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山河剑心 > 第98章 第 98 章

第98章 第 9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晏无师这三个字有何威力,看看在场所有人的反应就知道了。
  
  围攻晏无师的那五大高手,随便拎出一个也足以碾压在场所有人,更何况是一个能够被五大高手围攻,而后传出死讯,最终又完好无损活蹦乱跳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的晏无师,那简直已经成为传说中的怪物了。
  
  掌柜也是人精,眼见赵持盈一句话就造成那么大的效果,直令场面瞬间凝滞,忙点头哈腰笑道:“是小人忘记了,这就吩咐厨下送上来,您稍候,您稍候!”
  
  晏无师的手指在杯沿摩挲片刻,却被沈峤伸手按了一下。
  
  后者一眼就看穿他的意图,这是表示制止的意思。
  
  人家虽然想要抢位置,但毕竟还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若让晏无师出手,那对方必然就非死即伤了,到时候他的同伴肯定要为他报仇,他们却是要赶路的,何必自找麻烦?
  
  晏无师从沈峤眼中明白看见这个想法,他懒懒笑道:“既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这次就绕过他。”
  
  方才他话说到一半,却被这人冒冒失失打断,晏无师手摸杯子的时候实则起了杀心,但此刻他改变了主意,那杯子被他轻轻一碰飞了出去,正好嵌在尔德明刚要迈出的那一步鞋尖前面。
  
  尔德明听见晏无师三个字,本就脸色一僵,再没动弹过,此时更是面无血色。
  
  他身后的同伴总算不是毫无眼色,见状连忙上前一步拱手:“晏宗主,舍弟年幼无知,莽撞失礼,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晏无师坐在那里,纹丝不动,气定神闲,单是这一份行止,便令人无从怀疑他的身份。
  
  想冒充浣月宗宗主也是需要勇气的,毕竟这天底下不是谁都能像他这样几乎将各大门派都得罪了,偏偏别人还奈何不了他的。
  
  别人看见尔德明一脸络腮胡子,再听见“年幼无知”四个字,都纷纷强忍住笑。
  
  “年幼无知?”晏无师意味深长地重复一遍,“本座看他长得五大三粗,莫不是心智有缺,脑子有毛病?”
  
  噗!当即就有人忍不住笑出声了。
  
  “你说……”尔德明当即就要爆发,却直接被自己的兄长点了穴道,又被按住肩膀,不让他乱动。
  
  后者朝晏无师赔笑:“不错,舍弟心智的确有些问题,晏宗主大人有大量,请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对方就是投靠了合欢宗的桃花坞坞主,近来在江湖上风头正盛,可他很清楚谁能惹谁不能惹,浣月宗现在看似风头被合欢宗压下去了,在魔门里实力大减,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惹毛了晏无师,甭管合欢宗日后会不会帮他们两兄弟出头,他们今日就要先把小命交代在这里了。
  
  晏无师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朝对方又是微微一笑,顿时笑得桃花坞主毛发悚立。
  
  “既然心智有问题,就该好好在家里待着,没事出来乱闯,到处替你这个当兄长的得罪人,想必你也累得慌。”
  
  桃花坞主抽了抽嘴角,还不得不继续应声:“晏宗主说得是,在下回去便教训他,定令他好好反省,绝不会再轻易让他跑出来!”
  
  说罢生怕晏无师反悔似的,也不顾兄弟快将自己瞪出一个窟窿了,赶紧拖着人离开。
  
  对方一行人风风火火地进来,不到片刻却又落荒而逃,差距之大,令在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沈峤摇摇头,其实很少有人能看出来,方才晏无师那个杯子飞出去的当口,其中有块细小瓷片也从杯子上迸裂出来,正好打中尔德明一处穴道,位置极刁钻,他们自己怕是解不了的,说不定到时候还得回头来找晏无师。
  
  “他们若是回头来找你,难不成你还要给他们解穴,何必多此一举?”
  
  晏无师笑道:“他们不会来找我,却会去找合欢宗哭诉,这样不就免了我寻他们的工夫了?”
  
  话方落音,他的人也跟着起身,还没等旁人回过神来,晏无师便已翩然离去,众人看着倒像是追寻桃花坞那一行人而去,心中不由为桃花坞等人叫了一声倒霉,得罪谁不好,怎么偏偏得罪了个凶神!
  
  虽说如此,因为方才尔德明给众人留下的嚣张印象,反倒有人心里暗暗爽快。
  
  用了饭,范元白与周夜雪两个年轻人就有些坐不住,两人报知赵持盈,结伴出门去逛逛,周夜雪主动过来邀请李青鱼,不料却被李青鱼冷淡拒绝,说自己想在房中练功,一时拉不下面子,走的时候还带了几分愠意。
  
  赵持盈还不知晏无师的打算,见他一去不回,不由奇怪:“晏宗主这是去哪里了?”
  
  沈峤:“他另外有事要办,应该就不与我们同路了。”
  
  赵持盈点点头,她心中忧虑重重,自然也顾不上多问。
  
  如今合欢宗与佛门虽然势大,但天下各门各派,多的是不肯依附这两者的,合欢宗名声不好,而佛门虽然有雪庭禅师坐镇,背后又有整个周朝,但是像道门,尤其是纯阳观这等大派,自然万万不可能攀附过去,所以试剑大会举行的时机刚刚好,许多人听说消息之后,都从四面八方赶来,许多后起之秀想着借机扬名,老成持重的各派掌门却想与纯阳观结盟,以免像终南派那样顷刻为人所灭。
  
  经过上回的变故之后,碧霞宗实力大减,势单力薄,赵持盈并没有力压群雄的野心,但她久受门派人才匮乏的困扰,却希望能够在试剑大会上一鸣惊人,让碧霞宗名声大噪,重振旗鼓,但这个愿望要如何实现,恐怕还得从长计议。
  
  范元白周夜雪的武功只是一般,这从与李青鱼的对比就能看出来了,后者虽然年纪与他们差不多,却俨然跻身一流高手的行列,假以时日,大器可期,这不由得让赵持盈一再羡慕易辟尘的运气。
  
  作为有些历史的宗门,碧霞宗并不缺高深武功,缺的却是能够领悟高深武功的可造之材。
  
  一天光景就在赵持盈这样的满腹心事中掠过,翌日一大早,众人各自洗漱,在楼下用了饭,便往青城山行进。
  
  这一次众人沿途未再多加停留,一鼓作气到了青城山下的青城镇。
  
  因试剑大会的缘故,镇上早已被武林人士挤满,纯阳观特地派了人在青城镇守候接待,见了来客,问明门派来历,登记在册,便一拨拨往山上接引,但因来的人委实太多,盛况出乎意料,许多人不得不在山门前排队等候。
  
  李青鱼带着沈峤他们走到山门前,用剑鞘敲了敲正伏案埋头写字之人的桌面。
  
  对方抬头,紧接着啊了一声,连忙起身:“李师弟,你回来了!”
  
  不单是他,旁边负责接引来客的纯阳观弟子也走过来与李青鱼打招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