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山河剑心 > 第98章 第 98 章

第98章 第 9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青鱼拱手:“赵师兄,丛师兄,师尊可在山上?”
  
  赵师兄:“在的,临川学宫和会稽王家都来了人,观主正亲自招待。”
  
  李青鱼点点头,也没说什么,带着人直接就走前面进山门了。
  
  赵师兄忙叫住他:“李师弟,不知这几位是何来历?还请报个门派,也好让我入册,职责所在,还请师弟体谅一些。”
  
  李青鱼在武道上成就颇高,如今隐隐已是纯阳观年轻一辈的领头人物,连这两位师兄也要对他客客气气。
  
  只是他武功高,人情世故却未免疏漏了一些。
  
  李青鱼微微皱眉:“这是师尊让我带来的客人。”
  
  言下之意,你们不必知道那么多。
  
  沈峤见他恐怕要得罪人,便主动出声:“这位是碧霞宗赵宗主,身后两位是她的弟子,贫道沈峤,一乡野道人耳。”
  
  听见碧霞宗,赵师兄还没什么反应,沈峤二字一入耳,他却面色一动,问道:“敢问可是玄都山的沈道长?”
  
  沈峤颔首:“不错。”
  
  赵师兄面色生光,忙拱手道:“原来是沈道长,在下失敬了,沈道长与诸位往里请,我这就让人先行一步,上去禀报师尊!”
  
  李青鱼:“赵师兄,我带沈道长他们上山便可。”
  
  赵师兄笑道:“李师弟有所不知,师尊早有交代,见了沈道长与赵宗主,便要让人先去禀报一声,好让他老人家亲自相迎,你且带几位走正路,一路不妨缓行观景,我让人抄小路先去禀报一声就是了。”
  
  虽然他说是“沈道长与赵宗主”,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他的礼遇完全是冲着沈峤去的,但赵持盈心态放得很好,并没有因此心生不满。
  
  听见是师父的吩咐,李青鱼自然不再多说什么。
  
  旁边排队等候的人见他与纯阳观弟子说了几句话就优先带人进山,难免鼓噪起来:“我们在这里等了许久,难道竟不如他这有内部关系的?若连先来后到的规矩也不懂,纯阳观还办什么试剑大会啊?”
  
  赵师兄不亢不卑:“这位仁兄误会了,试剑大会不是纯阳观办的,是纯阳观出借场地给琉璃宫举办,我们也只是出来帮忙维持秩序罢了,诸位既然来到青城山,自是要遵守青城山的规矩。至于方才那几位,一位是玄都山沈峤沈道长,一位是碧霞宗赵宗主,还有一位是本门李青鱼师弟,李师弟奉师尊之命,亲自去请贵客上门,诸位若有何不满,不妨等见了我师尊的面,再亲自与他老人家说。”
  
  青城山李青鱼,这位后起之秀早已大名鼎鼎,先是在玄都山上剑挑掌教郁蔼,虽以一招之差落败,却因此名声大噪,后来游走江湖,又与段文鸯等一流高手过招,虽然未必百战百胜,可是能够相差仿佛,对他这个年纪而言,已经是令人十分震撼的成就,如今江湖上李青鱼三个字的名声之响亮,比起天下十大,怕也不逊色多少,不知多少闺阁少女,江湖世家,将这位年轻有为的纯阳观弟子视为佳夫良婿。
  
  但若说提到李青鱼的时候,众人只是恍然大悟的话,听见沈峤二字,他们更是神色一震,先是不可置信,而后也有人像方才赵师兄那样双目放光,自然再无人计较沈峤他们先行一步的事情了。
  
  这半年多里,伴随着他杀了爱以人皮作面具的霍西京,在泰山上一剑令昆邪命丧九泉,又有受宇文宪托孤,杀出重围,带着宇文诵从容脱身,还杀了合欢宗两名长老的事迹渐渐传开之后,他的名声如今并不比李青鱼小多少,甚至比在玄都山当掌教时还要高。
  
  虽然也有人并不相信沈峤的能耐,认为这些传闻多有夸大,可不论是当日沈峤杀出长安,又或是在吐谷浑王城打退郁蔼等人,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有不少人亲眼所见。
  
  如今合欢宗势力庞大,许多门派和势单力薄的游侠被压迫得苦不堪言,对有能耐且有胆量与合欢宗作对的沈峤越发崇敬向往,在沈峤所不知道的这段时间内,他的名声日隆,早无当日之狼狈。虽然琉璃宫的排名还未出来,但江湖上早有传言,沈峤的武功其实已经尽数恢复,跻身天下十大也全无问题。
  
  这些变化,晏无师时时与外界消息往来,互通有无,肯定是知晓的,但沈峤在泰山之上,一心一意练功教徒弟,几同离尘,自然不会知道。
  
  李青鱼实在不是一个好的向导,他带着沈峤等人一路上山,虽说看见一处景物,也会出言讲解,但他不善言辞,讲解也索然无味,平铺直叙,听得旁人恨不得直接捂上耳朵,还不如自己用眼睛看来得有趣。
  
  沈峤和赵持盈也就罢了,这两人修养深厚,不会失礼,等抵达山上纯阳观时,周夜雪和范元白禁不住露出惨不忍睹和松一口气的表情。
  
  一名身着道袍的中年人果然站在道观广场的香炉之前,须发乌黑,手执拂尘,身后还跟着弟子数人,这迎接阵仗,不可谓不大。
  
  为首之人,自然就是纯阳观主易辟尘了。
  
  沈峤略略一扫,却认出易辟尘身后还有个老熟人,临川学宫的展子虔。
  
  后者也看见沈峤,朝他拱了拱手,露出笑容。
  
  沈峤也朝他点头微笑致意。
  
  李青鱼快步上前,一拜到底:“师尊,弟子回来了!”
  
  “明辰免礼,此行辛苦了。”易辟尘亲切叫着他的表字,将爱徒扶起来,又走过来,对沈峤与赵持盈等人拱手笑道:“沈道长,赵宗主远道而来,令敝观蓬荜生辉,贫道不胜荣幸,还请入内一叙。”
  
  以易辟尘如今的身份地位,能亲自出来迎接,那是来客莫大的面子,赵持盈原还担心对方怠慢,自己面子事小,碧霞宗面子事大,如今见易辟尘如此会做人,与李青鱼的冷峻截然相反,不由暗暗称赞易辟尘的气度。
  
  众人寒暄一番,易辟尘又为他们引见了展子虔。
  
  展子虔在临川学宫的地位不低,但最受临川学宫重视的弟子谢湘这次却没有出现,汝鄢克惠仅仅派了展子虔过来作代表,这本身就能够表明某种态度了。
  
  易辟尘带着沈峤等人入内。
  
  众人这才看见里头还坐着几人。
  
  易辟尘道:“这是会稽王家的二公子与三公子。”
  
  为首两名年轻人也不起身,只略略抬了抬袖子。
  
  方才他们早一步在此与易辟尘叙话,但听见沈峤等人到来的消息,却只有展子虔与易辟尘一起出迎,王家显然并不觉得碧霞宗或沈峤是值得他们结交的人物,轻慢之意,毕露无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