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山河剑心 > 第119章 第 119 章

第119章 第 11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众人闻之变色,长老连善道:“前阵子突厥人就曾上山来,说希望玄都山与突厥结为盟友,被郁掌……”他顺嘴想说掌教二字,看了沈峤一眼,又改口道:“被郁师弟一口回绝,想来他们并不甘心,此番又联合合欢宗的人,想趁着我们掌教人选未定,上山来找麻烦了!”
  
  沈峤道:“突厥没能入主中原,他们与玄都山之间还隔了个周朝,想要直接控制玄都山是不成了,恐怕也只有与合欢宗合作了。”
  
  刘阅没等谭元春说话,趁机道:“那依沈师弟所言,我们该如何应对?”
  
  沈峤:“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旁人却没法像他这样云淡风轻。
  
  谭元春:“他们已经杀上山来,摆明来者不善,我们若龟缩于此,反倒令外面弟子遭殃,此时自当拿出担当,出面迎敌才是。”
  
  他这一说,众人自然没有意见,方才如何争执,那毕竟是玄都山内部事务,此时既然有外敌侵犯,那自然应该一致对外。
  
  沈峤也无意在这种细节上一较长短,便跟在其他人后面走了出去。
  
  这时对方一行人浩浩荡荡,也正好上得山来,与迎出三清殿外的谭元春等人打了个照面。
  
  打头的萧瑟朗声笑道:“何劳玄都山诸位长老相迎,实在太客气了!”
  
  刘阅冷笑:“你们打伤本门弟子,闯上山来,还敢大言不惭!”
  
  他性烈如火,当即便抽剑出鞘,意欲上前与人大打一场。
  
  萧瑟却后退半步,将扇子往前一挡:“你武功平平,非我师尊对手,何必急着上前自取其辱?听说玄都山郁掌教因故失踪,贵派群龙无首,如今看来却是真的了,否则如何会这般乱糟糟?”
  
  谭元春皱眉道:“我派内务,不劳烦各位插手,今日玄都山也谢绝访客,诸位不请自来,忒没教养了!”
  
  萧瑟笑吟吟道:“阁下看着眼生,不是又是哪位长老?”
  
  谭元春:“谭元春。”
  
  萧瑟挑眉:“听说祁凤阁祁真人座下有个大弟子,虽然入师门早,却并不出众,当年祁凤阁临终选衣钵传人的时候,直接跳过大徒弟,选择了身为二徒弟的沈峤,可是如此?”
  
  他明明也瞧见沈峤在场了,却故意出言挑拨。
  
  沈峤的注意力没在萧瑟身上,他看的是桑景行,还有段文鸯。
  
  这次上山来的人不少,但比起那天试剑大会,合欢宗来的人还是少了些,沈峤注意到,元秀秀不在其中,还有几个合欢宗弟子的面孔也消失了沈峤未必叫得出他们的名字,却有些印象。
  
  白茸在沈峤视线扫过去的时候,还朝他眨眨眼,笑了一下。
  
  沈峤不自在地移开目光。
  
  边沿梅凑过来小声道:“合欢宗无论男女,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最喜欢像沈道长你这样元阳充沛的男子了,你可千万把持住啊!”
  
  沈峤哭笑不得:“……我看白茸也还好。”
  
  更不要说他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边沿梅不知就里,还真怕他着了道,提点道:“沈道长别看她生得一副纯情模样,实则不知与多少男子双修过了,据说连其师桑景行都曾是她的入幕之宾。”
  
  此事其实沈峤先前早已知道,此时再听,仍禁不住有种叹息感:“人生在世上,谁不愿肆意妄为,不过都是有种种不得已罢了。再凶狠的人,只要有一点善,我也不想因其恶否其善。”
  
  他始终记得自己绝境之处,白茸的种种留情提点,虽说对方没有雪中送炭,可在能够落井下石,甚至为门派立功的时候,她也并未穷追猛打,单就这一点,沈峤觉得自己就应该记住这份人情。
  
  边沿梅早知沈峤为人厚道,却没想到他对白茸也有与众不同的看法,心下暗道:你这样心软,难怪被师尊吃得死死。
  
  他们低声交谈了几句,那头玄都山众人与合欢宗已到了一言不合,剑拔弩张的地步,只因与合欢宗一道上山来的人,还有段文鸯和另外几个面生的突厥人,玄都山这边又少了个主事者,一时间显得人心零散,大家有所顾忌,觉得己方胜算不大,是以没有先动手。
  
  对方显然也发现了这种情况,段文鸯似笑非笑:“听说今日贵派要选掌教,我们上来看个热闹,然而贵派人心不齐,恐怕很难定出个结果啊,不如让我们来帮忙裁决一番如何?”
  
