见什么机密,正是因为他这一份谨慎,帮这些年来才能一步步坐大,成为称霸大江南北水流运输的龙头,你猜我是如何突破重围,在里头布下暗线的?”
  
  沈峤蹙眉,思索片刻,缓缓道:“我猜不出。”
  
  晏无师一笑:“其实很简单,窦燕山的确很谨慎,但他身边的人就未必。他有一名贴身侍从,跟了他八年,精明强干,却有一名心爱女子,那女子家里人需索无度,屡屡向她要钱,女子不愿为难心上人,却苦于毫无办法,这时候我让边沿梅派了人去帮她解决难题,并做了一件事。”
  
  沈峤:“通过她去控制窦燕山的侍从?”
  
  晏无师摇头失笑:“阿峤,你太天真了,窦燕山的侍从既然精明能干,这样简单粗暴的法子,又怎么适合用在他身上?边沿梅只不过让对方通过这些事情博取那女子的好感,伪造身份,假作他们家多年不联系的远房亲戚,得到女子家人的信任,又以女子远房堂兄的身份出现。”
  
  沈峤:“这也太曲折了。”
  
  晏无师:“你不要小看这一层亲戚关系,若只是毫无关系的外人,别人凭什么相信你的好意,而多了这一层身份,就相当于让对方少了一层戒心,如此相处下来,女子对堂兄信任有加,又将这位堂兄介绍给了窦燕山的侍从。”
  
  这一环扣一环的手段,听得沈峤暗叹不已。
  
  此人将朝堂江湖都当作游戏,眼高于狂妄自大,所以才会树敌无数,最终被五大高手围攻,差点落得身死名裂的结局,但除此之外,没有人能够否认他的武功能耐手段。
  
  沈峤:“照你方才说的,窦燕山的侍从精明强干,那位堂兄又要如何博取他的信任?”
  
  晏无师好整以暇地微笑:“利益。这世上,唯有共同的利益可以让人紧密结合在一起,比兄弟夫妻更加亲近。那侍从跟着窦燕山,日日耳濡目染,必然看遍了许多骄奢淫逸的大场面,可他自己却依旧是一名侍从,你觉得对一个精明强干的人来说能甘心吗?如果女子的堂兄现在给他提供了一条赚钱的门路,让他也能拥有自己的生意买卖,久而久之,你觉得他会不会视对方为盟友挚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