  谭元春断然回绝:“玄都山内事,不劳外人作主!还请诸位速速离开,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这话一出口便遭到刘阅的斥责:“他们一路上来,不知伤了我们多少弟子,岂可这样轻易放过!”
  
  段文鸯哈哈一笑:“不肯轻易放过,你待怎样?”
  
  “自然是留下性命再走!”这句话却不是在场任何一个人说出来的,声音黯哑,虽然用尽力气,音量也并不大,若非在场之人俱是身怀武功,只怕还听不见。
  
  众人循声望去,不由大吃一惊。
  
  却见一人自三清殿后蹒跚走来,步履沉重,似乎身有内伤,腿也受了伤,走起路来一拐一拐,衣裳上斑斑血痕,脸上也多有伤痕,看着狼狈不堪。
  
  但玄都山众人,没有一个会认不出他。
  
  “郁蔼?!”
  
  来者正是郁蔼。
  
  他手中抓着一根竹杖作拐,一步步朝众人走过来。
  
  段文鸯也面露讶异:“听说郁掌教前些日子神秘失踪,看来传言并不属实啊!”
  
  郁蔼冷冷看他:“我没有死,想必你们很是失望罢?”
  
  段文鸯失笑:“这与我何干?听说你一死,你们玄都山就为了一个掌教之位争来争去,郁掌教应该怀疑你的师兄弟才是!”
  
  谭元春关切道:“郁师弟,你身上还有伤,赶紧先去包扎歇息一下罢!”
  
  郁蔼看了他一眼:“是我错了。”
  
  众人都被他这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一愣。
  
  谭元春:“什么你错了?”
  
  郁蔼淡淡道:“我一心想为玄都山谋千秋万世基业,觉得前几代祖师过于固步自封,不肯睁开眼睛瞧一瞧外头的世界,所以费尽心思算计沈师兄,与突厥合作,满以为在我的带领下,玄都山将能重新奠定天下第一道门的地位,没想到我从一开始就错了,与突厥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我不肯当他们的傀儡,将玄都山拱手让出,他们便要对我下毒手,将我赶下掌教之位,另扶持一人当他们的傀儡掌教,借此谋夺玄都山数百年的基业。”
  
  谭元春愕然:“这么说,你的失踪与突厥人有关?”
  
  郁蔼冷冷道:“那天我半夜闭关,有人模仿沈师兄的字迹送来信鸽,说在后山小院等我,谁知等我过去之后,就遭遇三名神秘人的袭击,他们全部蒙着脸面,身穿黑衣,武功高强,我不敌,被打成重伤,落下万丈悬崖,却因被树枝挡住,侥幸不死,今日得以重返人间,想来是上天怜悯,让我回来指证凶手的。”
  
  刘阅皱眉:“你的意思是,有人冒充沈师弟给你传信?”
  
  谭元春吃惊追问:“那三名神秘人又是谁?”
  
  郁蔼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们从头到尾没能露出面目,不过我知道,一定不会是二师兄。”
  
  沈峤淡淡道:“有人模仿我的字迹给你送信,你立马就相信了,这说明你心中有愧。”
  
  郁蔼苦笑:“二师兄说得对,时至今日,我所作所为,一无所成,却害得你,害得你……”
  
  他一时心神激荡,停住话头,片刻之后才勉力维持镇定:“害得你受过那样的苦楚,是我对不住你。”
  
  道歉有用的话,杀人放火也不用负责任了吗?沈峤并不因为这一句“对不住”而有所动容。
  
  “阁下言重了。”
  
  竟连一句师弟也不肯喊了吗?郁蔼面色黯淡,苦笑道:“这也是我的报应。”
  
  谭元春:“郁师弟,如今大敌当前,你的事能否稍缓片刻?”
  
  “不能!因为我之所以会遭到暗算,正与突厥人有关!”郁蔼深吸口气,质问段文鸯:“前些日子,我刚刚拒绝了你们的提议,不肯当突厥人的傀儡,紧接着我就遭遇了暗算,若说这其中没有你们的手脚,傻子都不会相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